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港股风云:“游戏玩家”网易单拐前行 京东逆转四亏逆盘 各行各业同台角力

GPLP原创

港股风云:“游戏玩家”网易单拐前行 京东逆转四亏逆盘 各行各业同台角力

2020年上半年,伴随着京东、网易的回归,中概股转港之势愈演愈烈。

作者:禾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20年以来,港股市场变得热闹!伴随大批中概股回归港股市场,投资人打新热情一路翻涌喷薄,港股一下子沸腾起来。

为啥中概股回归就让港股这么热闹呢?海外投资者对中概股的警惕性一直存在,尤其是频频做空中概股之后愈加浓烈,外部审核也愈加严苛,使得中概股在美股市值持续低迷,转投港股估值回升明显,这是一条退路,也是一个良机。

明星中概股转港潮起 网易“拄拐”赴港 京东入港蓄力

2020年上半年,伴随着京东、网易的回归,中概股转港之势愈演愈烈。

作为一家头部互联网企业,网易营收尤以在线游戏服务领航,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游戏玩家,此次在港二次上市,对于网易来说,也是与腾讯抗争的蓄力资本场。

主营业务同为游戏的网易与腾讯,一直是在线游戏行业的两只“老虎”。对于网易这座“大山”来说,腾讯是其尚未跨越的“另一座大山”。

在线游戏业务是网易的“拐杖”。2020财年第二财季报显示,网易净收入为352.47亿元,同比增22.08%,业务主要为在线游戏业务,有道和创新及其他业务,其中在线游戏服务的净收入为273.47亿元,占净收入的77.59%,同比增17.45%。

数据来源:网易2020第二季度报告

2019财年财报数据显示,网易在线游戏业务在2019年合计占据了近七成的市场份额,游戏整体市场和移动游戏市场份额分别为20%和21%,截至 2019 年,网易海外游戏收入更是占在线游戏收入的 11%。

腾讯与网易均为国内游戏头部企业,他们的游戏和手游营收占市场比例均逐渐攀升,但网易游戏依旧被腾讯死死压住。

腾讯游戏营收占比从2014年的39%增长至2019年的 50%,网易游戏营收占比从2014年的9%增长至2019年的20%,相较腾讯的体量,网易还是略微娇小。

就手游市场份额来看,网易为腾讯的三分之一。在手游市场,腾讯和网易合计占据市场八成份额,腾讯近两年手游市场均占龙头,网易手游占比略显弱势,仅占21%的市场份额。

明星企业包括阿里、京东都选择回归港股,同归一个资本市场。京东作为电商巨头之一,在如今港股电商较为稀缺的时代颇受瞩目,但后续走势并不如意。截至2020年10月12日,京东的市值为1245亿美元,阿里巴巴市值为8110亿美元,京东不但市值远远小于阿里巴巴,而且京东2018-2019财年的营收同比增幅分别为27.51%、24.86%,营收增幅出现了滑坡。

数据来源:京东公告  制图:GPLP犀牛财经

数据来源:京东公告  制图:GPLP犀牛财经

此外,京东2015-2018财年普通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91.08亿元、38.07亿元、1.53亿元,24.92亿元,直到2019财年实现盈利,净利润为121.84亿元。

在营收增幅出现滑坡,又连续4年亏损的状态下,市值远远落后阿里巴巴的京东,在港股资本市场有何种表现值得期待。

福禄控股GMV微滑 智中国际客户集中暗藏危机

各行各业的企业争相登陆港股资本市场,却出现了“同行不同命”的际遇。

据GPLP犀牛财经统计,截至2020年10月10日,大概有75家企业登陆港交所,在这些企业当中,不同行业的公司表现不同。

在医疗保健行业当中,云顶星耀、泰格医药、嘉和生物、海吉尔医疗等,赴港上市后均实现大幅增长,泰格医药最高股价报130.60港元/股,然而也有宏力医疗管理上市即高峰一路狂跌的惨剧。

在软件服务及互联网行业,移卡、祖龙娱乐、网易和京东集团等上涨,其中,截至2020年10月14日,移卡和祖龙娱乐的累计涨跌幅更是分别大涨217.91%、110.34%,福禄控股则出现了累计涨跌幅下滑的局势。作为中国最大第三方虚拟商品及服务平台运营商,福禄控股在2019年市场份额占比为7.7%,不过福禄控股在登陆港股后首日便破发,后来更是连续下跌,截至2020年10月14日,累计下跌18.43%。

福禄控股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GPLP犀牛财经从福禄控股招股书中发现,2017-2019年福禄控股的GMV分别为133.87亿元,133.04亿元、128.15亿元,GMV有略微下滑的趋势,同时福禄控股促成通信相关交易的佣金率由2017年的0.5%下降至2018年及2019年的0.2%,因而福禄控股自虚拟商品交易赚取的佣金或向虚拟商品消费场景支付的佣金可能会大幅波动或下降。

2019年,按收入来看,福禄控股在第三方虚拟商品及服务平台运营商中排名第一;按GMV来看,福禄控股排名第六,而十大第三方虚拟商品及服务平台运营商GMV占2019年总GMV约48.1%,显现该行业较为分散的流沙式架构,前有“前浪”扩大业务范围,例如专注于通讯行业的竞争对手将业务扩展至娱乐行业,后有丰富行业经验“后浪”前仆后继,繁多纷杂的竞争者带给福禄控股极大的竞争压力。

在地产行业当中,天任集团等涨幅上升,然而佳辰控股、智中国际和华和控股等却股价出现下滑,其中天任集团首日涨跌幅高达186%,截至2020年10月14日,累计涨达214.29%,然而智中国际却跌50.00%,同为地产建筑行业,二者的走势出现了天壤之别。

这背后究竟暗藏什么玄机呢?

公开资料显示,智中国际是一家在香港从事外墙工程及建筑金属饰面工程项目设计、供应及安装服务的分包商。为了业务发展需要,并获得资金融资,智中国际积极寻求上市,但却存在客户较为集中的风险。

GPLP犀牛财经发现,智中国际几乎90%的收益均来自五大客户,截至2019年9月30日止6个月,智中国际来自最大客户的收益为46.5百万港元,占期内收益的36.8%,来自五大客户的收益为118.7百万港元,占期内收益的94.0%;截至2018年9月30日止6个月,来自最大客户的收益为27.0百万港元,占比32.2%,来自五大客户的收益为74.7百万港元,占比88.9%。

总而言之,无论是中概股回归,还是各行各业加速登陆港股资本市场,这都让2020年的港股资本市场异常热闹,GPLP犀牛财经将会持续关注!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