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高考作弊被搜题APP举报 政策生变后资本大举撤离在线教育

快报道

高考作弊被搜题APP举报 政策生变后资本大举撤离在线教育

此次高考作弊事件冲上了热搜后,拍照搜题APP也得到了广泛关注。

作者:小胖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6月7日,全国高三学子迎来了重要的人生转折点“高考”,这是“防作弊”规格最高的考场。不过,在高考首日下午就出现舞弊,有某考生利用搜题APP拍下高考数学题并上传以“求答案”。

此事一经披露,湖北省教育考试院高等教育考试办公室快速做出响应,已于6月8日上午做出调查结果。结果显示,目前已对涉事学生的作弊行为进行了认定,学生也承认了自己的作弊行为,目前正在做后续处理。

随后,武汉市黄陂区教育局官方微博通报此次事件处理结果。通报显示,根据目前调查情况,已停止当事监考人员此次高考监考资格,对相关人员失职行为,由区纪检监察机关进一步调查处理。依据《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第九条规定,对违规考生作出给予取消此次考试资格,其所报名参加考试的各阶段、各科成绩无效的处理,并根据后续调查结果作出进一步处理。

关于该考生是如何有机会实施作弊行为的问题,官方回应称,或是因5G信号屏蔽出现漏洞,导致该考生能用手机上传数学考题。至于为何快速“被抓”分为两个原因:考场监管力度大;来自搜题APP的举报。

在线教育受资本市场追捧

据了解,该名考生是通过小猿搜题APP上传问题,该APP工作人员监测后台时发现,某用户通过手机拍照搜索疑似高考真题,在此疑问下未提供答案。考试结束后,经确认,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向有关部门举报,并将后台截图和数据等线索提供给相关部门供核查。值得注意的是,上传的数学试卷截图左上角有该考生的名字及座位号。

此次高考作弊事件冲上了热搜后,拍照搜题APP也得到了广泛关注。

2013年拍照搜题APP首次面市,通过后台大数据搜索给予学生帮助,藉此加强在行业的竞争力。同其他新兴行业一样,“烧钱”成了在线教育企业迅速扩大规模的手段。

2018年,在线教育行业的的资本大战“退烧”,学霸君、魔方格等品牌均已倒在了这场激烈的竞争中,只剩下了猿辅导和作业帮两大品牌,在线教育行业的稳定性已初现端倪。这导致该行业融资徒增,仅这一年融资规模就超过200亿元。

2020年受疫情影响线下教育大面积停课,在线教育行业突飞猛进,用户需求激增。该行业全年融资539亿元,同比增267.37%。在形式大好的背景下,好未来也加入了战局。

可惜好景不长,2021年,市场监管局从包括教育机构的办学资格、教师资格、是否超前教学、培训事件是否超过晚8点、收费是否超过3个月或60课时、校区安全等全方位角度进行检查。

因此一大批教育机构被轮番通报处罚。近20家教育培训机构,在两个月内罚款金额总计约5000万元,涉嫌问题集中在虚构、夸大、误导等。随后公布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及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教育行业发展环境也发生变化。

野蛮生长后趋于常态

野蛮生长状态中的在线教育行业踩下“急刹车”,资本方反应最迅速,高瓴资本于2021年第一季度清仓了好未来与一起教育;高途也遭到了老虎环球基金的减持。据雪球数据,新东方、好未来、高途这3家美股上市的教育公司,自2月份至今,市值合计跌去了超4000亿元。

除此之外,高途(GOTU.NYSE)及好未来(TAL.NYSE)披露的最新财报显示,在线教育行业处于“高付出、低回报”的状态。以高途公布的2021财年第一财季报告来看,该公司录得营收19.4亿元,同比增49.46%;净亏损为14.26亿元,同比降1063.51%。

财报显示,在营销方面,首财季,高途在品牌推广活动中花费3.52亿元,流量获取成本为13.27亿元。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中高途创始人兼CEO陈向东表示:“未来通过投放带来巨大的流量增长不再适用于教培行业,竞争的重心将转移到运营上。”

目前,高途已经全面停止信息流投放获客,开始开拓其他渠道。面对愈发规范的市场环境,在线教育行业的竞争也趋于常态,其需要拓展除“拍照搜题”“真人在线答题”“智能答题”等现有功能的产品种类,或在此基础上进行深度开发创新。

从产品本质上打出差异化,并结合贴合现状的运营模式,才能不断加强自身品牌的竞争力,至于在线教育行业谁能“笑到最后”仍需时间考证。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更多关于 快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