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囧妈》无力《夺冠》提档 欢喜传媒上半年转亏 紧抱字节跳动

GPLP原创

《囧妈》无力《夺冠》提档 欢喜传媒上半年转亏 紧抱字节跳动

欢喜传媒扭亏希望在哪里?

作者:李珠江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随着影视行业的回暖,部分春节档遭撤档的电影将回归影院,成为影视公司扭亏的希望。一再提档的《夺冠》以及国庆档影片《我和我的家乡》,背后都有同一个出品方欢喜传媒(01003.HK)。

欢喜传媒由电影投资人董平、导演徐峥和宁浩等人于2015年联合创办。其官网资料显示,目前,欢喜传媒已经绑定了宁浩、徐峥、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张艺谋7位股东导演,并且签下了贾樟柯、文隽、王小帅、刘心刚、李杨、陈大明等导演。

《囧妈》也无力重返亏损

上半年,尽管有《囧妈》加持,欢喜传媒依然亏损。根据欢喜传媒8月31日发布的2020年中报,上半年录得收益为4.92亿港元,同比降53.98%;录得净亏损为387.3万港元,由盈转亏,2019年同期盈利3.08亿港元;毛利为1.27亿港元,同比降72.63%。

图源:欢喜传媒公告

根据分部收益来看,欢喜传媒分授电影及电视剧版权收益为4.78亿港元,同比增87.45%;分占票房收益为7.5万港元,2019年同期则为8.1亿港元;其他媒体相关收益为1429.7万元,同比增265.28%。

从成本上来看,欢喜传媒上半年销售及分销成本同比增611.26%至5003.7万港元。

对于收益的下降,欢喜传媒表示,因为投资的多部电影需要在院线上映,导致上半年电影院线上映收益大幅减少。值得注意的是,《囧妈》为欢喜传媒上半年带来的收益并不是当初网络所说的“6.3亿元”。

2020年1月24日,欢喜传媒以6.3亿元(约7亿港元)的价格把“欢喜传媒若干新电影及网剧”卖给了字节跳动,按照协议,支付金额是按照交付授权内容之进度来支付的。其中,包括电影《囧妈》。

图源:欢喜传媒公告

此外,欢喜传媒表示,上半年于流媒体平台首播的独家投资电影《囧妈》不仅带来了收益,也为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带来了口碑及流媒体平台用户。数据显示,截至上半年,欢喜首映APP的下载量超过1700万;付费用户超过330万,目前上映的作品仅有《囧妈》《两只老虎》《误杀》《南方车站的聚会》《吹哨人》等。

很明显,这与当前市面上主流的流媒体平台有很大的差距。

扭亏希望在哪里?

根据历年财报信息,自2015年上市以来,欢喜传媒连续4年处于亏损之中。2019年主要依靠独家投资的电影《疯狂的外星人》实现扭亏为盈。

2020年上半年,欢喜传媒再度陷入亏损。下半年扭亏的希望押在电影《夺冠》《我和我的家乡》上,还有就是尝到甜头的内容授权这一业务上。

8月31日,哔哩哔哩(BILI.NASDAQ,下称“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双方达成合作后,欢喜传媒称所得款项净额为5.12亿元港元。此外,欢喜传媒享有独家新媒体传播权及转授权的影视内容,将在欢喜首映平台与B站平台上独家播放;收益经扣除相关成本后由合约方进行分成等等。

图源:欢喜传媒公告

按照欢喜传媒分别与字节跳动和B站签署的战略协议,B站的“独家播放权”是否会和字节跳动的“若干新电影及网剧”有冲突,GPLP犀牛财经已向欢喜传媒发去求证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应。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