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唯特偶将迎现场检查 关联交易及募资目的或将成其拦路虎

快报道

唯特偶将迎现场检查 关联交易及募资目的或将成其拦路虎

“中签”IPO现场检查,唯特偶将迎大考。

作者:小溪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证监会现场检查的威力太大。

第一轮抽中的20家企业中16家企业主动撤回IPO申请文件,撤回率高达80%。

如今,第二轮抽查又来了。

2021年4月25日,证监会官网显示,此次参与抽签的企业一共有36家,其中被抽到的企业为2家,分别为深圳市唯特偶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唯特偶”)、西安炬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被抽中的唯特偶能否通过监管层的现场考试呢?

唯特偶的传奇:17岁南下谋生 从保安到董事长

这个幸运被抽中的企业唯特偶大有来头。

比如,唯特偶创始人廖高兵曾有当保安的经历。

招股书显示,廖高兵出生于1972年,美国斯坦瑞大学MBA,1992年至1993年就职于香港威进化工行任销售经理;1994年至1997年在深圳市龙岗区威信化工行任总经理;1998年1月创立唯特偶有限,2009年12月起任董事长至今。

据媒体报道,1989年,17岁的廖高兵考上了中专但没有钱交学费,在家里好不容易凑齐130元学费后,廖高兵在去车站的路上遇到同村准备南下打工的老乡,于是,廖高兵改变了主意决定南下闯荡。

据悉,廖高兵南下第一站是珠海,第一份工作则是在一家玩具厂做油漆工人,随后其又去到另一家工厂当保安,因帮助老板以更低价格买到物美价廉的椅子而成为一名采购员,后因其出色的表现摇身一变成为了采购部经理。

彼时,仅当上采购部经理并不能满足廖高兵,1991年,廖高兵开始了其创业生涯,不过其首次创业就以失败告终,创业失败后的廖高兵又分别就职于香港威进化工行、深圳市龙岗区威信化工行。

1998年廖高兵选择再次创业,当年1月份,他开始创立唯特偶。

时间来到2021年,成立23年的唯特偶开始冲击资本市场。2021年3月1日,深交所官网显示,唯特偶申请创业板上市获受理。

2021年3月25日,唯特偶上市审核状态变更为“已问询”。

不过,在查阅唯特偶招股书的时候,GPLP犀牛财经还发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地方,2014年唯特偶成立了唯特偶仁德国学文化传播中心,用于国学文化的交流、策划、推广。

作为一家微电子焊接材料研发、生产及销售的企业,在官网宣扬传统文化值得称赞,但官网的整个企业文化栏目大幅宣扬孝文化、素食健康、感谢父母、和谐家庭,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与此同时,GPLP犀牛财经还发现,唯特偶在企业文化栏目中的女德部分写到:“从2013年至今共举办了25期女学,家人从立志做一个纯洁的姑娘、从准备离婚到坚决不离婚,从已离婚到尽能力复婚,然后使一张张皱着眉头的苦瓜脸进来学习到笑颜如花的回家去,可以看出每位家人都是真心去悟道了,受益了。女学,告诉了我们身为女子是一种骄傲,低低矮矮也是另一种高度。”

唯特偶官网中关于女学的表述似乎不太妥当。

业绩表现不佳 唯特偶拟募资补血却连年分红

从保安逆袭到董事长,唯特偶创始人廖高兵的故事算得上励志。

不过,要是从业绩方面来看的话,唯特偶的表现则并不优秀。

据悉,唯特偶主营业务为微电子焊接材料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包括锡膏、 焊锡丝、焊锡条等微电子焊接材料以及助焊剂、清洗剂等辅助焊接材料。

对于其业务情况,唯特偶在招股书中4次提及其锡膏产品出货量全球第三、国内第一。唯特偶称,根据中国电子材料行业协会电子锡焊料材料分会出版的《锡焊料》月刊,2019年锡膏出货量全球前三强企业分别为美国爱法、日本千住和中国唯特偶;2019年,其锡膏产销量国内排名第一,助焊剂产销量国内排名第二。

不过,《我国电子锡焊料行业的现状和发展》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锡膏产量1.6万吨左右,而唯特偶的产量为1126.39 吨,其国内锡膏市场份额占有率仅约为7.00%;2019年中国助焊剂产量约为3.5万吨,唯特偶产量为2741.46吨,其国内市场占有率约为7.80%。

招股书显示,唯特偶本次IPO拟募集资金4.08亿元,将用于微电子焊接材料产能扩建项目、生产线技术改造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等。

从营收角度来看,从2018年至2020年,唯特偶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67亿元、5.18亿元、5.9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104.19万元、5420.71万元、6528.24万元。

此外,唯特偶的收入远低于可比公司均值。2018年和2019年,唯特偶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4.60亿元、5.12亿元,而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82.60亿元、89.62亿元。

(来源:唯特偶招股书)

业绩表现并不出色,唯特偶的筹资能力也不强。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唯特偶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334.00万元、-3679.04万元、-4277.04万元,连续3年为负。

在本次IPO当中,唯特偶拟募集1.0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令人诧异的是,“缺钱”也阻挡不了唯特偶进行现金分红。

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唯特偶现金分红分别为1319.40万元、3078.60万元、3518.40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32.15%、56.79%、53.90%。

此外,招股书还显示,唯特偶实控人廖高兵、陈运华夫妇合计控制67.76%的股份,如果按上述比例计算,3年合计7916.40万元的现金分红,廖高兵、陈运华夫妇可以分到5364.15万元,现金分红绝大部分都进入了实控人的口袋。

也就是说,唯特偶大笔现金分红不过是玩了一个“左手”倒“右手”的游戏。

存未披露关联交易  唯特偶曾因频繁违规遭处罚

在主营业务成绩一般的前提下,唯特偶IPO能否成功闯关呢?

唯特偶或存未披露关联关系,还曾多次因违法违规行为遭受处罚。

招股书显示,唯特偶的主要客户包括冠捷科技、中兴通讯、富士康、奥海科技、海尔智家、格力电器等。

GPLP犀牛财经发现,2018年至2020年,唯特偶前五大客户之一的中兴通讯与唯特偶关系并不一般,中兴通讯不仅为唯特偶的主要客户,还是其股东,与其存在着股权关系,而在招股书中,唯特偶并未将中兴通讯认定为关联方。

据招股书,中和春生为唯特偶上市前第四大股东,持有唯特偶120万股,持股比例为2.73%,仅次于实控人廖高兵夫妇和另一位自然人股东杜宣。

(来源:唯特偶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中和春生为中兴通讯参股企业,天眼查APP显示,中兴通讯以25%的持有份额为中和春生第一大股东。

虽然中兴通讯及其关联方持有唯特偶的股份未超过5%。持股比例较低,但中兴通讯作为唯特偶的主要客户,双方的交易价格是否公允,是否存在其他关联交易还需要唯特偶进一步披露。

除此之外,近年来,唯特偶还存在税务处罚、安全生产处罚、交通运输处罚等多项违法违规行为。

2020年7月17日,唯特偶全资子公司维佳化工因在甲类车间使用塑胶材质手动抽提泵、甲类仓库隔间1白电油安全标签内容不全、清洗剂(水性)与助焊剂(易燃)混存、甲类仓库隔间2危险化学品样品无安全标签等不规范行为及安全生产事故隐患,被给予警告并处以6万元罚款。

2021年1月14日,深圳市龙岗区应急管理局出具“(深龙岗)应急罚[20212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唯特偶未建立事故隐患排查治理制度的行为给予6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此外,唯特偶及其子公司还曾11次丢失发票受到税务部门处罚,1次因货车未悬挂、喷涂危险货物运输标志受到交通运输部门处罚。

创始人白手起家的故事确实激励人,不过励志故事并不能掩盖掉唯特偶的各种关联交易问题。

业绩表现不佳、存未披露关联关系,如今又遭遇现场检查,唯特偶能否成功闯关?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更多关于 快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