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高度竞争的投资圈 也有一群类似吴京这样不要命的战狼

    0

GPLP原创

高度竞争的投资圈 也有一群类似吴京这样不要命的战狼

上周末暴雨当中,你走进电影院为《战狼2》的45亿票房做贡献了吗?作为国产电影的骄傲,好像《战狼2》最终票房55亿并不是什么大难事,面对票房这样的增长速度世界都沸腾了。
其实,在高度竞争的风险投资圈,也有一群类似吴京这样不要命的战狼,来,我们看看投资圈的战狼传说。

战狼1:经纬张颖

作为不要命的典型,张颖偏好骑行及极限运动众所周知。

在不断的挑战极限和生死之间的体验当中,张颖无畏生命,然而又对生命无比敬畏。

最近的一次,是2017年7月的澳洲之旅——17天,全程6000公里,经纬张颖和他的朋友们——蚂蜂窝创始人吕刚、经纬出行CEO王立坚等,从澳洲东部穿越到西部,从太平洋驶到印度洋,越过无数沙丘、碎石和无止尽的红土路、穿过袋鼠骆驼横行的旷野,成功挑战澳大利亚最长,最艰难的内陆牧道——甘巴雷尔公路。

这已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每隔两三个月,他必须出去一趟,骑行或者做一次穿越,不然整个人状态就不好。在他看来,所有能量的获取是来自于自己,用自己合适的方法来获取。骑越野摩托车对他来说就很管用,非常解压,不用跟任何人聊天。

而在工作当中,张颖也是出名的拼命三郎——“我不是每时每刻在工作,但是我在工作的时候每时每刻在拼命。”张颖曾公开表示。

张颖提倡狼性,甘愿做一头战狼。

“能与创业者并肩作战,真TMD太棒了。2015年,我们只会更加专注,专业和凶悍。”张颖曾发出这样一条微博,感叹中也再次彰显了他一贯崇尚的狼性文化。

“一贯以来,经纬不太注重同行在想什么,我们只关心创业者在想什么。我坚信,未来3到5年,还会有一波又一波经纬系公司横空出世,这是毋庸置疑的!”张颖说。

据说,为了争夺项目,经纬系的投资人经常将创业者堵在家里,不签协议不罢手。

而且,经常员工加班到晚上两三点钟是正常现象。

“凶悍、凶悍、再凶悍!”在2010年的总结大会上,张颖提出了这样的狼性精神。随后,这种被业界称为“群狼”的战术已成为经纬文化。这次年会后,经纬的投资经理数量迅速增长至40余人,成为目前国内外VC机构中人数最多的。

当在不要命的老大带领之下,遇到一群不要命的投资人,你说怎么办?

最终,在战狼张颖的带领下,经纬成为晋升一线基金,成为风险投资过去十年唯一晋升为一线基金的一只基金,也是在过去十年里面GPLP见证的成长的最快的基金。

战狼2:红杉资本沈南鹏

说起战狼指数,虽然张颖最像,然而,红杉资本深南鹏也不示弱。

在风险投资圈当中,红杉资本绝对属于绝对的一线。而所谓的一线基金,拼的不是智商与金钱,而是比谁更拼,这一方面,红杉资本沈南鹏绝对算的上战狼。

红杉资本在过去十年当中晋升一线基金,创始人沈南鹏功不可没。

在投资这个狼的世界里,沈南鹏相信竞争与失败无法避免。他努力帮助创业者获得成功,有时候也会遇到各种残酷的问题。在扮演创业家角色的时候,他担心竞争会使企业倒闭;在扮演投资家角色的时候,他也担心竞争会使自己成为“行业公敌”。

作为投资人,他很忙,用三部手机。他说:“创业者很辛苦,红杉团队也很辛苦,红杉人都很忙,他们时间去哪里了?他们可能很少有时间留给自己,也很少有时间照顾家人。”最近《金融时报》桑晓霓的采访中这样提到他的三部手机:“沈南鹏把三部手机依次摆在桌子上,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它们不时随着股价暴跌的节奏而响起。他告诉我,他使用微信的时间远多于电子邮件。

“很多时候,为了看一个项目,沈南鹏即便生病也要坚持坐飞机去看,有一次,为了看一个项目,他发着烧登上了飞机,下了飞机后,他直奔机场,一直与项目的创始人聊天到晚上12点。”某投资机构创始人告诉GPLP君,即便现在如日中天,然而,对于好项目,沈南鹏一直保持高度热情,冲在一线。

投资圈的战狼,红杉资本沈南鹏绝对是其中的头牌。

战狼3:IDG资本楼军

IDG资本的合伙人周全评价娄军说,“楼军是我见过最二的投资人,认定的事情两头牛都拉不回来 。”

这跟吴京做《战狼2》如出一辙。

为了拍摄战狼,吴京拿出了自己8000万积蓄,甚至抵押了房子。

为了救40多名侨胞,他一个人孤军奋战,奔赴战区,没有任何犹豫。

而楼军也同样是这样一个够拼的人——在普华永道的时候,为了学习财务,楼军每天从早上五点半到晚上十一点半雷打不动,从没休息过一个节假日。

2011年,在阿里资本工作期间,楼军爱上了财务投资,他还爱上了互联网——互联网背后的价值观楼军非常认同。于是,为了更深入了解互联网,他拼命学习,在阿里把自己折腾得半死,后来主导了快的等一系列项目的投资。

在IDG资本,楼军更拼了,因为他发现,他加入了群狼当中,“在IDG,同事们比我聪明还勤奋”
一度,楼军曾经抑郁——他在IDG资本的工作量是原来在阿里的三四倍,在阿里的时候一年差不多看200个项目,但是在IDG,一年要看800个项目。同时,还要思考的更深入、更有高度。

怎么办?

楼军只能拿出战狼精神,拼命的学习及思考。

“IDG资本是一家研究导向的VC,不热衷追逐热点,但希望能通过各种思考,提前发现热点。这促使我从过去的主要凭直觉看项目,开始学着建立自己的投资逻辑体系和理论体系,悟出自己的方法论。”楼军表示说。

正是这种比较二的精神,这让楼军在近两年成为创投圈新锐投资人的代表之一。

战狼4:金沙江朱啸虎

“朱啸虎绝对是虎将,动作很快,敢打敢冲。”拉手网吴波曾如此评论朱啸虎。

那么,战狼与战虎一旦争斗起来,会是什么局面?

GPLP经常想象这一局面的到来,然而,非常可惜,至今两家依旧是合作大与竞争。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因此,狼虎之间,气味相投也。

不过,朱啸虎每次一笑,GPLP君同样也想到了狼,那个小眯眯眼与狼的眼非常想象,大家自行脑补,像不像?(偷笑)

然而,朱啸虎的生活习惯及经历却与张颖完全相反——虽然也经常旅行,然而他看起来不那么整天泡在外面,反倒在家里面看书阅读的时间比较多。

而且,他也出差不太多,完全不同于其他VC“空中飞人”的节奏,属于非典型VC——朱啸虎家在上海,一周飞北京一天,有时会去广州、深圳出差,其它地方基本不去。

“我们特意不让自己那么忙,更多的是花时间来想、来分析,到底什么是大的机会。一天到晚出差,全部看细节,肯定会迷失大方向。”朱啸虎说。

“在喧嚣的市场中,我们必须能像阻击手那样保持冷静的头脑。远程!重装!阻击!沉默、坚毅地守候下一个百亿美金的机会。”

那么,在狼群当中,朱啸虎是如何与其他群狼展开竞争的?

关于击败潜在对手的?朱啸虎曾总结说,早期项目大多是嗷嗷待哺,“看准机会后,最怕的是犹豫。可能有人犹豫了一下,我们就抓住了。”在金沙江创投之前,IDG、红杉等大基金都见过兰亭集势,由于金融危机,都在谨慎观望,最终错失。

看到猎物后快速扑进,这是朱啸虎的拿手好戏。

原来,正式谈每个项目之前,金沙江创投内部已有明确投资方向,对商业模式也有预判,甚至还讨论了企业成功的关键要素。这些敲定后,才有目的地看团队,“对号入座,团队符合条件了,决策就快了。”

据说,在捕食之前,狼总要进行仔细观察,这种观察最长的时候会持续几天时间。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它们要忍受变幻无常的天气和蚊子的折磨,最可怕的是它们还要忍受饥饿,长达数日没有任何食物。但是为了捕到猎物,它们必须随时了解周围的环境变化。

然而,一旦确定了目标,狼则以最快的速度进攻。

最终,在“狼”的战术指引之下,朱啸虎这只“狡猾”的战狼在入行十年之后,通过滴滴出行、ofo、饿了么等项目几战出名,携金沙江一起成功成为一线基金,并为被投项目与马化腾朋友圈对耸、切磋。

投资圈有谁不识朱啸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