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高管变动频繁重疾险产品遭质疑 存合同诈骗的新华保险何去何从?

GPLP原创

高管变动频繁重疾险产品遭质疑 存合同诈骗的新华保险何去何从?

新华保险遭海外资本清仓背后……

作者:禾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21年5月24日,据港交所消息,瑞士再保险以29.2港元/股的均价,减持新华保险(601336.SH/01336.HK)7785.78万股H股股份,合计套现22.73亿港元,已然清仓。

相伴7年之久的“伙伴”选择转身离开,新华保险做错了什么?

据公开资料,新华保险成立于1996年9月,是一家全国性专业化大型上市寿险企业。2011年,新华保险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联合交易所同步上市,第一大股东为HKSCC Nominees Limited,持股比例为33.13%,第二大股东为 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为31.34%。

成立25载,新华保险发展颇为动荡。

董事长多变转型遇阻

董事长是一家公司战略决策的重要人物, 新华保险的董事长却多次变动。

公开资料显示,新华保险第一任董事长为关国亮,作为一家全国性专业寿险公司,新华保险在第一任掌舵者关国亮的领导下,专业发展寿险,并用7年时间发展成为第四大寿险公司。但是,其后时代却发展乏力,截至2010年末,新华保险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为34.99%,而中国银保监会的监管红线则为100%,新华保险的偿付能力充足率远低于监管红线。

最终,新华保险的“关国亮时代”以惊现“中国保险业第一大案”告终。2007年1月,关国亮因挪用资金被免除董事长一职,2012年,其因挪用资金被判有期徒刑6年。

2009年,康典临危受命成为新华保险董事长,彼时新华保险被保险保障基金接管,3年不开董事会,更有多名老将离职,摆在康典面前的是严峻的挑战。

信奉“围棋哲学”的康典以回归服务为转型方向,以客户为中心,尽量回归保险业本源,并主张专注做“纯寿险”。康典曾表示,新华保险将集中精力做好寿险。寿险本身有无限的空间使得团队施展自己的才智。

但康典并未带新华保险走完转型之路便转身离开,他的目标转由万峰续写。

2016年,万峰开始担任新华保险董事长,任职期间进一步推动了新华保险的转型,推出“两步走”的5年转型策略,并主张以期交和续期保费增量逐步替代趸交保费。然而,2017年,新华保险保费收入与净利润呈现双下滑,市场份额更是跌出业内前十,整体跌出世界500强。

据公开资料,2016年至2018年,新华保险保费收入分别为1125.60亿元、1092.94亿元、1222.86亿元;营业收入分别为1461.73亿元、1441.32亿元、1541.67亿元。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不足5年,万峰便因个人原因离开了新华保险,新华保险再次先后被黎宗剑、刘浩凌、徐志斌接管。

多个董事长的短期停留使得新华保险发展之路愈加扑朔不定。

对于新华保险,中信证券曾分析,新华保险本就处于战略转型期,旧有战略尚未贯彻落实,新的人事安排又将启动。而对于保险业来说,管理团队的长期稳定十分必要。寿险的商业模式本质上是要注重存量。一旦战略正确,长期坚持的话,对于队伍建设、业绩规划、客户以及盈利等各方面都将越做越好。而如果步入正规后急打方向,存量优势可能丧失殆尽,新能力又需要重建。

内控现漏洞:存合同诈骗、编制提供虚假资料等违规行为

凌乱的管理层变动,直接导致新华保险内控问题频发。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新华保险曾卷进合同诈骗案件。从2012年至2017年,被告人郭金花利用熟悉保险业务的便利,使用伪造的新华保险济宁支公司的印章,虚构“裕祥年金”“团体裕祥年金”保险业务,伪造保险凭证,许诺高额利息诱骗他人投保,合计骗取他人财物总金额为1077.72万元,最终,郭金花于2018年4月13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此外,新华保险曾因欺骗投保人、编制提供虚假资料和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费率三项违规而被中国银保监会罚款110万元。

据公开资料,2018年,新华保险在《健康福星增额(2014)重大疾病保险产品培训课程》培训课件含有夸大保险责任的表述,《华实人生终身年金保险培训课件》部分表述与华实人生终身年金保险条款规定不一致,惠添宝年金保险计划种子讲师传承课程(外训)课件没有明确说明保单利益的不确定性,而构成欺骗投保人的行为。

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5月31日,新华人寿业务系统中个险业务和银代业务承保数据存在信息不真实的问题,而被监管指出编制虚假资料。

值得注意的是,GPLP犀牛财经查询黑猫投诉平台发现,新华保险曾因虚假宣传“套路”消费者、欺骗客户投保、恶意拒赔拒保、欺骗老年人,编造赔付金额而被消费者投诉。

来源:黑猫投诉平台

健康险业务承压 重疾险产品遭质疑

除了出现内控漏洞,新华保险的业务发展也并不顺利。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新华保险坚持以寿险业务为主体、以财富管理和康养产业为两翼。

就健康险来看,新华保险的健康险业务早在2020年就表现不佳,且在重疾险疾病定义重新规范后面临发展的压力。新华保险财报显示,2020年,新华保险的健康险长期险首年保费占长期险首年保费比例为26.5%,较2019年末却下滑19.3个百分点。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健康险保费收入达到6666亿元,同比增长17.4%,而行业保费收入平均增速为7.1%,中国健康险的保费收入增幅远远高于行业保费收入平均增速。

随着《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2020年修订版)》的发布,2021年一季度,中国五大上市险企寿险业务原保费总额同比下降10.69%。

专业人士表示,旧定义成人重疾险2月1日全部停售之后,新重疾险市场目前仍处在‘冰冻期’,而重疾险在健康险市场中占比约60%,因此其对人身险整体业务数据影响很大。

不过,就新华保险单个产品来看,同样与其他重疾险相比有差距。

以其健康险领域的重拳产品健康无忧产品系列中的健康无忧C6为例,健康无忧C6为单次赔付重疾险,投保年龄为30天至60周岁,保险期间为被保险人终身,等待期为180天,承担的保险责任涉及轻度疾病保险金、中度疾病保险金、重度疾病保险金、身故保险金、少儿特定疾病关爱保险金、成人意外伤害特定疾病或身故关爱保险金、豁免保险费。

来源:新华保险官网

就此,健康无忧C6的多条规定颇受消费者质疑。首先,180天等待期被质疑较长,等待期是指保险合同在生效的指定时期内,即使发生保险事故,受益人也不能获得保险赔偿,是为了防止投保人的逆选择行为,且多个其他重疾险的等待期仅为90天;

其次,健康无忧C6对个别轻症、重疾定义严苛。

其中,对糖尿病引起的视网膜增生性病变按轻症赔付,轻症中的原位癌只有手术切除后才能赔付,重疾中的开颅手术只保障特定情况下的颅脑手术;

最后,健康无忧C6缺少恶性肿瘤二次赔付,恶性肿瘤作为最高发的重大疾病,癌症理赔占重疾理赔的80%,不但患癌几率大,而且复发几率也较高。

在如今内控存漏,部分业务发展受阻的情况下,新华保险将会如何发展,GPLP犀牛财经将会持续关注!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