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22岁已老?腹背受敌的读书郎欲靠上市挤进在线教育红海

快报道

22岁已老?腹背受敌的读书郎欲靠上市挤进在线教育红海

转战在线教育,读书郎放手一搏。

作者:小溪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在小霸王没落的同时,一群有着小霸王基因的企业正在不断崛起,近日,其中一家企业就拟登陆资本市场,这家企业就是读书郎教育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读书郎”)。

2021年4月27日,读书郎提交了港交所上市申请,以点读机、学生电脑等教育硬件起家的读书郎能否闯关成功成为真正的“状元郎”还有待观察。

目前读书郎正面临腹背受敌的尴尬境地:在硬件市场,步步高、优学派等老牌教育硬件企业势头不减;在在线教育方面,读书郎又与猿辅导、作业帮等相比不具明显的优势。

已经22岁的读书郎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呢?

22岁读书郎系出小霸王

被称为“电子行业黄埔军校”的小霸王虽然没落了,但它留给业界的财富却不少。

公开资料显示,OPPO、vivo、步步高等多家企业的掌门人都曾在小霸王任职,而如今也曾在小霸王任职的陈智勇、秦曙光,拟将他们一手打造的读书郎送入资本市场。

1999年5月,陈智勇创办读书郎,而在创办读书郎之前,其已经有多年电子行业从业经验并曾在小霸王任职。

1985年7月至1987年12月,陈智勇任天津中环科学仪器公司(天津无线电一厂)的开发工程师。1988年1月至1995年12月,任中山小霸王电子工业有限公司市场部副总经理。

除了读书郎创始人陈智勇曾有小霸王任职经历外,读书郎主席、CEO兼执行董事的秦曙光也出身于小霸王。

招股书显示,秦曙光有逾25年的电子行业从业经验。1993年9月至1995年4月,其任中山小霸王电子工业有限公司计调部部长。而在1999年5月其加入读书郎。

读书郎官网显示,目前其主要产品为教育直播平板、早教平板、电话手表、智能扫读笔。而其在创立之初曾推出点读机、学生电脑等教育硬件产品,2017年,又上线直播课进军在线教育市场。

如今,小霸王早已不是昔日的小霸王,22岁的读书郎也不再年少,依赖硬件产品和线下销售的读书郎,是否会步小霸王的后尘,还是会走出另一条路?

依赖线下渠道拓展提业绩

读书郎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读书郎的收入分别为6.32亿元、6.70亿元、7.34亿元,利润分别为2682.20万元、6943.50万元、9201.30万元。

读书郎主要收入来自智能教育平板、智能课堂解决方案、可穿戴产品、其他产品、广告及内容授权,其中其来自智能教育平板的收入占比逐年递增,2020年,其智能教育平板产品的收入占其总收入的比例超九成。

GPLP犀牛财经发现,2018年至2020年,读书郎来自智能教育平板的收入分别为4.68亿元、5.41亿元、6.65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4.00%、80.80%、90.60%。

而同期智能教育平板收入中来自设备的收入分别为3.90亿元、4.48亿元、5.51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70%、66.90%、75.00%;

同期来自线上教育内容与服务的收入分别为0.78亿元、0.93亿元、1.14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2.30%、13.90%、15.60%。

此外,GPLP犀牛财经发现读书郎对线下销售十分依赖,2018年至2020年,读书郎来自线下经销商的收入分别为5.93亿元、6.14亿元、6.24亿元,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3.80%、91.70%、85.00%。

截至2021年4月21日,读书郎线下经销网络包括覆盖中国31个省及自治行政区的346个县级或以上城市的3793个销售点。

对此,读书郎称,线下经销网络的运营是其业绩增长和实现强劲业绩的关键。目前,其主要依赖线下经销商接触潜在的学校客户,以销售智慧课堂解决方案,以进一步增加市场份额,预计将继续扩大地理覆盖面并聘请更多的线下经销商。

此外,读书郎总经理秦曙光在2020年度总结会议中表示,“读书郎要坚定不移地推动渠道扁平化,大力发展县、乡镇终端”,而发展终端将必不可少地增加线下经销商数量。

不过,受电商发展及疫情的影响,读书郎选择的线下销售模式所带来的优势已经不那么明显。为了紧跟潮流,读书郎只能聘请更多的线上经销商。

读书郎表示,其聘请了为数不多的线上经销商,以促进线上销售。随着线上业务的不断发展,预计线上经销商的数目将会增加。

然而,读书郎转型线上的目标能够实现吗?GPLP犀牛财经将持续保持关注。

多次试错 转战在线教育强敌环伺

读书郎仅靠硬件产品能带来业绩的长久增长吗?

随着硬件技术的发展,推陈出新已变得愈发困难,若硬件产品无技术上的改进,消费者购买的意愿也会降低。意识到上述问题的读书郎开始尝试寻找新的业绩突破点,不过在尝试的过程中读书郎却是频繁“踩雷”。

2015年,读书郎曾尝试做学生手机,但因资金问题最终并未成功,此外,其还做过儿童手机、电子商城等产品,但均未达到预期。

在多次尝试失败后,读书郎教育研究院院长邓登辉曾在媒体采访中表示,“不要跨去不熟悉的领域,还是做我熟悉的教育平板行业,所以后面我们又重新聚焦回来了”。

这一次,读书郎准备试水在线教育。

不过,在开始做在线教育的时候,由于网络问题读书郎选择了录播。据报道,2010年读书郎就曾投入1000多万元将所有的教材录制成视频,但录播的效果并不好,只有近二成的消费者能将视频看完。

2017年,读书郎正式推出双师直播课,开始进军在线直播教育领域。有意思的是,2017年7月,读书郎对公司名称进行了更改,由“读书郎电子有限公司”更名为“读书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读书郎做教育的决心可见不一般。

邓登辉对于做教育也是信心满满,其曾称未来的目标就是软硬件营收占比翻转,将内容作为读书郎主要的营收来源。

实现上述目标对于读书郎来说并不容易。目前,读书郎依旧是以卖硬件产品为主,而内容免费赠送。读书郎若要翻转营收模式不仅需提高内容质量让消费者愿意为内容付费,还需改变消费者对读书郎的固有印象。

此外,读书郎还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目前正处于腹背受敌的状态。

在教育硬件市场,步步高、优学派等老牌硬件企业势头不减的同时各大头部教育公司也推出学习机、点读笔等产品试图抢占硬件市场。在在线教育方面,猿辅导、作业帮、跟谁学等一众在线教育机构早已将市场瓜分殆尽,读书郎想在这片红海中分到一杯羹并不容易。

公开资料显示,步步高占据2020年教育平板市场份额的首位,优学派在市场份额和销售量上也高于读书郎。而在线上业务方面,读书郎的注册用户累计仅440万名,平均月活用户数110万名,而跟谁学旗下高途学院的累计注册学员已超5100万名,读书郎与头部在线教育企业差距较大。

腹背受敌的读书郎若想挤进在线教育这片红海,实现软硬件营收占比翻转的目标,压力有点大。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更多关于 快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