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吉凯基因连亏3年现金流紧张 IPO前4股东突击入股

快报道

吉凯基因连亏3年现金流紧张 IPO前4股东突击入股

缓解现金流压力,近年来吉凯基因进行了多轮融资。

作者:小溪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21年5月7日,上海吉凯基因医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吉凯基因”)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

据悉,吉凯基因本次拟发行股票不超过2591.37万股,募集资金约12.00亿元,将用于靶标筛选及验证研究中心建设项目、CHAMP平台升级项目、创新药物靶标数据中心建设项目等。

招股书显示,吉凯基因成立于2002年,主要从事靶标发现及其衍生业务,注册资本为7774.12万元,实控人为曹跃琼,合计控制49.57%的股份。

尚未盈利且存累计未弥补亏损

2018年至2020年,吉凯基因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7亿元、2.08亿元、2.43亿元;净亏损分别为4080.55万元、4299.15万元、7245.70万元。

而截至2019年11月30日,吉凯基因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时,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4890.80万元。

吉凯基因称,其尚未盈利且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主要原因系其仍处于业务扩张和拓展以及不断投入研发阶段,研发支出较大,且其因实施了股权激励计划,进行了股份支付会计处理。

吉凯基因的研发费用确实如其所言,呈逐年增长趋势。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吉凯基因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711.66万元、5729.87万元、6608.87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3.57%、27.56%、27.18%。

值得一提的是,在持续亏损的情况下,吉凯基因却把相当于研发投入一半的费用用于股权激励。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吉凯基因对高级管理人员、核心员工等职工设立股权激励计划所支出的费用分别为725.74万元、904.78万元、3247.59万元。

GPLP犀牛财经还发现,靶标筛选及验证服务为吉凯基因主要收入来源。据招股书,2018年至2020年,其来自靶标筛选及验证服务的收入分别为1.37亿元、1.65亿元、1.5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78%、79.34%、65.21%。

值得注意的是,吉凯基因的靶标筛选及验证服务业务存在不能持续增长的风险。

据悉,吉凯基因靶标筛选及验证服务的主要客户为研究型医生,而研究型医生的资金主要来自政府主导基金所资助的科研课题经费。若政策变化导致科研经费减少乃至取消,研究型医生可能会削减用于购买其服务的开支。

此外,因临床基础研究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如果吉凯基因提供的科研服务成果未能满足客户需求,导致客户合作关系紧张,或者未来行业竞争加剧,其未能及时培育新的客户或甚至原有客户流失,将对其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4股东携对赌协议IPO前突击入股

吉凯基因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333.35万元、-5218.58万元,-1162.21万元。

为缓解现金流压力,近年来吉凯基因进行了多轮融资。

其中,2020年,吉凯基因还新增4名股东。2020年7月,通惠股份、泽璟制药、鑫檀投资、王永生分别认缴吉凯基因注册资本364.41万元、24.29万元、48.59万元、48.59万元,认缴后持股比例分别为4.69%、0.31%、0.63%、0.63%。

(来源:吉凯基因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4名股东增资的行为涉嫌突击入股。据悉,2020年8月19日,在上述4名股东入股吉凯基因不到一个月,吉凯基因就与中金公司签订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协议,进行上市辅导。

此外,GPLP犀牛财经还发现,吉凯基因与上述4名新增股东存在对赌协议。

招股书显示,2020年7月28日,吉凯基因与其实控人曹跃琼与通惠股份、泽璟制药、鑫檀投资、王永生签订《上海吉凯基因医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之补充协议》。

协议约定,若吉凯基因未能在2022年12月31日之前实现在上交所或深交所公开发行股份上市等情形,投资方有权要求实控人回购投资方所持有的全部或部分股份。除上述条款外,协议中还存在股份转让限制、优先认购、优先购买、反稀释、最优惠待遇、退出选择、优先清算、优先出售、公司治理条款等特殊权利条款。

针对上述对赌协议,吉凯基因称,目前,其全体现有股东均已签署《上海吉凯基因医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股东特殊权利之协议书》,同意上述特殊权利自其向上交所递交上市申报材料之日自动终止,特殊权利自终止日起即告终止且自始无效。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更多关于 快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