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乐享集团的数据观:拒绝短视主义,深耕长期价值

快报道

乐享集团的数据观:拒绝短视主义,深耕长期价值

数据构筑的“新世界”。

作者:Alter

《大数据时代》的作者舍恩伯格有一个著名的观点:大数据的核心是让我们洞察世界,其关键则是信任,“大数据取决于数据的可得性,也取决于数据的信任。如果信任遭到破坏,或许大数据也将因此终结”。

然而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每每提到“大数据”的时候,联想最为广泛的往往是数据衍生出的商业价值,舍恩伯格的“警告”被不少人选择性遗忘。可当数字经济被视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数据保护和数据治理的话题多次提上日程,数据安全能力和正确的数据观已然是互联网企业必须要回答的新问题。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一家企业对大数据的价值有着怎么样的理解,能否树立正确的数据理念,或将直接关系到下一赛段的生命力。

 

数据构筑的新世界

数据和算法对商业规则的重塑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但外部大环境的变化正在为这个“新世界”赋予新的含义。

比如在10月18日的时候,中共中央政治局进一步明确了数字经济的时代角色:“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加速创新,日益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全过程,数字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

其中着重提及要“完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包括健全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度、改进提高监管技术和手段、明确平台企业主体责任和义务、加强数字经济发展的理论研究……数字经济的价值被认可的同时,也预示着数字治理工作已经摆上了案头。

时间再往前推一些的话,人大常委会在8月20日正式通过了国内首部个人信息保护法,并将在11月1日起正式实施,将对个人信息的收集、存储、使用、加工、传输、提供、公开、删除等进行规范,并提出了个人信息保护的“三最”原则,即对个人权益影响最小、收集限于处理目的最小范围、保存期限应为处理所需的最短时间。

也就是说,过去一些企业过度挖掘和滥用个人数据,导致用户的隐私和财产被侵犯的行为将不被允许,针对大数据杀熟、数据过度采集、非法爬取数据等野蛮生长的各种乱象将“重拳出击”。

同时被聚焦的还有互联网巨头的垄断问题,工信部已经启动了为期半年的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矛头直指屏蔽外链等流量垄断行为,将逐步拆除“围墙花园”,推动互联网世界的“互联互通”。

参考哈佛大学本克勒教授的说法:“与土地或奶牛不同,将信息设定为财产权的对象,并不会产生正面收益。一般的假定是,信息应当可以自由交换,而不是维持封闭性。”互联网生态重新回归开放,直接的利好就是数据的流通使用,基于数据的跨平台、跨场景服务将不再是一种奢望。

一连串的标志性事件背后,不难梳理出这样一个逻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作为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在进入到查漏补缺和生态开放的双循环中,有着不可小觑的商业机遇,同时也在考验参与者的创新能力和底线思维。

 

乐享集团的数据观

作为国内移动新媒体智能化效果营销赛道领跑者,乐享集团可以说是标准的“数据+算法”型企业,也是最早回答数据问题的企业之一。

乐享集团所处的效果类营销赛道,是以交易额、点击率、下载量、转化率等指标驱动的商业行为,核心业务逻辑在于通过数据反哺、优化算法为代表的核心技术,不断提升流量的撮合效率和转化率,从而吸引更多的客户及流量主,实现转化率的持续性增长,属于典型的数字经济模式。

纵观乐享集团的成长历程和进化轨迹,数据和算法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牢牢抓住了数据和算法融合所产生的两个机会点:一是千人千面催生的定制化需求,二是消费数据化催生DTC模式。

从最初的游戏分发做起,乐享集团以数据和算法为核心,用基于兴趣推荐的撮合技术将品牌和流量主进行精准匹配,先后延伸到了网络文学、APP、小程序等领域。个中逻辑正是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在人找信息到信息找人的迭代中,乐享集团在移动新媒体内容发布者与行业客户之间架设桥梁,借助精准的产品画像及媒体画像解决了营销的精准度和效率问题。

等到短视频电商的基础设施逐渐成熟,乐享集团将DTC作为新的战略锚点。DTC提供了一种新的销售链路,结合品牌创意、广告营销、渠道拓展等中间环节,以“种草”的方式和消费者建立联系。DTC和乐享集团的兴趣推荐不谋而合,都是针对用户的需求匹配适合的商品,而短视频和电商的深度耦合,为乐享集团的DTC战略带来了机会窗口。

不过,乐享集团的数据理念和大多数企业不同,乐享集团的业务并不涉及到用户信息的采集,着力点在于通过新媒体账号的内容特征、用户偏好等沉淀数据标签和算法模型,以此帮助商品精准触达目标消费人群,帮助品牌方降低获客成本。相比于对个人数据的过度采集和滥用,乐享集团的撒手锏在于算法优化和技术创新。

在乐享集团创始人朱子南看来:“大数据杀熟是数字化发展进程中滋生出来的短视行为,一家有良知的企业不应该牺牲用户隐私和数据安全换取商业利益。大数据作为不可或缺的生产要素应该取用有道,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应该一同参与进来,共同维护数据治理和数据安全,拥抱数字经济的长期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技术起家的乐享集团有着不亚于任何互联网巨头的前瞻性和判断力。特别是在数据治理环节,乐享集团很早就在进行数据的加密、存储和应用,将数据资产视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仅针对数据流动的各个环节制定了一整套安全解决方案,也严格控制内部数据的安全访问。

结果印证了乐享集团的正确性,按照2021年中期业绩报告中的数据,乐享集团实现营收6.24亿港元,同比增长62.37%;实现扣非后净利润1.37亿港元,同比增长102.26%。强劲的业绩增长态势,可以说是对其数据观的最佳诠释。

 

写在最后

曾经有人将数据比作是拥有巨大潜质的“新石油”。

这样的比方不无一定道理,相比于石油在工业经济中的重要作用,数据对数字经济的影响有过之而无不及。挑战其实留给了上下游的企业,倘若无法在数据治理、数据安全、数据应用等方面秉持正确的数据观,“新石油”也一样会带来巨大的污染,且危险性不亚于任何一种化石能源。

有理由相信,围绕数据产生的所有问题,都将随着数据基础设施和数据安全法规的演进逐步得到解决。但一家企业的数据观,从来都不是什么制度性或技术性问题,而是一家企业对数据安全的敬畏,对数据治理的态度,对数据价值的认知,至少乐享集团在内的企业已经给出了表率。

更多关于 快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