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雍禾医疗的植发“生意经”:研发占比低 多重违规频被罚

快报道

雍禾医疗的植发“生意经”:研发占比低 多重违规频被罚

脱发人群或将催生一家上市公司。

作者:凌凌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导语:

脱发人群或将催生一家上市公司。

6月17日,雍禾医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雍禾医疗”)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为其联席保荐人。

招股书显示,雍禾医疗是提供一站式毛发医疗服务的医疗集团。其创始人张玉年仅35岁,于2001年6月毕业于泗县大庄初级中学,投身医疗养固服务行业超过16年,于2005年3月进入植发领域并于2010年创办雍禾医疗。

2017年,雍禾医疗获得中信产业基金投资,招股书显示,中信产业基金拥有雍禾医疗21.59%的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若闯关成功,雍禾医疗将成为“植发第一股”。

但是,植发究竟是门儿怎样的生意?

植发生意:市场庞大但渗透率极低

据了解,中国有超2.5亿人脱发,平均每6人当中就有1人饱受脱发困扰。更严重的是,大批90后已经加入了脱发大军中,并由此引出了庞大的毛发医疗服务市场。

中国的毛发医疗服务市场主要由植发医疗服务市场和医疗养固服务市场构成。

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毛发医疗服务市场的规模为184亿元,以年复合增长率22.3%的速度计算,预计至2030年将增长至1381亿元。其中,中国的植发医疗服务市场在2020年达134亿元,以年复合增长率18.9%的速度计算,预计将于2030年增长至756亿元。

同时,中国的医疗养固服务市场尚处于初始发展阶段,其2020年的市场规模仅为50亿元,蕴藏着巨大增长潜力,且以年复合增长率28.7%的速度计算,预计将于2030年增长至625亿元。

雍禾医疗招股书显示,在中国所有毛发医疗服务提供商中,按各种主要财务及运营指标统计,包括2020年的总收入、2020年末的注册医生人数、2020年末的运营中医疗机构数量、以及2020年的就诊植发患者人数,雍禾医疗排名第一。同时,按2020年来自相关服务取得的收入计,其为中国的植发医疗服务市场及医疗养固服务市场的最大服务提供商。

雍禾医疗的实际患者数量是多少呢?

招股书显示,2018-2002年,雍禾医疗治疗的患者总人数分别为3.52万人、4.99万人、9.11万人,虽然同比实现增长,但这仅仅只是浩浩荡荡的脱发大军的冰山一角。

数据显示,2020年,在中国进行的植发手术仅约为51.6万例,渗透率仅为0.21%。这表明市场需求未得到满足,与中国实际患脱发的人数相比,中国接受植发医疗服务的人数相对较少。

脱发的人很多,但选择植发手术的人缺少,这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植发手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雍禾医疗每位患者的人均消费为2.61万元、2.78万元、2.79万元。而2018-2020年,中国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28228元、30733元、32189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39251元、42359元、43834元。

由此可见,虽然人均可支配收入在不断提高,但高昂的植发手术费用仍然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植发生意高度依赖营销

植发为什么这么贵?

资料显示,植发是通过取人体后脑部位毛囊作为发源,经过分离成单株或多株毛囊单位,通过精细的显微外科技术,把毛囊单位移植到需要移植的部位,让其在新的部位存活、自然生长,从而达到修补局部毛发分布密度的目的。

同时,目前市面上的植发手术大多是按照种植多少毛囊单位来进行计费的。公开数据显示,目前植发的价格为每单位十元起至20元不等,这样来看价格并不高,但由于一般植发手术需要提取的毛囊单位数量大多都是以千计,因此一场植发手术下来费用就达上万元。

招股书显示,雍禾医疗的收入主要来自植发医疗服务。2018-2020年,雍禾医疗的总收入分别为9.34亿元、12.2亿元、16.4亿元,整体毛利率分别为75.2%、72.6%、74.6%;其中,来自植发医疗服务的收入分别为9.18亿元、11.98亿元、14.13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8.3%、97.8%、86.2%,毛利率分别为76.7%、74.0%、75.1%。

与之相对应,2018-2020年,雍禾医疗录得的净利润分别为5350.00万元、3560.00万元、1.63亿元。

虽然植发手术的费用很高,雍禾医疗的总收入也在同比增长,但其净利润却并不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据了解,目前市场中存在4类性质的植发医疗服务:地方性非连锁专科植发机构、全国性的连锁植发机构、综合类医美机构以及公立医院的植发科室。

在以上4类性质的植发医疗服务中,公立医院的植发科室的利润率最高,大概在60%到70%;私人医院次之,利润率大概在35%到40%;大型连锁机构利润率最低,大概仅有20%左右。

雍禾医疗正是全国性的连锁植发机构,也是利润率最低的一种,在其营运过程中高度依赖营销。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雍禾医疗的前五大供应商中,除2018年的第四大供应商D和第五大供应商E以及2019年的第二大供应商E外,其余供应商皆为广告推广相关服务商,而2020年的前五大供应商则都是广告推广相关服务商。

2020年,雍禾医疗向第一大供应商A的采购金额达到1.14亿元,而供应商提供的服务就是搜索引擎相关广告,并且供应商A连续3年均在雍禾医疗的前五大供应商中。

同时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雍禾医疗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4.64亿元、6.5亿元、7.8亿元,占收入比分别为49.6%、53.1%、47.6%。

研发占比低 多重违规频被罚

雍禾医疗在招股书中表示,2010年,雍禾医疗成为中国首家通过ISO认证的植发医疗服务提供商,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雍禾医疗已在中国50个城市经营51家医疗机构,全部属于自营店;且已有约1200人的医疗团队,其中包括229名注册医生及930名护士。

尽管如此,雍禾医疗的研发占比却极低。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雍禾医疗的研发开支分别为780.70万元、886.90万元、1181.50万元,占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8%、0.7%、0.7%,与销售及营销开支的占比形成鲜明对比。

同时招股书显示,雍禾医疗营运期间产生的医疗纠纷大多与患者对植发结果的不满有关。雍禾医疗表示,其与患者的大多数医疗纠纷是通过直接协商解决。2018-2020年,雍禾医疗为此向患者支付的赔偿总额分别约为40万元、30万元、2353元。

值得注意的是,植发行业也如医美行业一样乱象丛生。

雍禾医疗表示,其十分依赖推广、广告及线上营销活动对潜在客户推广其品牌和服务,同时也多次因出现不合规的宣传而被处罚。

据天眼查App,雍禾医疗旗下北京雍禾美度门诊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雍禾美度”)在2020年内因违反广告法、违反医疗广告管理办法以及未按规定填写、保管病历资料等,分别被北京市通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管局以及北京市朝阳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处罚。

2018年,北京雍禾美度因构成发布虚假广告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处以80万元的罚款。

同是2018年,北京雍禾美度因推广雍禾植发品牌的医疗服务,变造医疗广告审查批准文件,在上海地铁1号线、2号线、4号线车厢发布未经审查批准的广告内容,被上海市工商局检查总队行政处罚,责令其停止发布违法广告,对其处以罚款176.7万元,并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列入2018年第四批典型虚假违法广告案件。

据了解,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吴文育认为,植发属于医疗行为,必须在正规医疗机构进行,而目前的问题主要存在于机构的医疗资质以及手术相关医护人员的资质。

另据新华社报道,有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专业植发人员严重不足,有的植发机构有执照的医生只是挂名,大量手术由无资质人员操作,推荐消费者植发,然后从中分成。

值得注意的是,据天眼查App,雍禾医疗旗下上海雍禾爱慕门诊部有限公司也多次被处罚。

2017年3月2日和2018年2月7日,其因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而被黄浦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处罚;2017年5月8日,其因安排未获得有效健康合格证明的从业人员直接为顾客服务工作被黄浦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监督所进行处罚。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更多关于 快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