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唇齿相依:中国PaaS要保持高速增长 可能得帮帮SaaS友商了

快报道

唇齿相依:中国PaaS要保持高速增长 可能得帮帮SaaS友商了

PaaS的春天来了?

作者:李东耳

如今,“上云”已经成为各级企业的共识,云计算市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但以往人们更多将注意力放在IaaS和SaaS上,对于PaaS,关注的人似乎并不多。不过,这一状况近期发生了改变。

据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1上半年)跟踪》,2021年上半年,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为123.1亿美元,其中IaaS市场同比增长47.5%,市场规模为78.26亿美元;PaaS市场规模为17.2亿美元,同比增长53.9%。虽然PaaS市场规模不及IaaS,但增速已经超过IaaS。

从市场结构来看,虽然PaaS市场份额仍然最低,但增势显著。据IDC数据,在整体公有云服务中,虽然IaaS市场占比最高,为59.4%,但同比降了0.3个百分点;SaaS占比第二,为22.9%,但同比降了0.6个百分点;PaaS市场占比虽然最低,为11.7%,但同比增0.9个百分点。

PaaS:阿里云收入第一,亚马逊收入占比最高

据IDC数据,按收入计算,2021年上半年,中国公有云PaaS服务商前五名分别为阿里云、亚马逊、腾讯云、华为云、天翼云,PaaS收入分别为38.2亿元、13.3亿元、12.9亿元、10.5亿元、2.6亿元,市场份额分别为34.7%、12.9%、11.7%、9.6%、2.4%。

按收入计算,这5家云服务商排名中国前五大公有云IaaS服务商。根据IDC的数据,市场份额从大到小分别为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天翼云、亚马逊,市场份额分别为38.6%、11.2%、11.1%、9.6%、6.5%。

从市场份额不难发现,目前中国PaaS服务市场虽然增长迅速,但依然是受IaaS服务商主导,这五家云服务商凭借其在IaaS上的优势确保了在PaaS中的优势,独立的第三方PaaS服务商、以SaaS服务为主导的PaaS服务商市场竞争力依旧较弱。

不过,从几家云服务商PaaS业务的收入占比来看,阿里云虽然收入规模第一,但亚马逊的PaaS收入占比更高。2021年上半年,亚马逊PaaS业务收入占比为28.91%,腾讯云PaaS收入占比为18.7%,阿里云、华为云、天翼云的PaaS收入占比分别为16.47%、15.67%、5.10%。

从各自的业务收入占比中不难看出,在中国市场,阿里云虽然能够凭借其在公有云的地位获得超三分之一的PaaS市场份额,但仅从IDC的数据来看,亚马逊的客户上云质量更高一些,腾讯云在PaaS领域的表现相对较好但总收入上有待提高,华为云在PaaS方面略显不足。

当前正是政府单位等政务部门加速“上云”的时候,以政务云见长的天翼云无法获得相应的增长才奇怪,当前天翼云的PaaS收入占比相较于其他4家而言还有些低。

PaaS的价值被人发掘

政企单位都在加快上云的步伐,PaaS能够获得比IaaS高出6.4个百分点的增长,仅仅是因为PaaS的基数更小么?似乎并不是这样。

对于云计算的3种服务方式,有人曾从客户的角度用吃披萨做过这么一个比喻,IaaS是买材料在公共厨房做,PaaS是叫外卖,SaaS则是到店里吃,这样一来,即便不懂什么是云计算,也能明白为何PaaS能够在2021年上半年获得更快增长。

继续用吃披萨的例子来说,对于客户来说,选择什么方式吃披萨,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能够吃得更快,二是能够吃得更好。虽然使用公共厨房可以直接用上更好灶台,但有的人厨艺高,只需要买点食材就做出好吃的披萨。但有的人厨艺低,再好的厨房自己也不会做或者做出来的很难吃。既然目的只是想在家里更快地吃到好吃的披萨,那么为什么不直接叫一个外卖?

回到现实生活中,虽然有不少单位厨艺很高,有能力拿半成品就做出好吃的披萨来,像阿里巴巴、腾讯控股这些企业不仅自己能做出好吃的披萨,还能往外卖披萨赚钱,但这种厨艺高的企业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一些厨艺不怎么高的单位,那么,叫外卖或者下馆子就成了它们的选择。

此外,PaaS服务商的服务能力的提升也让更多客户愿意尝试PaaS服务。

中小企业也需要定制化应用

以阿里云为例,在提出“云钉一体”的战略后,阿里云在公有云服务能力上发生了质的改变,这种改变之一就来源于其PaaS能力的提升。

相对于通过底层基础设施进行服务的IaaS和通过应用进行服务的SaaS,通过平台进行服务的PaaS位于中间环节,很难从其他两个环节中脱离出来,这也是为何国内外很多知名PaaS服务商本身也是IaaS服务商或者SaaS服务商的原因。

阿里巴巴的“云钉一体”很重要的一个变化,就是用户可以通过钉钉来自建一些应用。

这个改变对使用者的影响有多大,看其结果就知道了。

正如前文所说,大部分企业都没有好厨艺,这就意味着需要与厨师不断磨合,才能吃到想要的披萨。大型企业有足够的钱找厨师根据自己的需求定制披萨,但不想花那么多钱的企业就只能在现有的披萨中一口一口地找出自己想要的披萨,结果很有可能钱花了不少,但也没吃到自己想要的披萨,还被披萨店们嫌弃人穷嘴挑,虽然它们的需求并不复杂,但一人一个口味没人愿意做。

但如今,企业们可以通过钉钉,即便没有厨艺的情况下,也可以做出符合自己需求的披萨,而实现的方式,就是利用低代码开放来让那些没有能力的人也能做出好吃的披萨。

开发应用一个很关键的步骤就是写代码,而所谓的低代码开放在钉钉中的表现之一,就是事先将一些企业日常管理中可能出现的情况所需要的代码事先写好,并以图形等所有人都看得懂的方式呈现给用户,用户在使用时只需将这些图形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简单的堆积,就可以做出一个适合自己的应用。根据阿里巴巴2020年公布的数据,在阿里巴巴内部,通过钉钉宜搭构建的12700个包括HR、财务、法务、行政的应用中,99%是由没有开发经验的员工搭建。

还是用披萨来举例,有人想要披萨里加青椒,有人想要在披萨里加菠萝,那么只需根据自己的需要做出具体的选择,就能收到一份自己想要的披萨。一旦有人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一种很多人也想吃但没吃过的披萨,他还可以建立披萨店,这样一来,在“云钉一体”的战略下,阿里云不仅可以把PaaS业务做扎实,获得并留住更多客户,还能吸引更多SaaS厂商,进一步搭建大厂们梦寐以求的生态。

“PaaS+SaaS”正成为趋势

当然,应用开发型PaaS只是当前众多PaaS平台中的一种,低代码也只是PaaS厂商在产品布局中的一个类型,PaaS的未来还有很多美好的愿景。但中国的PaaS产业目前仍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

首先,PaaS行业的马太效应非常明显。据海比研究院、中国软件网联合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发布的《2021中国PaaS市场研究报告》,截至2020年中国的PaaS厂商总数约为450家,但从收入角度看,大部分厂商PaaS业务收入占比为20%-30%,有40.1%厂商收入不足1000万元,相较前五大PaaS服务商的收入差距较大。

其次,和国外的发展历程比,中国的PaaS还较为依赖IaaS层,而国外的情况刚好相反,国外更多的是靠SaaS在驱动,如在SaaS领域大名鼎鼎的Salesforce,同时也是国际上重要的PaaS服务商。

中外这方面的不同,主要原因还是中国SaaS市场的薄弱。虽然在中国市场,有不少SaaS企业,还诞生了一些以SaaS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但中国近60%的云计算市场都来自于IaaS。而据Gartner的数据,2020年全球IaaS、SaaS的市场份额分别为592亿美元、1028亿美元,IaaS的市场规模不足SaaS的60%。由此来看,PaaS的发展已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SaaS行业的制约。

不过,PaaS与SaaS本就是互相促进的关系,既然中国的PaaS行业目前还难以吃上SaaS爆发的红利,但根据《2021中国PaaS市场研究报告》,技术赋能型PaaS在PaaS的4种分类中最受欢迎,市场份额达到38.5%,其次是应用开发型PaaS。从该报告数据中不难看出,越来越多人开始尝试通过PaaS平台搭建自己的应用软件,这对于原本就是通过软件应用进行SaaS服务的云服务商们来说确实是一个挑战,但也可以加速SaaS行业洗牌与淘汰的进度,促进SaaS行业的进一步发展,从而回过头来带动整个云计算的发展。

这么看来,拥抱SaaS或许是PaaS接下来的增长点。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更多关于 快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