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利元亨“旧疾”未除再闯科创板,业绩变脸资本却疯狂突击入股

行业事件

利元亨“旧疾”未除再闯科创板,业绩变脸资本却疯狂突击入股

净利润高增长闪变负增长。

来源:洞察IPO

2019年3月,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利元亨)成为首批被证监会受理的9家企业之一,彼时风光无限。

可就在提交注册的111天后,利元亨突然主动撤回注册申请文件,成为科创板首例终止注册公司,引市场万分遐想。

今年9月,利元亨再次冲击科创板,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20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7.59亿元。

可随着新版招股书的披露,利元亨客户集中度高、对补贴补助的依赖、存贷双高等旧病依旧显现的同时,新披露的业绩还出现明显下滑。

另外,公司重组问题在首次IPO时就一直被上市委持续关注。这一次利元亨胜算能有几何?

再次闯关业绩猛“变脸”

利元亨主要从事智能制造装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为锂电池、汽车零部件、精密电子、安防、轨道交通等行业提供高端装备和工厂自动化解决方案。其中,锂电池制造设备是主要的收入来源。

主营业务收入构成

 图片来源:利元亨招股书

而在最新版的招股书中,利元亨2019年的业绩堪比闪速“变脸”。

根据利元亨2019年披露的首版招股书显示,利元亨2017年、2018年的营收涨幅均保持在70%左右,净利润涨幅也持续高于200%。

主要财务数据

  图片来源:利元亨2019年版招股书

而此次利元亨卷土重来再次闯关科创板,市场本盼望着利元亨能再创新高,可没成想其2019年业绩表现让人大跌眼镜,营收增幅急剧下滑,净利润更是出现负增长。

招股书披露,2017年-2019年,利元亨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00亿元、6.72亿元、8.89亿元,2018年、2019年营收增幅分别为68.00%、32.29%;净利润分别为0.34亿元、1.27亿元、0.93亿元,2018年、2019年净利增幅分别为273.53%、-26.77%。

对此,利元亨的解释是,主要受公司2019年费用发生较大增长所致。其中,研发费用同比增加72.60%;管理费用同比增加50.85%;销售费用同比增加41.35%。

另因融资成本较高,利元亨各期还要支付相关利息费用,2019年利元亨的利息支出为691.79万元。

可奇怪的是,在需要大额融资的同时,利元亨还能拿出钱去购买理财产品。2019年,利元亨的理财投资收益为168.69万元。

另外,利元亨在报告期内还进行过两次现金分红,分别是2017年的3016.22万元以及2019年的1380万元。

销售下滑还扩产?

值得注意的是,利元亨“拳头”产品锂电池制造设备营收增速由2018年的73.56%下降至2019年的28.64%,增幅放缓明显。

这是否与锂电池制造设备产能已达饱和有关?

《洞察IPO》在翻看利元亨的产销数据却发现,答案不尽然。

以锂电池专机为例,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专机销量分别为277台、272台、222台,呈持续下滑。

产量和销量情况

图片来源:利元亨招股书

虽2018年产销率同比增长47.96个百分点至118.26%,但这或与上一年锂电池专机产能过剩,留下大批库存,致使公司选择下调当年产能相关。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利元亨7.95亿元的募集资金中,公司将拿出5.67亿元用于工业机器人智能装备生产项目,1.28亿元用于工业机器人智能装备研发中心项目。

利元亨将大部分募资均投入到工业机器人的相关建设,这貌似透露一丝讯息,日趋升高的人工成本已使利元亨压力倍增。

招股书披露,2017年-2019年,利元亨的员工人数分别为934人、1485人、2232人,员工薪酬支出分别为 7682.91万元、1.30亿元、2.52亿元,近两年涨幅分别为68.56%、94.35%。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值得关注,招股书中称,募资项目中“工业机器人智能装备”的规划产能是以锂电池制造设备为主,投资项目为智能制造装备领域的扩产和研发,生产项目是对公司现有业务产能的扩张。

截至2020年6月30日,利元亨锂电池专机的产能利用率为85.06%,锂电池整线产能利用率为50%,显然利元亨锂电池制造设备并未达到饱和。

这就不由产生疑问,利元亨在锂电池设备销量已明显出现下滑预警,以及产能也未达到饱和的情况下还要进行扩产,这是否有些过于盲目了?

“旧疾”未除

在利元亨首次闯关科创板时,就因其客户集中度较高的问题受到上市委问询。

报告期内,利元亨前五大客户的营收占比均在9成左右。对此,利元亨在招股书中也坦言,因目前公司规模相对较小造成了客户集中高的问题,未来或存在业绩下降风险。

另外,《洞察IPO》还发现,利元亨的非经常性损益中政府补助占相当大一部分。

招股书披露,2018年、2019年、2020年一季度,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404.48万元、2078.62万元、296.83万元,占当期非经常损益的比例分别为49.61%、98.20%、109.29%。

同时,利元亨还享受着高新技术企业这一身份所带来的税收政策,并对其依赖度较大。

所得税优惠、研发费用加计扣除和软件产品增值税即征即退的优惠政策,故其对税收政策优惠补贴也存在较大的依赖。

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利元亨的税收优惠合计分别为3324.15万元、6655.97万元、6152.76万元、166.64万元,分别占当期利润总额(剔除股份支付的影响)的51.70%、46.61%、66.46%、53.41%。

现金流方面,利元亨在报告期内波动较大。

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利元亨经营活动现金流分别为967.66万元、6429.04万元、-9121.48万元。

而利元亨称,现金流下滑主要原因是公司银行承兑汇票结算较多,且业务持续增长,导致公司采购支出和支付给员工的薪酬快速增长所致。

资产方面,利元亨的应收和存货占比虽有所下滑,但合计占比仍较高。

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利元亨应收票据(含分类为应收款项融资)及应收账款(含分类为合同资产)账面价值合计分别为2.89亿元、3.53亿元、4.37亿元、4.46亿元,合计占总资产比重34.99%、25.11%、27.56%、21.20%。

同期存货分别为3.39亿元、4.86亿元、4.12亿元、5.40亿元,占总资产比重分别为41.12%、34.62%、25.97%、25.60%。

负债方面,报告期内,利元亨短期借款分别为0.38亿元、0.91亿元、1.88亿元、2.50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8.68%、59.95%、59.15%、55.32%,持续高于同期同行业均值。

与同行业企业偿债指标对比

图片来源:利元亨招股书

首次铩羽后多方突击入股

在上一次IPO过会三个月后,利元亨突然撤回注册上市申请文件。

2019年10月,利元亨科创板审核进程变更为“终止注册”。利元亨成为科创板首例终止注册的公司。针对主动撤回的原因,公司并未进行详细的披露。

不过,有相关人士透露,利元亨突遭监管现场检查,或与企业财务内控不规范等问题相关。

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利元亨与供应商入江机电、舜泽机械曾多次存在转贷事项。具体操作为公司以支付供应商货款名义申请贷款,供应商收到相关银行贷款后再转回利元亨,而利元亨将转贷资金用于日常经营活动。

同时,利元亨还存在通过第三方回款、利用个人账户对外收付款项、关联方资金拆借等问题。相关问题也在首次IPO中被上交所进行过问询。

除上述问题外,利元亨还有一段“黑历史”。

据了解,利元亨前身为利元亨精密。2016年,利元亨精密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周俊豪因在2013年6月至12月期间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而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而在周峻豪还在拘留的那段期间,利元亨精密其他股东周俊雄、卢家红和周俊杰出资已于2014年11月设立现在的利元亨。同时收购利元亨精密相关主要资产,承接了利元亨精密主要业务和人员。

对此,利元亨曾在去年IPO的首轮、第二轮问询中,被上交所问及此事,并在上市委会议上再次问及周俊豪的相关情况。可见这段“往事”对利元亨的影响很深,重新申请上市,利元亨免不了再被旧事重提。

值得一提的是,在首次IPO失败到此次IPO辅导流程的这段期间,利元亨实施了一波突击入股。

2020年1月,利元亨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引入了松禾成长、松禾创智的增资,但松禾成长又于同年3月将其新增注册资本无偿转让给松禾创新。而松禾创智、松禾创新均为松禾资本旗下基金。

2月,利元亨又引入了津蒲创投、超前投资、昆石创富、博实睿德信、昆石智创、稳正瑞丰、稳正景泰、杨林等机构及自然人入股。

截至报告期末,利元亨董事长周俊雄通过利元亨投资间接控制公司60.76%股份,通过弘邦投资、奕荣投资间接控制公司5.74%股份,其配偶卢家红直接持有公司3.57%股份。周俊雄夫妇合计控制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77.09%,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行业事件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