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犀牛财经视频:泡泡玛特“减速”,Molly和她的朋友们要如何努力

犀牛视频

犀牛财经视频:泡泡玛特“减速”,Molly和她的朋友们要如何努力

市场不再“上瘾”,泡泡玛特还能“飘”多远

 

Hello,大家好,我是犀牛君。

泡泡玛特—这个年轻人的新朋友,用了相对较短的时间,博得了更多的喜爱。不光是年轻人,就连资本也对泡泡玛特青睐有加。当泡泡玛特冲上千亿市值,似乎更多的人对这样的现象不理解。

即便是不理解,泡泡玛特的成功,已经实实在在呈现在眼前。

2010年,还没成立泡泡玛特的王宁在北京中关村开了家潮品杂货店,主要卖一些玩具、文创、零食等小商品,那时候电商创业兴起,王宁的小店发展的并不顺利。

到了2015年,成立泡泡玛特后虽然销售潮玩的事情一直在做,但潮玩商店只是一个渠道,泡泡玛特只是一个赚差价的中间商。

到了2015年底,泡泡玛特的机会才渐渐出现,王宁和团队关注到了一个销量持续增长的日本IP玩具,受到启发后,王宁做了大量用户调研,发现了让泡泡玛特发光的名字—Molly。

2016年,泡泡玛特成为了Molly在大陆地区的独家授权经销商和独家授权生产厂商,这个机会,直接让泡泡玛特发现了财富密码。

拿到了IP,泡泡玛特借鉴日本IP玩具的经验,把Molly装进了盲盒里,进一步激发消费者的收集欲望。

8月27日泡泡玛特发布的半年财报,整体表现还是很不错的,营收和利润都有所上涨,但发布财报当天,泡泡玛特市值跌到731亿港元,之前狂热追捧泡泡玛特的投资者或许已经开始冷静理性地看待这家公司了。

经过了长时间的消磨,用户对Molly似乎陷入了审美疲劳。目前,泡泡玛特一共运营着通过收购或内部团队设计开发地自有IP、由合作艺术家创作,拿到独家授权的独家IP、由知名IP提供商非独家授权的其他IP三个类别。

新“同伴”的加入,让Molly不再孤单,在泡泡玛特营收上,新IP SKULLPANDA和Bunny几乎与Molly持平。尽管新老IP共同发力,相比受到狂热追捧时的泡泡玛特,整体节奏已经慢下来了不少,挖掘新IP之余,泡泡玛特还尝试了授权和联名,通过和其他IP、品牌的合作试图破圈,延续IP的生命周期,扩大消费者的年龄段。

泡泡玛特虽然在减速,但市场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2021年,52TOYS、TOPTOY、X11、ToyCity、酷乐潮玩等超玩儿品牌还在持续开店。不过在各个品牌扩张的同时,曾经追逐“盲盒”品类的市场慢慢地不被青睐。反倒更加看重“去盲盒化”的商业模式。

就连“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也在淡化“盲盒”的字眼,财报中已经看不到盲盒两个字,取而代之的是潮玩。

盲盒的关键就在于一个盲字,再加上隐藏款,无疑增加了用户的复购率。但还有一个问题,正因为是盲盒,用户买不到喜欢的产品的几率大大增加,随即激发了二手市场的热度,如果不需要通过盲盒抽取就能拿到自己喜欢的产品甚至是隐藏款,那用户对盲盒的购买意愿就减弱了,当盲盒不盲,还有多少用户愿意继续冲动消费?

然而,在竞争对手纷纷入局盲盒的情况下,泡泡玛特却在提升产品价格以维持高毛利率。泡泡玛特将盲盒的单价从59元涨到了69元,这与盲盒市场的下沉趋势逆势而行。此外,自上市以来,泡泡玛特还陷入了二次销售、产品质量问题等负面风波。

在泡泡玛特上市即将一周年之际,赛道内多家潮玩公司已经开启了融资甚至上市之路。但再复制一个泡泡玛特,似乎并不能让资本买帐,一个关键问题被摆到桌面上:离开盲盒后,想要拥抱资本的潮玩宠儿该如何讲通自己的变现故事?

我是犀牛君,带你观看更多财经世界!

更多关于 犀牛视频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