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狂奔的移动互联网公司能慢下来吗?

最新报道

狂奔的移动互联网公司能慢下来吗?

无论在“大厂”还是在新兴互联网巨头当中,加班文化造就了中国的互联网奇迹,然而,这能否持续吗?

作者:凯凯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心脏与字节,只能有一个跳动。生命和工资,只能拼一个多多。”新年伊始,生活就是这么扎心。

“虽然35岁,但是我真的不敢生孩子,一旦如此我有可能被辞退。”

“我们单位不仅是‘996’,甚至有时候‘007’。”

“平均每天晚上12点到家,每天工作接近12个小时”

……

这是部分互联网人向首席创业官谈起关于工作时的感受。

在大批年轻人的努力下,成就了老一代的“大厂”,也同时成就了字节跳动、拼多多等科技新贵。

前有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22岁员工的生命,停止在了凌晨下班回家的路上。

后有阿里旗下生活服务平台“饿了么”的外卖员在送餐途中猝死。

曾几何时,“工作996、生病ICU”还只是程序员们之间的一种互嘲,但如今已经被推向整个互联网行业的风口浪尖。

面对“我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的路上”的写实调侃,互联网企业能慢下来吗?

互联网人:我为加班狂

在日本崛起的过程当中,日本的加班文化曾被人诟病。

在中国互联网奇迹的背后,加班文化也功不可没。

用95后的说法,那就是每天生活的意义就是“我为加班狂”。

拼多多、饿了么,工作人员猝死事件看似是偶然,实则不然。

资料显示,自2016年起,中国互联网公司就陆续实行“996工作制”,这种每天早上9点到岗,晚上9点下班,每周上班6天的工作制度立即进入大众的讨论区。

时至今日,众矢之的的“996工作制”不但成为一种心照不宣的企业工作“规矩”,且一再演变成为各种加班强度更大的常态。

北京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电商行业员工向首席创业官透露,互联网公司不止有“996”,还有“715”“超级大小周”,以及一周上班6天一周上班5天交替循环等工作制。每逢“双十一”等电商活动节日期间,有的互联网公司员工甚至就睡在公司,“连轴转”的工作状态是经常的事。外卖、快递、社区团购等电商公司的员工更为拼,有的员工持续工作时间甚至长达20-30多小时。

此次拼多多猝死的女孩系“多多买菜”业务部门,据首席创业官了解,该部门为拼多多公司里工作强度最大的一个部门。

2020年,社区团购成为年度热词。阿里、滴滴、美团等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社区团购,社区团购赛道的争夺异常激烈。

社区团购以微信群里发起拼团,通过社交拉动购买,熟人、紧密的邻里关系是获客基础,每个社区的团长尽可能地通过低价来维护关系,这就使得在维持低价的基础上,员工只能通过工作量来拼,而工作量的背后,则意味着大量加班。

相比原有的买菜业务,以迅猛之势入局社区团购的拼多多,不仅有“强敌”美团买菜、每日优鲜等巨头,更是有社区团购劲敌兴盛优选等公司,玩家不仅增多,而且竞争压力也逐步升级,所有人都想争夺最后一公里。

对于拼多多来讲更是意义重大——社区团购是最后一公里的关键,同时拼多多本身就是做下沉市场的,给人们的印象可能就是在价格上有很大的优势,但如果要维持低价格且产品不提价的情况下,更得拼人力资本。

80后网商、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朱秋城向首席创业官表示,目前来看,基本上所有的电商企业、互联网公司的KPI考核都很激进,有很大的问题。放眼当前的电商企业、互联网公司,动辄声称今年要实现营收几个亿,明年要翻倍增长,然后去上市,这种经营氛围形成很多公司的畸形KPI考核机制。

饿了么员工猝死后,近日该公司发布了“今后将提升猝死保障额”的回应。这从侧面让很多人认为,此次几个偶然事件之后,互联网企业“拼命”式的工作状态还会是常态。

为啥呢?

通俗而言,企业尽量雇佣少的员工,让员工做更多的工作量,才能赚更多的钱。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互联网尽量地压缩人力成本来拼人力资本,那么员工加班自然就会很疯狂,在此背景下,不止是买菜业务这么拼,纵观整个互联网行业,加班已然成为常态。

那么互联网公司的加班到底有多拼呢?

在饿了么星选联合拉勾网发起的《互联网职场“追星人”观察报告》中显示,加班人数最多的公司是网易,其次则是小米、今日头条、快手和滴滴。全北京最勤奋的员工是快手的王小姐,她在10天当中有5天在凌晨12点以后点了外卖,其中3单在凌晨2点以后。

从上世纪80年代起,全球范围内人们的工作时长都在普遍增加,过劳已成为遍及全球的社会问题。在通过详实的社会调查肯定这种现象后,日本作者森冈孝二分析出“过劳”问题的成因为:高度资本主义。

森冈孝二在其著作《过劳时代》中写道,当前社会的“高度资本主义”有4个特点:资本流通全球化、信息技术更新化、消费竞争白热化、雇佣方式多样化。其实,这种“高度资本主义”所带来的后果不仅仅是“过劳”,还包括就业环境恶化、贫富分化加剧、生态环境变差等等。

最可怕:当加班成为一种文化

“在‘996工作制’节奏下,我每周工作时间至少72小时。生活中唯一的主题就是工作,工作之外的谈恋爱、逛街、和朋友吃饭聚会、郊游、学习和提升等等对我来说皆成为奢侈。这种工作制度导致我越来越自闭,感觉自己与社会已经脱节。我真的是没有时间谈恋爱。”这是经历3年“996工作制”北京某互联网公司95后员工蒋先生的真心话。

年近30,虽然被父母整天逼婚,然而,蒋先生的确是连相亲的时间都没有,更不用有花精力维护“恋情”。

这不仅仅是蒋先生的遭遇,而是很多95后互联网员工的遭遇。有研究报告显示,中国人每天有酬劳动平均时长为5.44小时,比素以加班著称的日本人的工作时间还要长。不久前,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人平均每天工作9.2小时。

而这个加班现象在互联网公司则更加严重。

95后蒋先生只是感到自己更多的生活时间被剥夺,而更多经历“996工作制”的90后甚至80后则首先反应出体力不支等健康问题。有调查数据显示,超七成的白领对“996工作制”没好感。多数城市的白领不支持强制加班,普遍认为加班制度会让工作、生活、健康等严重失衡。

如今,过劳问题已经成为中国职场人最大健康威胁,不容忽视。《中国城市白领健康白皮书》显示,76%的白领处于亚健康状态。在30岁至50岁英年早逝的人群中,95.7%死于因过度疲劳引起的致命疾病。

前几年,国内程序员界有人在知名代码托管平台上发起了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以此抵制互联网公司超时工作,得到大批程序员响应。“996.ICU”意为“工作996、生病ICU”。

十多年前,中国每年发生猝死的人数约为54.5万,到2018年这个数字已增长至100万左右,且数字仍然在增长。初入职场或还很年轻的上班族可能不以为然,但所有的劳死都是长期日积月累的加班的蓄谋已久。

“如果一味拼业绩多多,那么将来真可能换来的是命少少。”蒋先生调侃道。

悠着点儿:互联网公司能慢下来吗?

中国有句俗语“悠着点儿”,也就是说张弛有度不失为一种境界,这其实不管放在生活中还是工作中都适用。

但互联网公司一向美其名曰:加班、“996工作制”是“努力的福报”。

多位互联网从业者向首席创业官表示,为多挣钱自觉拼搏与企业压榨式的加班是两码事,他们的加班并不是个体自由选择,而是群体强制遵从。

“作为面临现实生存的员工个体,对 ‘996的工作制’ 无力反抗,只能默默承受,无法拒绝。”蒋先生说。

近来的猝死风波以及多年来人们对“996工作制”的讨论,成为反思互联网企业文化和管理机制的契机。

在朱秋城看来,在互联网大厂,如果说员工正常下班时间是17时,而主管、老板仍然一直在开会、一直在忙,员工怎么好下班。当加班已经形成为一种心照不宣的企业文化,一种氛围,这是最为致命的。

“拼多多猝死事件虽然是偶发事件,但其实整体互联网企业都是加班的文化氛围。”朱秋城认为,首先,“996工作制”肯定是违反劳动法的,其次美其名曰员工自愿加班,其实很多公司的加班是没有加班工资的。

蒋先生还向首席创业官举例称,有些互联网公司的员工上午到了单位先开会至中午,下午又拖延工作至晚上,整个上午和下午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工作内容,工作效率不高甚至没效率,而晚上因为老板在开会,员工就拖延至晚上加班,这样不良的工作氛围其实既浪费时间也导致工作质量不高。

在朱秋城看来,如果企业能够合理有效地利用时间,达到高质量运转,即便是不推行“996工作制”也能经营出好业绩。反而加班会造成员工精神状态不佳等诸多因素,而促使工作效率降低。

曾几何时,劳动者权益保护大多是为民工兄弟讨薪,而时过境迁,劳工权益保护已经成为“高大上”的互联网从业领域的议题。看起来高高在上,然而实际执行起来可有可无。

长远来看,已经形成根深蒂固“加班”氛围的互联网企业何以能慢下来?

显然,如果依靠企业自律很难,未来核心还是要靠制度与法律法规、靠媒体舆论的导向与监督来规范工作制。

毕竟,在互联网大厂每个员工的背后都是一个个家庭,而一旦他们的健康出现问题,则整个家庭的美好生活将会一去不复返。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最新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