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关闭“鱼塘”推出“会玩” 麻烦缠身的闲鱼能解决一系列危机吗?

GPLP原创

关闭“鱼塘”推出“会玩” 麻烦缠身的闲鱼能解决一系列危机吗?

闲鱼近期遇到了一些糟心事。

作者:兮木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8月28日,浙江省委网信办召开专题会议,会上提出,督导闲鱼平台开展“百日专项行动”。闲鱼方面则表示,会全面加大专项整治工作力度,其中就包括主动关停鱼塘。而9月10日,阿里巴巴证实闲鱼事业部总经理陈镭(花名“闻仲”)已经离职,截至目前尚未透露离职原因。

闲鱼是阿里巴巴旗下的二手C2C交易平台,愿景是变“闲”为“现”,让闲置流通起来,于2014年6月28日在阿里西溪园区的茶水间诞生,截至2020财年,闲鱼GMV突破了2000亿元,每天在线卖家数超过3000万人。

但在快速成长的背后,也伴随着越来越多的质疑声,闲鱼成了黑猫投诉平台的“黑榜”常客。截至9月14日,与闲鱼相关的投诉达15000多条,用户反映问题集中在闲鱼购买的货物质量没有保障、虚假宣传、涉黄、诈骗、个人信息泄露等诸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图源:黑猫投诉平台

“社区”驱动的闲鱼“乱象丛生”

闲鱼是一个闲置物品交易平台软件,主要客户群体是淘宝和支付宝的用户。在淘宝的个人账号里面,用户可以直接将已买到的宝贝转手到闲鱼进行二次售卖。而闲鱼用户则主要通过鱼塘售卖自己的闲置物,还可以购买其他商品或者需求服务。

但闲鱼上交易业务并不只是闲置物那么简单,闲鱼鱼塘将具有相同兴趣爱好的用户汇聚进行交流与交易,从而提升用户在闲鱼的留存率,赋予了闲鱼社交属性。无论是前任CEO谌伟业,还是刚离职的陈镭对闲鱼的定位都很统一,均侧重把闲鱼构建成以二手商品为核心的内容社区。

前任CEO谌伟业在2016年第一届鱼塘大会上,曾表示闲鱼将更着重以社区为驱动核心;同年,在花了很多时间思考闲鱼的价值后,他得出结论,如果是正儿八经卖二手货,不需要干这件事,因为淘宝都干完了。

2020年6月18日,闲鱼成立6周年前夕,刚离职的闲鱼CEO陈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在阿里体系内,闲鱼的定位是一个流量生产者,而非消耗者。是为了让更多人低门槛地参与,聚焦社区,通过真实人设,坚持做C2C普惠。

很显然,闲鱼的战略重心是内容驱动,相对于用户买不买,更在乎的是用户愿不愿意来闲鱼上多看看,看多了自然会产生交易。

但以“社区”作为驱动核心,用户可以低门槛地参与,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闲鱼的“乱象丛生”,因而用户对闲鱼的信任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而这也是大多以内容社区为主的平台的通病。例如曾经因为商业化放开内容与用户的社交平台小红书,“苦黑色产业链久矣”。

职业卖家涌入产生灰色产业链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通过鱼塘得到大量流量的闲鱼也遭受了鱼塘带来的一系列危机。

闲鱼重度用户丽丽向GPLP犀牛财经表示,以前可以低价在闲鱼上随意买卖闲置物品,但现在越来越多的职业卖家涌入了这个平台,很多商品都显示“全新包邮”,真正卖闲置物品的卖家越来越难找了。

闲鱼的巨大流量以及低门槛的准入规则,令众多职业卖家趋之若鹜,大量职业卖家涌入也让闲鱼渐渐变了味儿。

在闲鱼上购买的货物质量也难以得到保证,用户在收货付款后要想维权并不容易。在《闲鱼社区用户行为规范》第四条中明确写到“交易成功后,不支持售后维权”。如果双方在交易中产生争议,将会交由“闲鱼小法庭”作为第三方进行判断。但根据黑猫投诉平台目前的投诉内容来看,消费者对于闲鱼官方客服的投诉数量并不在少数,显然其售后机制存在诸多问题,无法与常规电商平台相比。

此外,闲鱼平台还有着各种灰色产业,涉黄涉黑、盗版甚至违禁品交易等灰色地带一直在平台的暗处滋生,此前的“原味丝袜”等问题一直被网友热议,闲鱼也被网友称为“‘万能’的闲鱼”“中国暗网”。

推“会玩”带货能否弥补关闭鱼塘的损失

近年来闲鱼发展声势壮大,但平台的固有缺陷和行业痛点也日益显露。闲鱼关闭了鱼塘功能,这在一定意义上也是近似于刮骨疗毒。

但商业的本质归根结底就是为了获得利润,由此来看,闲鱼做社区是路径,最终的落脚点是仍是二手交易。

9月13日,关闭“鱼塘”后的闲鱼正式推出了“会玩”功能,用户可以发送短视频,而短视频可以关联产品和热门话题,从而增加宝贝的曝光量,用户使用这个功能可以低门槛带货,闲鱼赋予了更多人带货的机会。

近年来闲鱼发展声势壮大,但平台的固有缺陷和行业痛点也日益显露。闲鱼关闭了鱼塘功能,这在一定意义上也是近似于刮骨疗毒。

但商业的本质归根结底就是为了获得利润,由此来看,闲鱼做社区是路径,最终的落脚点是仍是二手交易。

9月13日,关闭“鱼塘”后的闲鱼正式推出了“会玩”功能,用户可以发送短视频,而短视频可以关联产品和热门话题,从而增加宝贝的曝光量,用户使用这个功能可以低门槛带货,闲鱼赋予了更多人带货的机会。

图源:闲鱼APP

“会玩“与“鱼塘”均属于低门槛的功能。“会玩”的推出,是否能弥补闲鱼关闭“鱼塘“带来的损失?关闭“鱼塘”后,闲鱼的乱象是否会得到解决?闲鱼今后是否还会以“社区”作为驱动内容的核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