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毛利率下降 补助减少 业绩转亏的真视通还陷入新老管理层内斗

快报道

毛利率下降 补助减少 业绩转亏的真视通还陷入新老管理层内斗

公开资料显示,马亚和吕天文是真视通元老。

作者:锦上花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8月18日,真视通(002771.SZ)发布的半年度业绩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22亿元,同比降7.70%;实现净亏损569.43万元,2020年同期实现净利润652.11万元,由盈转亏,业绩同比降187.32%。

对于业绩转亏,真视通表示,一方面由于部分大项目现场进度延缓,未能按期完成验收,导致营业收入同比有所下降,另一方面计入当期的政府补贴收入减少,其他收益同比下降较多。

真视通是一家信息技术与多媒体视讯综合解决方案和服务提供商,主营业务包括多媒体视讯系统建设与服务业务、数据中心系统建设与服务业务。

毛利率下降 补助减少

分产品来看,2021年上半年,真视通来自多媒体信息系统的营收为1.46亿元,占比65.55%,同比减少15.72个百分点;来自生产监控与应急指挥系统的营收为0.32亿元,占比14.20%,同比减少13.72个百分点;来自数据中心系统建设及服务的营收为0.44亿元,占比19.76%,同比增加45.00个百分点。

分地区来看,2021年上半年,真视通来自华北地区的营收为1.47亿元,占比65.98%,同比增加2.84个百分点;来自西北地区的营收为0.29亿元,占比13.10%,同比增加104.07个百分点;来自华南地区的营收为0.17亿元,占比7.79%,同比减少69.58个百分点。

在毛利率方面,2021年上半年,真视通来自多媒体信息系统的毛利率为24.09%,同比减少3.42个百分点;来自生产监控与应急指挥系统的毛利率为19.97%,同比增加1.09个百分点;来自数据中心系统建设及服务的毛利率为10.62%,同比减少6.04个百分点。

半年度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真视通的销售费用为0.10亿元,同比增2.77%;管理费用为0.25亿元,同比增11.50%;研发费用为0.17亿元,同比降19.99%;财务费用为0.03亿元,同比降63.59%。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上半年,真视通的其他收益为0.02亿元,同比降75.05%,主要系增值税退税、政府补助较2020年同期减少所致。半年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真视通的政府补助为20.26万元,2020年同期政府补助为240.56万元。

新老管理层内部斗争遭监管

在2021年上半年业绩转亏的同时,两则公告让真视通的管理层内部斗争进入大众视线。

8月13日,真视通发布《第四届董事会第十一次会议决议公告》,审议通过北京真视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财务管理制度、货币资金管理制度、印章管理制度。

对于上述三项议案,董事马亚均持反对意见,反对理由为该三项制度在制定及修订前未与公司各级管理层进行广泛、充分的沟通。马亚认为相关流程及权限的设定不符合公司目前实际业务管理需求,不具有可操作性,将影响公司运营效率。马亚希望对相关制度进行再行修订和审议。

对于上述三项议案,独立董事吕天文均持弃权意见,弃权理由为该三项制度在制定及修订前未与公司各级管理层进行充分沟通,可能潜在会造成公司的发展风险。

8月18日,真视通发布的《第四届董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决议公告》显示,董事马亚对修订信息披露管理制度议案投反对票,主要理由为制度修订后与原制度对同一事项的认定规则不一致。

8月18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向真视通下发关注函,请董事马亚及独立董事吕天文进一步说明对上述议案投出反对票及弃权票的详细原因。

专业人士分析称,这次该公司制度规范方面出现了较大的分歧,主要是因为真视通原管理层与后进入的并购者的冲突。

公开资料显示,马亚和吕天文是真视通元老。马亚于2000年5月加入该公司,历任工程部经理、副总经理、董事,2011年8月起担任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吕天文则多年来一直担任着真视通的独立董事。投出赞成票的董事,多为半路加入公司的董事。

2019年8月,王国红、胡小周、马亚、陈瑞良、吴岚将其合计持有真视通11.78%的股份转让给苏州隆越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隆越控股”)。由此,真视通的控股股东也变成了隆越控股。之后隆越控股却拖欠股权转让款,其所持真视通的9.06%股份也遭冻结。然而,隆越控股并未停止对真视通控制权的争夺。

GPLP犀牛财经就内部管理层斗争问题向真视通求证,但截至8月20日未获回复。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更多关于 快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