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Netflix和迪士尼的搏击俱乐部

    0

产业风云

Netflix和迪士尼的搏击俱乐部

Netflix和迪士尼的搏击俱乐部

 

最近消息,迪士尼的大船准备离开Netflix的港湾了。俩家的合同明年到期。也就是说,2019年,迪士尼的东西在Netflix上就看不到了,想看得去另外一家——迪士尼自己的视频网站。

 

迪士尼不止是迪士尼,还有旗下的皮克斯、漫威和卢卡斯影业。皮克斯跟着爸爸走,作品会在自己的视频网站播放。漫威和卢卡斯(星球大战)呢?还不确定。要不肥水不流外人田,要不给别家。

 

这一波的擂台是酱紫的。先是Netflix来了一拨排山倒海,要收购一家漫画出版社,对就是出产了《王牌特工》和《海扁王》的那家,好像“未来的漫威”,那Netflix就是“未来的迪士尼”啊。一击得分。

 

然后迪士尼轻轻来了一个葵花点穴手:老子不跟你玩儿了,拜拜。就是我们上面看到的。

 

这一击影响不会那么快就显现。今年和2018年的所有迪士尼电影还继续能看,所以《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和《复联3》还会有。但是《复联4》和《冰雪奇缘2》就没有了。这俩都是大招,得者得会员天下。所以Netflix跑去和迪士尼谈去了。

 

没想到的是分手来得如此突然。

 

Netflix针对迪士尼反击的反击

 

面对迪士尼的反击,Netflix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于是发起反击的反击:签下了Shonda Rhimes的4年合约。

 

 

嗯这是谁?这是迪士尼的ABC电视台过去15年诸多黄金剧的幕后制作人,包括《丑闻》、《逍遥法外》和《实习医生格蕾》。即便最近天天刷Netflix头条,这条也算行业震动了。

 

在ABC的时候,曾经有一段时间整个晚上的节目都被Rhimes承包了。她给迪士尼爸爸创造的价值在20亿美元。

 

你说震动不震动?

 

Netflix也是下了血本。《华尔街日报》说Rhimes在ABC每年能拿到1000万美元工资,如果节目在其他平台播出那么另加这部分收益分红。分红在Netflix是拿不到的,因为它没有后面其他平台播出的这个部分,只在自己平台独播。所以为了让Rhimes过来,Netflix肯定要大额加价不少。东西还没出来,4年至少大几千万就已经出去了。

 

其实在她之前,Netflix已经挖了不少人,包括Dave Chapelle, Chris Rock, Adam Sandler和David Letterman,不过这些人要不退休了、要不过气了、要不脱离好莱坞了。Rhimes可正值壮年。

 

Netflix曾经最诟病的就是它是一个爆款的租借者,不是拥有者。现在它为了不用再花巨额版权费,选择了直接招揽人才。大制片厂想要将自己的大将们限制住,但恐怕为时已晚。为啥?

 

首先,很多次,被大制片厂拒绝了的项目在Netflix这里获得绿灯。“这就像20年前的好莱坞”,《明亮》的导演也是《自杀小队》的导演说。90年代的时候,米拉麦克斯领导了独立电影风潮,制作了《低俗小说》和《猜火车》等。

 

另外更重要的是,Netflix敢于授权,给主创充分的创意控制权。所以才有了《纸牌屋》和《女子监狱》。传统制作模式已经固定僵化,制作人们必须创造22集每集48分钟附带一堆广告时间的作品。在Netflix,你可以制作8-10集,每集时长你定、且内容更为广泛开脑洞的东西。并且在电影方面,Netflix并不限于传统的电影发行窗口期(https://www.huxiu.com/article/200237.html)。

 

当然一个问题是Netflix这样做能否长久?毕竟这种砸狠钱目前依靠的是华尔街的投资意愿和还在上涨的股价。如果这些变了呢?比如我们的乐视,比如据悉某视频网站最近版权交易已经喊不上价了——没钱了。Netflix准备用60亿美元来做内容,这可不是一个小窟窿。

 

但目前我们能看到的是,现在Netflix不再付钱给迪士尼去买Rhimes的节目,它直接付钱给Rhimes本人。

 

内容制作方 VS 视频平台

 

这场对垒的背后是好莱坞对于视频平台的新转变。

 

2.0时代

 

视频平台2.0是网站从“给你看别人的东西”到“自己做东西”。咱们也一样,爱奇艺的《河神》、腾讯的《鬼吹灯》,各种自制大比拼。

 

自制有一部分也是被逼的。购买内容也是不容易,并不是有钱就是爷。出手的竞争对手太多,价格飙升不说,还不一定拿得下。《宋飞正传》就被Hulu以1.6亿美元180集的价格拿走。与2014年相比,Netflix的北美版权库下降了30%,也就是至少2500部没有了。

 

如果你是制作方,那么同时在190个国家上线《超胆侠》就容易多了。

 

3.0时代

 

然后战争升级了。视频点播3.0是CP们,内容拥有方制作方们,开始自己玩儿了。首先CBS推出了CBS All Access,这是第一个由电视台搭建和运营的视频播放平台。你可以不要电视了,但是你还得看他们的内容——用他们的平台,付钱给他们。

 

这样其实也赖Netflix自己,赖做的太好以至于教给了原来的朋友现在的“敌人”也就是制作公司们两点:之前作品的重生商机以及新内容的重要性。并且制片方觉得Netflix用了他们的内容树立自己的品牌和扩展自己的商业版图,把付费观众都拉到自己那里去了。福克斯和华纳都先后表示要考虑改变商业规则。探索频道CEO David Zaslav也同意说“内容公司卖内容给一个发行公司,然后让发行公司赢取大量观众并且跟我们的品牌没关系,这简直不理智。”

 

这些公司的应对对策可能不同,但是华尔街也看出端倪,他们预计明后年各大媒体公司数字版权销售的收益将会下滑,因为不卖了。

 

那么制作公司开始发现如果是自己的平台自己发行,就有了完全的控制权,实现了从制作到发行的每一个方面都能控制。举个栗子,ABC想要制作根据漫威漫画改编的节目(这俩公司都是迪士尼的),ABC就可以做出《神盾局》给自己放,《逃亡童盟》给Hulu(股东之一是迪士尼),《斗篷与匕首》和《新勇士》给Freeform(也是迪士尼的)。

 

Netflix在上个月的季报当中也提到了,但是它告诉投资人不要担心,因为“我们有很多内容可以选择”,“这也是为何5年前我们选择自制的原因”。并且Netflix深知拒绝销售并没有那么容易,因为制作方要告诉投资人有多重回收渠道。

 

在3.0的裹挟中,这次Netflix的挖角反击就显得意味深长。毕竟无论是卖出去还是留给自己宣发,你首先得有好货。

 

到此不得不佩服冯小刚和刘震云的先知。黎叔有话,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未来是类型片的

 

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虽然这届的Comic-Con亮点是《复联3》和《正义联盟》的,但是这是Netflix第一次登上漫展的舞台。它带来了两部作品:《明亮》(大卫·耶茨导演、威尔·史密斯主演)和《死亡笔记》(嗯对你没看错,就是日本那个)。

 

随着Netflix的登台,背景是大片方其实正在远离Comic-Con. 不是这个地方的推广效应减弱了,而是这个活动针对的受众和大片方的大IP越来越远。

 

然而用这些所谓的“小众”来吸引粘性强的受众,再加上主流大制作吸引普通会员,不失为Netflix的战略方针。

 

Netflix另外的发展计划还包括:

 

喜剧:Cult喜剧《发展受阻》也在四年后重新开拍新一季;《辛普森一家》的制作人承认动画新剧《祛魅》(“Disenchantment”)。

怀旧:《怪奇物语》、《欢乐再满屋》,还有一部背景为1996年俄勒冈州高中的故事名为“Everything Sucks!”.

动画:《攻壳机动队》、《钢之炼金术师》等等。

奇幻:波兰作家安德烈·斯帕克沃斯基的《猎魔人》。这个系列还会有游戏(啊哦)。

 

哦顺便说一句,海外来讲,NBC环球的赢面不小,旗下聚焦科幻的Syfy频道越来越好,还有《无垠的太空》做支撑。

 

哦再顺便自我打脸一下:NBC把它的喜剧点播平台SeeSo关了。这个平台从2016年开始,每月3.99美元,可看动画和直播的喜剧节目,还有平台的原创。也许看喜剧大家不想交钱,也许上面的节目其他地方也都有还免费,也许SeeSo自己的另一个高级会员制度自相残杀。

 

所以到底怎么办才好?

 

如何拉拢新会员?

 

如果3.0发展下去,趋势可能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分裂的视频平台。就像万达电影院用自己的会员系统,不同于任何一个售票平台一样。如果有慈文APP、功夫影业APP,那《河神》可能就不是爱奇艺用来打招牌的武器了。

 

外媒The Verge做了一个调查,想知道在如今海外越来越分散的视频平台趋势下,什么因素能让你下载注册购买一个新会员?

 

  1. 就为一部剧。句号。并且可能看了那部剧也不代表会探索平台其他剧。如果各个平台都开始做独播,那就看质量了。回看国内,自制独播也确实是吸引会员和流量的最大招。不过平台间开始做内容交换,这虽然节约了成本,但也消失了独家吸引的能力。

2.     小众、精准、长尾。不一定是当下大剧爆款,有些人付费是因为别处都找不到的独立电影、过去的电视剧和动画等等。是另一种层面的独家。

3.     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的平台。这个其实就和1有点矛盾了,也是内容交换的优点所在,也就是我买了你家会员,我能够踏踏实实看所有东西,而不用这个剧去那里那个剧再去别家。

4.     内容精选。太多可看的了,也不知道该看啥,要不根据所谓的数据推荐就适合我的剧集节目(跟音乐APP一样,点名表扬网易云),要不做精良的推荐告诉我什么该看可看(千万别为了卖自家东西就胡逼吹,那样就没人信了)。做的足够好,自然买单。

 

你是哪一种?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产业风云的文章

  • 产业风云

    感觉链家被掏空

    By

    2003年,顺驰一路狂飚的时候,孙宏斌突然创立了一家名为融创的公司,专做高端楼盘。 融创与顺驰同样激进,一年之后,销售额就达到了25亿。孙宏斌甚至认为,5年后,他将拥有两个顺驰。 两年后,孙宏...

  • 产业风云

    马斯克能否“连任”董事长前夕,特斯拉突爆订单退潮?!

    By

    文/璎珞   GPLP 2018年6月4日,据科技媒体Recode报道,在美国市场,特斯拉的大众车型Model 3的预订车主中已经有23%的人选择退回订金,并且退订行为大部分发生在今年4月,就...

  • 产业风云

    董事长不保 股东将投票决定是否让马斯克下课

    By

    文/璎珞   GPLP 发射得了火箭,设计得来超级隧道,“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马斯克是外界眼中的红人,也是特斯拉对外的形象代言。就是这样的一位明星企业家,却极有可能被投票剥夺特斯拉董事长头衔。...

  • 产业风云

    三星再遭中国反垄断调查,国产存储芯片厂商发展契机?

    By

    文/意卿   首席创业官 5月31日,中国反垄断机构派出多个工作小组,分别对三星、海力士、美光三家公司位于北京、上海、深圳的办公室展开“突袭调查”和现场取证。 6月3日,三星中国公司相关负责人...

  • 产业风云

    澳银资本领投吆喝科技A+轮,互联网产品进入“量化迭代”时代

    By

    作者|赵梓辰 导语: 大数据时代,流量和用户成为争夺最为激烈的资源,商业模式的创新固不可少,但两军对垒,不是每一战都能用到奇技淫巧,用曾国藩的话讲,还是要“结硬寨,打呆仗”。国内最大的A/B测...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