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深陷债务迷潭?“依赖房地产业”的万向信托如何打破此局?

快报道

深陷债务迷潭?“依赖房地产业”的万向信托如何打破此局?

而多次牵涉金融借款合同体现出,“马虎不得”的万向信托其实并不“小心”。

作者:禾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7月14日,万向控股发布公告称,其旗下子公司万向信托牵涉的两笔诉讼均取得胜诉生效判决(含调解)、已进入执行阶段、同时进行了财产保全、有抵(质)押物。万向信托正通过债权转让、债务重组、执行拍卖、现金清收等方式有序实现债权回收。

(来源:万向控股)

GPLP犀牛财经查阅相关裁判文书得知,以上诉讼牵涉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神州长城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康曦影业深圳有限公司、霍尔果斯康曦影业有限公司的合计2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除了以上诉讼,截至发稿,万向信托还牵涉多起诉讼,身为原告/上诉人的诉讼金额为39.40亿元,身为被告/被上诉人的诉讼金额为2.75亿元,涉及案由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合同纠纷、信托纠纷等。

“万向系”的掌门鲁伟鼎曾表示,万向信托自2012年8月开展业务以来,到2018年初未发生一笔风险事件,截至2017年底管理信托资产近1900亿元。这种受人之托的工作,马虎不得、大意不得。

而多次牵涉金融借款合同体现出,“马虎不得”的万向信托其实并不“小心”。

公开资料显示,万向信托成立于2012年8月,注册资本为13.39亿元,第一大股东为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76.50%;第二大股东为浙江烟草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为14.49%。

一、与神州长城“对簿公堂”

就其牵涉的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来看,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84年,注册资本为16.98亿元,上市时间为2015年,主要在国内外从事工程投资、医疗投资业务。

作为A股历史上首个因“破面”而A、B股同时退市的公司,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的辉煌可以说只持续了4年。

2019年9月26日至2019年10月30日,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A股股价触碰“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面值(1元)”的红线被深交所终止上市,且于同年11月25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

据公开资料,2016年至2018年,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6.65亿元、64.97亿元、24.2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74亿元、3.80亿元、-17.05亿元。

2018年起,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同步开始下滑,净利润甚至开始出现亏损。

2019年,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在建项目开始大范围停工,员工离职潮起,最终股价跌破1元净值。

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溃败”,万向信托也受累再添债务负担。

二、2020年营收增幅变缓 净利下滑

深陷债务风波的万向信托的经营情况如何呢?

据万向信托年报,2017年至2020年,万向信托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48亿元、10.18亿元、14.15亿元、15.6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53亿元、5.05亿元、6.98亿元、6.56亿元。

近4年,万向信托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较为波动,2020年,其营业收入增幅变缓,净利润出现下滑。

就万向信托净利润下滑的原因,或与其利息净收入下滑有关。2020年,万向信托的利息净收入为0.11亿元,较2019年末的0.03亿元下滑了266.67%。

(来源:万向信托)

此外,万向信托较为依赖房地产业,2020年,万向信托的房地产业信托资产为624.00亿元,占总信托资产规模的比值为58.10%,而工商企业、基础产业和金融机构占比却仅为14.96%、10.92%和10.73%。

如此依赖房地产业的万向信托将在频频深陷的债务迷潭中如何自处,GPLP犀牛财经将会持续关注!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更多关于 快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