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

至少一半光伏企业,熬不过这次大洗牌!

快报道

至少一半光伏企业,熬不过这次大洗牌!

来源:中国企业报

光伏产业新一轮残酷洗牌已如火如荼。

高库存、低开工、裁员、亏损保市场——命运从齿轮开始转动;没有温情脉脉,只有你死我活。

2024上半年,光伏将展开最惨烈的竞争;而产业的深度调整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跌跌不休,价格还在下行!最近中核集团的组件采购,最低已至0.81元/W;华能集团的组件采购开标,最低报价刷新行业新低,跌到了0.79元/瓦。

身不由己的价格战下,不少企业已是“亏本买卖”。对于一些跨界者而言,开工之日,就是亏损之时。去年下半年以来,已有超过10家跨界光伏的上市企业宣布,退出光伏制造!

与此同时,有超过1000亿的规划项目已终止或延期!

看这势头,未来一段时间,一些企业还会面临停产、破产、退出,或被整合,逃不掉。

当然,“洗牌”,从来不是贬义词,而是一个希望产业和充分竞争产业的正常现象。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一些企业被淘汰,一些企业留下,一些企业乘势夯实竞争优势,甚至加速加速走向寡头;在商言商,冰火两重,冷暖自知。

风物长宜放眼量!光伏终究是坡长雪厚的大赛道,星辰大海,未来可期。只是,诸多要素叠加之下,此次大洗牌和深度调整不可避免。

光伏二十多年的历史证明:乐观的人越来越有钱,悲观的人越来越睿智——但是当所有的要素都翻转的时候,悲观的人站在了舞台中心,乐观的人走向了天台。

从企查查看,2021年和2022两年里,新增注册的光伏产业链相关企业数量高达20万家,2023上半年又注册了8万家。如果算上这些新进企业,在此轮光伏大洗牌中被淘汰的企业,可能远不止一半。

本文分为八大部分供读者参考:1.惨烈价格战将延续很长一段时间;2.产能阶段性绝对过剩,加速出清;3.已有超过1000亿光伏规划项目终止或延期;4.寡头效应凸显,产业集中度不降反升;5.IPO政策收紧周期延长,部分企业面临更大压力;6.融资收紧,钱没有那么好拿了;7.跨界者面临巨大压力,超过10家上市企业退出光伏;8.“逆全球化”凸显,全球市场拓展面临新挑战。

【1】疯狂价格战愈演愈烈,很多环节已跌破成本价,对很多企业而言,不是如何挣钱的问题,而是能否活下去的问题!

以“低价”为特点的价格战已经愈演愈烈,而且可能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岁末年初,一线大厂为了冲回款,冲业绩,全面降价清库存,特别是Perc组件,极端价格已经跌破0.8元/W。至于二三线小厂,更是进入卖血求生的境地。价格战卷到何时见真章?估计要到明年二季度末才见分晓。

组件环节,从去2023年初至今,价格从1.8元/W左右一路俯冲向下。进入10月,组件投标报价屡创新低,项目报价维持在1.14——1.45元/W,11月便一路下探至1元/W成本线。进入12月,P/N型组件双双跌破1元大关,而后主流价格来到了0.94——0.99元/W区间。在12月6日中核汇能10GW组件开标中,P/N型组件综合报价最来到了0.862元/W。

价格走势上看,各光伏组件厂商投标价已呈现出没有更低,只有最低的苗头,为了拿下订单,一线厂商、二三线厂商开始赤膊上阵,真刀真枪拼上了。现在组件价格,已经击穿大部分企业的成本线。以下是去年底几个光伏组件采购中标情况,智汇光伏制表:

开年后最新的消息是,2024年1月23日,中核集团8GW光伏组件设备一级集中采购试点项目(第二批)中标候选人公示,共23家企业入围三个标段,每个标段为17家企业,最低0.81元/W。

此外,2024年1月20日,华能2024年10GW光伏组件框架协议采购开标,共47家企业参与投标,最低报价刷新行业新低,来到0.79元/瓦。

硅料方面,2022年——2023年,受新增产能释放及开工率调整影响,其价格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最高点300元/kg以上到现在最低点60元/kg以下。致密料价格已经来到60.4元/kg,低于大多二三线厂商的成本线,最低价格56元/kg,甚至低于2020年硅料价格暴涨之前。

按照目前的整体价格和市场变化,即便硅料价格下降至6万元/吨,通威、大全等硅料龙头仍有利可图,但也已十分逼近成本线。在“多晶硅五虎”都感受到成本压力的情况下,二三线硅料企业的处境只会更差。可以确定的是,非龙头硅料企业以及新势力成本线更高,新进入厂家基本是亏本生产,且若硅料价后续仍继续下跌,不排除将有部分企业被迫减产,新势力大概率会陷入没吃肉先挨揍的困境。

硅片环节,作为硅料的直接下游,其价格年内“腰斩”,且还在持续下行。隆基今年2月的P型M10硅片报价为6.25元,到了9月份该产品报价仅为3.1元。11月以来,硅片端处于持续累库的状态,基于硅料厂排产计划,市场对硅片价格后市依然悲观。InfoLink分析,市场仍在观察后续硅片厂家的减产幅度,预期本月中旬生产厂家将有可能因为库存因素开始规划减产,料价格很快有机率下行到每片3元。

电池环节,产业链跌价影响下,电池厂商已经无法盈利,当前各家的库存水平仍不一致,部分厂家库存缓慢上升,由于库存以P型电池为主,P型与N型电池的价差扩大,来到约每瓦0.1元左右。据了解,因扛不住跌价,部分厂商将老旧PERC产线关停以避免持续的现金亏损。

隆基绿能中国地区部总裁刘玉玺曾在去年底分析,价格下跌已经形成恐慌现象。光伏组件的产品价格本身已经非常低,如果跌破一元,意味着完全跌破了成本价。“所以我们认为低价竞争的恶性价格战是非常不健康的,不仅带给企业内伤,更多会影响中国整个光伏行业,伤害了中国的创新。”

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建议,大型国有能源企业不要再采取低价中标的招投标方式。这位企业家建议行业协会与商会组织光伏企业开展自查自纠,自觉规范销售行为,加强行业自律,避免陷入亏损的价格战,中国光伏企业应该通过不断的创新和价值创造,助推光伏行业高质量发展。

不过,回顾光伏产业二十年的跌宕发展,你会发现,“警告”和“呼吁”基本都是没用的,企业的“理性竞争”,终究还是要被市场淬炼,被现实和“南墙”撞得头破血流才有“效果”。

2024年上半年,光伏市场将是厮杀最激烈的时候。对于很多企业而言,明年不是能挣多少钱的问题,而是能否活下去的问题。

当然,从趋势看,供应链价格下降,有望加速行业落后产能的出清,最终推动供需关系趋于平衡。只是,这个过程必然比较残酷。

【2】全产业链阶段性“绝对过剩”已是事实,产业必然深度调整与洗牌,最惨烈的竞争会出现在2024年上半年,秩序再塑,格局重构。

光伏产业链阶段性的绝对过剩已是事实。

虽说规划产能不等于实际产能,实际产能不等于有效产出,产量不等于销量。但新进入者众,扩产者众,资本助力者众,只要供应远远大于需求,那么如果不投产,意味着一些企业没有产出收入,怎么活,怎么发展?

“双碳”风潮下,过往三年中,光伏制造环节的扩产投资堪称疯狂。据黑鹰光伏统计数据,从2020年至2023年11月底,据可查公告与数据,光伏产业链各环节的投资(规划)总计已超接近3万亿元。

具体而言,2020年-2022年,多晶硅环节累计投资分别为207亿、2200亿和4500亿,明显加速度;硅棒/硅片的投资总额超2900亿;电池与组件环节投资总额分别为3106亿、2200亿和超3000亿,累计超8300亿元;光伏玻璃产能投资分别达到216亿、709亿和129亿,2021年成为扩张最激进的一年。此外,三年中,胶膜、金刚线、背板等核心辅材环节的投资额度分别达到182亿、139亿和190亿。

黑鹰光伏特别注意到,市场大变局下,晶科、晶澳、天合、隆基等各大龙头亦成为扩产的主力。2023年以来,光伏TOP8光伏巨头宣布扩产投资已超3000亿。如今,巨大的市场预期和现实很可能的制约与困难,形成阶段性明显反差。企业战略和布局上的过分“乐观”,很可能导致一些未来的巨大困难。

以硅料为例,2022年,硅料价格继续呈现上涨姿态,连年的巨额利润再也挡不住投资者和企业的脚步。这一年硅料扩产情况几乎可以称得上壮观。伴随着新产能的不断投入,硅料环节刚摆脱产能不足的问题,加速进入了产能极度过剩的泥淖。

根据集邦咨询旗下新能源研究中心预测,2023年底多晶硅总产能将达到214万吨,同比增长82.9%;2023年硅料全年产出约134万吨,同比增幅高达56.29%,可支撑超过500GW的组件产出,较2023年330-350GW的装机预测明显过剩。

未来两年,产能过剩下的产业整合将是主旋律。根据彭博新能源预测,2024年全球新增光伏装机规模约511GW,到2030年全球新增光伏装机约727GW。PVInfolink则统计,到2024年,我国光伏主产业链中硅料、硅片、电池及组件产能均超1TW,此外主要辅材环节如玻璃、胶膜背板等供给也相对宽松。

这意味着,产业链企业间的竞争将进一步加剧。尤其在组件环节,据统计到2024年仅TOP 10企业组件总产能将近800GW,可充分满足500GW+的市场需求,企业竞争将日益白热化。

时下,无论是政府资源,还是地方平台资源,亦或资本市场资源,都应该引导进入更具创新性和领先性的领域,而不应进入低效重复的领域,尤其是进入没有意义的同质化产能。

【3】去年至今,已有超过1000亿规划项目终止或延期,伴随产业洗牌与压力,更多规划项目必将在2024年“半途而废”。

黑鹰光伏最新统计发现,从可查的信息,2023年至今,至少有超过1000亿元规划项目完全终止或延期。 伴随产业洗牌,这样的现象可能阶段性愈演愈烈。这背后,是有部分知名企业退出光伏产业的竞争。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如前述,隆基、通威、TCL中环、晶澳、天合、晶科等各大龙头企业仍在加大先进产能的扩张。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洗牌过程。

【4】产业狂飙下,“寡头效应”进一步凸显,各路巨头的综合竞争优势明显;此外,光伏产业集中度不降反升,马太效应下的厮杀如火如荼!

大量资金进入,大量企业跨界,赛道“膨胀”之下,光伏产业的整体“集中度”确不降反升。而伴随周期调整,产业洗牌,行业集中度出现更多提升空间,这是个有趣的现象。

就目前看,站在有垂直一体化优势的龙头企业的角度来看,有规模和成本优势的企业也会选择顺势降价,在产业剧烈变动的时候,杀伤潜在竞争对手,提高对行业竞争格局的把控,不少二三线甚至更小的企业必然被“杀伤”,甚至被淘汰出局。

看几个数据,比如组件环节,2022年TOP 4企业与第五名出货量差距在18-25GW,而按照2023年企业的出货目标预测,差距将进一步扩大至30-40GW,更为明显的是第一名与第十名出货量或相差近60GW。

强者恒强之下,对二三线企业的考验更为严峻,尤其是未建立起一体化产能的企业。黑鹰光伏注意到,去年11月初,伍德麦肯兹一份报告指出,非一体化组件制造商截至2023年第三季度,市场价格与制造成本几乎持平,已无利润空间。反观一体化阵营头部企业,除了在硅料-硅片-电池-组件环节具备产业优势外,在辅材、设备端也有布局,综合优势明显。

再看光伏硅料环节,虽然不少新的入局者宣称要大肆扩产,但2018年、2020年和2022年TOP5的产量占比分别为60.3%、87.5%、87.1%,行业走向高度集中且保持稳定。

另一个数据,集中采购方面,2023年10月-12月中旬央企的大规模组件集采中,在43GW组件中标企业中,无论是央国企大型组件集采,亦或是单个项目招标,由TOP10企业“包场”的订单占比高达74%。即使在开标阶段,有三线企业投出低价,但考虑到实际供货能力等因素,最终仍是头部企业胜出。激烈的竞争下,部分二三线企业已经下调了出货目标,预计2023年企业出货仍将呈现“两极分化”局面。

此外,从光伏企业近150家上市企业的核心经营数据来看,最近三年里,营收、净利等各种核心经营数据的“集中度”仍是不降反升,通威、隆基、晶科、天合、晶澳、TCL中环等TOP10企业赚走了行业70%以上的利润。而从现金流,资金净值等“可持续”数据看,更是“强者恒强”。以下表格是2023上半年所有光伏上市企业核心经营数据前三甲,以及2022财年核心经营数据前三甲,以及相应的整体表现。

从资金储备与现金流、资金净值等维度看,截止到2023年三季度末,118家可统计相关数据的光伏上市企业,合计拥有资金储备5036亿,其中排在前十的隆基、通威、天合、特变、晶科、大全等十家企业合计达2584亿元,占比超过51%;资金净值方面,几大巨头更是遥遥领先,仅隆基一家的资金净值就达417亿元。相反,彼时只有49家企业资金净值为正,其他69家企业的数据已是负数。

综合而言,对于其中的竞局者而言,二三线企业,各路新势力企业,乃至细分小企业,如何与传统光伏巨头竞争并在“夹缝中”得以生存发展壮大,这无疑是个现实的命题!

不管行业如何变化,即使资本狂热,跨界者攘攘,但包括天合光能、隆基绿能、通威股份、晶科能源、晶澳科技、协鑫集团、TCL中环、阿特斯、特变、正泰等巨头们,依托技术、规模、渠道、品牌、资金、管理、全球化等综合实力,依然主导着光伏产业竞争大格局。

【5】资本市场的调整与洗牌同时进行,IPO政策收紧影响生死存亡,部分企业登陆资本市场可能“遥遥无期”。

光伏的洗牌不仅体现在产业与市场层面,资本市场的调整与波动亦深刻影响竞争格局,甚至很多企业的生死存亡。

过往一年半,光伏资本市场的整体“下行”已是众所周知,黑鹰光伏曾统计,相比于2022年6月底的市值“高位”,目前光伏企业总市值已“蒸发”2.02万亿元,降幅46.17%。此外,截止2023年9月末,118家上市的光伏企业总负债规模合计达近1.8万亿元,约同比增长了23.53%。机构持股方面,截止2023年9月30日,基金公司合计持有120家光伏上市公司52.20亿股股份,较巅峰期(2022年6月末)巨降49%。综合多种要素,必然影响不少企业在资本市场的融资能力。

2023年,另一个巨大的影响,是IPO政策风云突变。特别是去年8月27日,证监会发布《证监会统筹一二级市场平衡优化IPO、再融资监管安排》,其中表示将“阶段性收紧IPO节奏”。

对于光伏而言,类似政策“风向”直接的影响,是去年成功上市的光伏企业同比大幅减少(仅有5家),不少光伏企业IPO终止,包括聚成科技、原轼新材、拓邦新能、华耀光电等。还有多家光伏公司过会已有近半年,但仍未挂牌。其中也包括一些资本催肥急于上市的企业很难如愿登陆资本市场,这必影响不少企业的未来发展及存亡。

IPO收紧并不等于IPO暂停,只是频率会降低,周期会延长,以时间换空间,同时达到“优胜劣汰”的目的。尽管存量IPO上会似乎正常,但在增量方面,受理、注册及发行节奏已经明显放慢,而IPO标准收紧之后,估计还会迎来一拨撤回潮。

据行业观察者蒋静的分析:对于收紧的沪深板块IPO,归根到底还是“IPO必要性”,这是每个拟上市企业必须“扪心自问”的问题,这个“必要性”一定是要有正的外部性,包括科技、产业甚至国家贡献,以及投资者的长期“赚钱效应”,而不是融资圈钱简单搞重复产能建设,浪费资本市场资源,更不是大股东减持套现的负外部性,这个目前尤为敏感。

在IPO周期延长的背景下,报告期平移延后,业绩考验的压力更加明显,备受煎熬,近年处于景气度高点的项目首当其冲。目前,境内IPO的几个通路,科创板、创业板、主板甚至北交所,都面临不少挑战,总体上是更难了。

对于企业而言,假如IPO上市失败,到底会对公司造成什么影响?其一,前期股票改革投入过大,前期的很多投入都会流水,对企业融资等也会产生不良影响;其二,IPO上市失败将对拟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造成重大打击,打乱企业未来的发展计划、失败导致员工流失、社会负面关注、企业经营困难等,甚至导致企业走向衰败。其三,借使倘使企业对风险预估掉误,加上本来就存在的资金题目和内部治理题目,企业堕入逆境在所不免。

【6】去年上半年融资火热,下半年遇冷;融资收紧,以后“要钱”不像往年那样容易了!

几乎与资本市场调整一致的是,2023年下半年以来,整个光伏产业的融资加速“遇冷”。综合统计数据,2023年上半年光伏行业有60家企业发起了近2000亿元再融资。其中,45家上市公司通过增发融资1157.69亿元,11家公司发布可转债融资530.68亿元,3只新股上市融资46.59亿元。隆基绿能、通威股份、TCL中环、天合光能、晶科能源等光伏龙头企业几乎都是百亿级别融资。

转折点出现在第三季度,从融资情况来看,第三季度的火热程度明显急转直下。据光伏Time不完全统计,第一季度光伏企业融资金额高达1002.79亿元,第二季度1078.64亿元,而第三季度只有426.8亿元。

如前述,整个IPO市场环境发生了显著变化,而在二级市场再融资趋紧的背景下,“要钱”必然不像往年那样容易了。

黑鹰光伏注意到,2023年11月8日,就优化再融资监管安排,沪深交易所出台了5项具体举措。这5项具体举措简而言之,未来破发、破净企业,连续2年亏损企业,财务性投资比例较高、前次募集资金未使用完毕等“不差钱”企业,热衷跨界投资、多元化投资的企业的再融资行为将受限。相较于之前宽松的再融资环境,此政策会导致光伏企业再融资愈发困难,甚至部分光伏企业无法再融资!企业只能依靠自身资金来进行扩建投产,来降低单位生产成本。

一些光伏产业大佬的观点值得注意。比如,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表示,希望金融机构理解行业现状,理性支持行业发展,同时避免因部分跨界企业产生资金问题而对整个行业一刀切,造成行业忽冷忽热。

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同样提醒,非市场化资源配置造成了当下的阶段性产能过剩,金融力量叠加地方政府支持加速了产业的扩产速度,“花钱的人花的不是自己的钱”是光伏产能过快扩张的本质,而这一问题的解决需要时间。

【7】光伏“跨界”者开始承受残酷考验,已有超过10家上市跨界企业退出光伏!

过往三年,大量资本与企业跨界光伏,但现在,生死考验来了!

此前,包括新疆晶诺、沐邦高科、江苏美科、明阳智能、和邦生物、华阳股份、吉利、三一等等诸多企业跨界光伏,纷纷押注光伏制造领域,主要分布在硅料、硅片、电池、组件等环节。此外,亦有更多业外企业,以分布式电站投资,介入到光伏产业之中。

然而,进入2023年后,伴随光伏产业新一轮的残酷的价格竞争,不好跨界的企业已感受到巨大压力,不少企业或资本也“望而却步”。

对很多跨界者而言,项目开工之日,就是亏损之日。黑鹰光伏梳理发现,2023年下半年以来,此前高调跨界光伏的上市公司中,已有超过10家上市公司相继终止光伏相关的项目、再融资计划等。

比如,去年10月19日,皇氏集团公开信息,公司已经放弃“追光”计划;此外,2023年初宣布跨界光伏的奥维通信,已正式终止了有关计划。此外,主营包装印刷油墨业务的乐通股份,曾于7月中旬抛出47亿元高效异质结电池和组件智能制造项目建设计划。仅一个月后,公司便大幅减少了对该项目的投资规模,原拟由公司出资持有项目公司不低于40%的股权变更为出资持有5%的股权。还有,2022年拟转型光伏业务的乾景园林,在去年7月31日晚,终止定增事项并撤回申请文件……

不止一位光伏大佬提醒:跨界者,如果没有差异化竞争能力,怎么竞争,怎么活下去?还有大佬提醒:技术上的差异化往往是最难的,有些企业,你本来就是山寨版,你能做出什么差异化呢?

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曾去年宣城论坛上分析:“客观说,跨界跨行,现在挑战还是比较大的。因为要从一些领先企业挖一些团队或者一些技术,重新开始。但现在的行业竞争是高强度竞争,一些跨界跨行企业的综合竞争能力,可能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构建起来,就要面对挑战。”

在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看来,差异化,说说是很简单的,但落实在每一位企业家头上,往往并非如此。因为,人往往会自我膨胀的,总觉得为什么别人能做,我就不能做?所以,我们产业链竞争,现在经常说是“内卷”,这其实是一种非常温柔的说法了。从本质上说,是“贪婪”,每个企业都是贪婪的。总觉得我想多赚一点,多干一点,我把别人的事情干了,我把别人干掉。但是,可能没想过,我们在把别人干掉的同时,自己肯定也干残废了。

放眼未来,越来越多的“跨界”企业可能退出光伏产业;而在此轮洗牌期间,更多跨界者的勇气与热情可能被磨灭,空间被挤压。

【8】“逆全球化”苗头凸显,国际贸易摩擦风险加剧,面对恶意打压和重要市场策略调整,光伏企业如何出海与避险?

过往三年,伴随全球贸易变局,光伏领域面临的挑战、变数和风险也大大增加。

根据光伏上市企业财报分析,黑鹰光伏发现,过去数年,中国光伏企业纷纷加大全球化的拓展力度,成绩斐然,包括天合光能、隆基绿能、晶澳科技、阿特斯、阳光电源等很多企业,海外营收占比大幅提升,不少企业超过50%,有的甚至达到70%、80%。

未来国际贸易的摩擦,必然影响中国光伏企业的全球化发展与布局,也必然对企业的全球化能力提出新的要求。

最新的消息是,2023年12月初,巴西工业和贸易部表示,该国政府取消了对光伏组件12%的进口税收补贴,因为该国也生产类似产品。与此同时,巴西政府还撤销了300多项太阳能组件临时减税措施,并在60天内生效。

此前,巴西的绝大部分光伏组件都是从我国进口的。2023年1-10月,我国对巴西出口光伏组件31.64亿美元,位列光伏组件出口前十国的第二位。

此外,2023年6月初,德国慕尼黑展会,中国光伏企业高管在机场被带走协助调查的事件,再次给我们国内相关企业敲响了警钟。对于中国光伏产业而言,全球不同区域市场的政策与消息,蕴含了各种机遇与挑战;变数与风险;这也极大考验中国光伏企业家们对全球市场的未来洞察、判断与灵活应对。

更多关于 快报道的文章

  • 快报道

    因个人原因 国光股份独董林晓安辞职

    By

    2月27日晚,国光股份发布公告称,2024年2月26日收到独董林晓安的辞职报告。林晓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第五届董事会独立董事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成员、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成员等职务。辞职后,...

  • 快报道

    涉嫌内幕交易 酷特智能实控人之子被查

    By

    作者:七佰 2月27日,酷特智能发布公告称,因涉嫌内幕交易违法行为,2024年2月26日,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张琰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立案告知书》,中国证监会2023年12月14日决定对张...

  • 快报道

    温氏股份2023年巨亏63亿 17个投资项目终止

    By

    作者:七佰 2月27日晚,温氏股份发布业绩快报称,2023年实现营业总收入899.18亿元,同比增长7.40%;净亏损为63.29亿元,2022年净利润为52.89亿元。 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已...

  • 快报道

    犀牛快讯:董宇辉清空微博 王自如被强制执行3383万

    By

    董宇辉清空微博,接近东方甄选人士:个人行为 知名主播董宇辉清空个人微博引发舆论关注。对于清空微博的原因,有接近东方甄选人士告诉记者,这是个人行为。2月27日,认证为“与辉同行主播,东方甄选高级...

  • 快报道

    澜起科技发布业绩快报 2023年净利降超六成

    By

    2月26日晚,澜起科技发布业绩快报,2023年营业收入为22.86亿元,同比减少37.76%;净利润为4.51亿元,同比减少65.3%;基本每股收益为0.4元/股。 澜起科技表示净利润下降的主...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