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这一届的年轻人喜欢的低度酒:时尚、新潮、格调、个性化成趋势

快报道

这一届的年轻人喜欢的低度酒:时尚、新潮、格调、个性化成趋势

低度酒概念越来越多出现在大众视野。

作者:JTloml

开篇:

不知何时起,低度酒概念越来越多出现在大众视野。货架上也不再都是人们熟悉的酒类品牌,开始出现琳琅满目的新生代身影,被冠以小甜酒、女生酒、水果酒等新称呼。

酒类行业多家机构联合发布的《2022年低度潮饮趋势报告》显示,电商方面,低度潮饮酒总体电商销售额同比增幅达到42%,米酒、茶酒等或将成为高增速品类。

据天猫新品创新中心统计,2021至2022第一季度,低度潮饮市场的融资共50余起,近两年市场的融资轮次集中在天使轮和A轮,其中包括Miss Berry贝瑞甜心、兰舟、落饮、JOJO气泡酒、空卡等等,投资方包括复星、字节跳动、腾讯、经纬中国等知名资本。

(来源:天猫新品创新中心)

伴随2022离开的还有长达三年的疫情管控,面对新的生机低度酒行业又将向何处去?我们不妨先来看下2022年低度酒行业出现的几个趋势。

女性为主要消费群体

“她经济”崛起,以及低度酒的特点,使得女性消费群体成为其主要用户。

《2022年低度潮饮趋势报告》显示,低度潮饮酒细分人群是18-34岁高学历、高收入女性群体;热衷美食和烹饪喜欢社交或独酌。

90后、95后的女性消费者数量超过同龄男性消费者,90后、95后的女性消费者占据半壁江山。其中,一二线城市20~35岁的年轻女性成为低度酒市场的扛把子。

营造故事感

新生代消费者是极度挑剔的,同时又是极易被感动的,一个品牌的故事感永远不会过时。

“好酒梅见”的故事已经过去了很久,却依旧叫人记忆犹新,也将成为经历过疫情三年战役的人们的专属回忆。

又如孟婆醉,借助孟婆在消费者群体中的认知,迅速打响知名度。又因“孟婆汤”的传说,备受年轻人尤其是生活失意和失恋群体的喜爱。

诸如此类“开口讲话”的品牌越来越多。

此外,还有围绕场景展开营销的品牌,例如冰青青梅果酒,把线下具有社交属性的餐饮门店作为重点合作对象,意图把“吃火锅,喝冰清”的口号刻进消费者的DNA。

强调附加价值

想喝酒,却担心热量过高,影响身材,成为大多数女性消费者的困扰。而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提高,对产品健康指数的把控也逐渐成为人们普遍关注的问题。

而这也顺势成为了低度酒品牌们的切入口,比如主打无糖气泡酒的十点一刻Momenten、苏打气泡酒的BlueHour、轻卡气泡酒的大于等于九等等,都打着“好喝不胖”的口号。

“0糖、0卡、0脂”的概念,已然从饮料界刮到了低度酒行业。

由于消费者已经通过此前的汽水、奶茶等赛道,完成了“0卡糖”的市场教育,年轻人对赤藓糖醇、山梨醇、阿斯巴甜等代糖也不再陌生,甚至形成了一种“代糖=无负担”的印象,零糖酒概念也得以流行。

讲究情调和浪漫

如果说过去喝酒是因为生活失意,现今的年轻人喝酒更多是为了享受,应情应景,讲究情调和浪漫。

由此,时令酒成为诸多消费者的选择。春天溢满桃花香,夏天则是冰凉透爽的西瓜味,秋天来杯清香的桂花酒……

逢年过节,各品牌也会推出春节纪念版、情人节专属、世界杯限量等产品,应季已经成为低度酒的趋势。

此前便利店调酒也在年轻消费群体中小火了一把,常见的饮料+mini洋酒,搭配出五花八门的微醺酒,既能满足酒客的创作感,又能解决酒客追求新鲜感的需求。

情侣约会、睡前小酌等场景亦是低度酒频出的绝佳场景,不需要喝得烂醉,重要的是情调和气氛。

跨次元植入宣传

酒类行业十分内卷,细分到低度酒赛道也不例外,品牌们纷纷寻求破圈,明星代言、游戏联名,影视剧、综艺植入纷纷被提上日程。

以低度酒“鼻祖”RIO为例,发展至今也是动作不断。

RIO锐澳最火爆的2014年,《何以笙箫默》《奔跑吧兄弟》《爱情公寓》等红极一时的剧集和综艺都有它的名字出没。

去年RIO又与网易旗下的游戏“永劫无间”联名推出礼盒,在正值该游戏开服一周年之际,不少玩家被牵动着神经。而RIO强爽系列产品也借着此次联名活动一度卖断货,也为百润股份回了一波血。

明星代言更是数不胜数。

电商直播营销遍地开花

数字化媒体盛行的时代,电商营销、直播带货成为不可忽视的手段。

微博、抖音、B站、小红书等社媒平台是年轻消费群体的聚集地,低度酒在社媒平台投放力度开始持续增加。

通过在微博发布促销信息、制造话题吸引消费者关注与传播;联合KOL发布创意短视频、种草笔记完成消费群体渗透;进入李佳琦、薇娅等主播直播间实现转化等宣传手段层出不穷。

随着电商的发展,消费者对线上产品的信任度加强,品牌的信息更易得到有效转化。

未来更多的实体门店的营销方式将转移至线上,以短视频、直播、私域运营等数字营销方式协助低度酒的推广与市场扩张。

颜值即正义,率先抢夺目光

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时代,要想给消费者留下一个不错的第一印象,同时也是为了在琳琅满目的货架上脱颖而出,少不了在包装上下功夫。

RIO、Miss Berry贝瑞甜心、知醺、微醺wedrink等低度酒品牌,无一不是高颜值。

此外,极简主义也愈发流行。除了对颜值的追求,部分消费者更青睐于简单明了的包装,少一些无用信息和花里胡哨,标注清晰、有条理,成为诸多“理工人”的首选。

跨界企业虎视眈眈

低度酒作为酒类的细分赛道,自然不会被头部企业放过。诸如五粮液、古井贡酒、泸州老窖等均有自己的低度酒产品。

不止知名酒企来分夺低度酒赛道,更有快消巨头来袭。

农夫山泉、KellyOne(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之女宗馥莉旗下公司)、海底捞等品牌也陆续推出了气泡酒产品。

知名酒企和快消巨头的加入让低度酒行业赛道更显拥挤。

总体来说,时尚、新潮、格调、个性化成为低度酒最大的特色,围绕口味与社交展开的研发和营销,也成为市场竞争的重点。

随着低度酒赛道引起越来越多的企业重视,其内在问题也在不断涌现。其中最为明显的就是同质化现象严重,且质量难以把控。

不能否认的是,虽然目前低度酒规模呈持续上升态势,但低度酒在酒类行业中的占比尚小,有待磨合发展。

或许未来低度酒会给我们带来更多故事。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更多关于 快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