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游戏行业前三囊括80%市场份额 中尾部营收不足大厂一个月流水

GPLP原创

游戏行业前三囊括80%市场份额 中尾部营收不足大厂一个月流水

真实的游戏行业如何?

作者:李珠江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20年以来,游戏行业表现得似乎格外火热。

根据易观分析发布的《中国移动游戏年度市场综合分析2020H1》显示,2020年上半年,移动游戏市场迎来了自2017年以来的增速新高,市场规模达1206.32亿元,同比增长率达40.85%。

然而,热闹之下,仍然不缺惘然。

根据游戏公司发布的中报数据,GPLP犀牛财经发现:游戏行业发展极不均衡,所谓的狂欢盛宴属于小部分行业佼佼者,而更多的是仅仅是喝汤的人,甚至是喝不上汤的人。

那么,真实的游戏行业如何?

行业头部凸显 前三囊括80%的市场份额

“版号”加持和“宅经济”利好虽然加大刺激了游戏产业的发展,但同时也使得游戏行业两极化格局愈加凸显。

据易观分析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腾讯游戏和网易游戏分别以54.46%和15.29%的市场份额占据行业第一和第二,三七互娱则是10.51%的市场份额占据第三,当然还有更多公司共享7.36%的市场份额。

图1:易观分析

由此可见,游戏的规模红利给大厂带来的利益更多。腾讯游戏、网易游戏和三七互娱这三家厂商的市场份额高达80.26%。

腾讯游戏自不必说,作为行业领头羊,旗下《王者荣耀》和《和平精英》表现自是不俗。腾讯二季度财报显示,上半年网络游戏业务营收为755.96亿元,占总营收的33.9%。其中,一季度游戏业务同比增长31%至372.98亿元;二季度同比增长40%为382.88亿元。

网易二季度财报显示,上半年游戏收入为273.5亿元,占总营收的77.22%。其中,第一财季游戏业务同比增长14.1%至135.2亿元;第二财季同比增长20.9%至138.28亿元。

而市场份额位居第三的三七互娱(002555.SZ),2020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9.89亿元,同比增长31.6%;实现净利润17.00亿元,同比增长64.5%;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24.5亿元,同比增长297.7%。其中,网络游戏的毛利率高达89.19%。

可见,即使是头部公司,对于销售和研发的投入也是不少,更惶恐是一些尾部公司,为获取市场份额和消费者,不得不背负沉重的销售费用来获取用户,而这也成为压倒他们净利的很大一部分原因。

因此,当游戏行业被高利润和高营收充斥着的时候,似乎在向外界昭示着,这个行业的繁华景象。然而,背后更多的是无法猎取到更多市场份额的中尾部公司,没有人能够想象到他们的“挣扎”。

中尾部游戏公司营收不足大厂一款游戏一个月流水

根据SensorTower数据显示,《王者荣耀》6月的全球收入超过1.93亿美元,约合13亿元。

这是一个大厂一款游戏一个月的流水。

然而,这绝不是游戏行业的全部——在真实的游戏行业当中,更多的游戏公司的生存现状是半年营收不及这一款游戏一个月流水的存在,例如A股游戏上市公司的掌趣科技(300315.SZ)、恺英网络(002517.SZ)、姚记科技(002605.SZ)、凯撒文化(002425.SZ)等等。

其中,掌趣科技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收9.26亿元,同比增长33.04%;净利润为4.43亿元,同比增长110.11%。数据显示,上半年,《一拳超人:最强之男》营收业绩最为突出。其于2020年1月上线港澳台地区并持续多时位于港澳台地区APP Store及Google play榜单前列;于2020年6月上线东南亚地区,并一举登上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等国Google Play下载榜及App Store下载榜第一。

掌趣科技的营收增长自然无法离开销售费用的投入——掌趣科技半年报显示,上半年销售费用同比增长1209.46%至1.85亿元,而2019年同期仅为1413.76万元,主要系执行新收入准则将推广费从主营业务成本调至销售费用核算所致。例如半年报提及的一款手游“游戏1”,上半年实现收入3.58亿元,而投入的推广营销费用则为1.36亿元。

然而,掌趣科技旗下的五款主要游戏,无论是用户数量还是活跃用户数,亦或是付费用户数量,二季度数据较一季度都有所下滑。

恺英网络(002517.SZ)也同样如此——恺英网络半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实现营业收入8.12亿元,同比下降22.80%;净利润为5025.53万元,同比增加8.16%。恺英网络的游戏业务主要是手游与页游等的研发、运营及发行;

比如,在页游方面,恺英网络自主研发并发行了《蓝月传奇》,代理发行了《三国群雄传》、《传奇盛世》等网页游戏。而手游业务方面,推出并成功运营《王者传奇》、《敢达争锋对决》、《战舰世界闪击战》等手游产品。

然而,这些业务增长并不太好——恺英网络半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恺英网络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均出现下滑,降幅分别达28.38%和41.6%,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营收和销售费用增长都有所下滑,但是其销售费用占营收比重仍然较大,上半年,销售费用为2.12亿元,占营收比重为26.11%。

营收不足之外,更有甚于净利润还不到一亿元的尾部游戏公司,仍在挣扎。如盛天网络(300494.SZ),天舟文化(300148.SZ)。

盛天网络半年报数据显示,上半年营收为4.46亿元,同比增长81.53%;净利润为0.39亿元,同比增长160.52%。其中,游戏运营及授权业务营收为2.54亿元,占总营收的56.91%,营收同比增长432.78%;然而,毛利率却只有30.62%,同比减少6.6%。数据显示,上半年游戏运营及授权业务成本同比增长534.50%至1.73亿元。

游戏行业还有亏损?

种种数据显示,在游戏行业,亏损的上市公司比比皆是,这打破了大家“游戏行业多金”的想象。

事实上,在真实的游戏行业当中,当头部游戏公司高歌猛进,行业也被高毛利和高毛利率充斥着的时候,还有不少公司挣扎在亏损的泥潭中,无法脱身。

而且,在目前的国内游戏行业中,手游却有着端游无可比拟的优势。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9-2020年上市游戏企业竞争力报告》显示,2020年,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占中国游戏市场比例将达到75.7%。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