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遭遇多重挑战的阅文 到了不“变”不行的时候

GPLP原创

遭遇多重挑战的阅文 到了不“变”不行的时候

新任管理层的改革能否对阅文价值重构?

作者:奇奇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20年8月11日,阅文集团公布2020年中报显示,阅文集团2020上半年实现总收入32.6亿元,毛利润为17.3亿元,不过受新丽传媒影响,阅文集团净亏33.1亿元,业务方面,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增长50.1%至24.95亿元,版权运营及其他收入同比下降41.5%至人民币7.6亿。

对此,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首席执行官程武坦诚表示:“2020年上半年对阅文而言充满了挑战,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和复杂多变的宏观环境对我们的业务产生了负面影响,且公司多年来首次录得亏损。令人失望的业绩表现也让我们意识到公司底层商业模式抗风险能力的缺失和沉积数年的结构性问题。我们将积极面对这些问题,并已在影响核心业务的一些紧急事态上做出了快速回应。未来,我们将聚焦对内容、平台以及生态进行升级再造,以释放阅文的核心价值并扭转困境。我们将以更具战略和多维的视角去拥抱新文创理念,以更开放和积极的态度去推进与包括腾讯在内的战略合作伙伴的产业共建,并以更大的勇气和耐心去投资未来。”

阅文两大业务遭受重大挑战

对于所暴露出来的问题,阅文集团新管理层非常清晰。

“虽然内外部的挑战使阅文此次录得亏损,但也让我们意识到公司底层商业模式抗风险能力的缺失和沉积数年的结构性问题。”阅文新任CEO程武面对公司问题时并没有回避。

从商业模式上来讲,阅文集团的当前业务并不难理解——作为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依靠在线付费阅读实现盈利,与此同时,在拥有众多IP的基础之上展开IP运营。

在这个商业模式下,阅文集团主要形成了两个业务板块:

一是在线业务(涵盖在线付费阅读、网络广告以及分销第三方网络游戏);

二是版权运营(制作及发行影视剧版权、运营自营网络游戏及销售纸质图书)。两大板块的核心业务便是在线阅读和IP授权。

不过,如今,由于行业变化及历史等多个原因,阅文集团的这两个业务都遭遇了挑战。

以在线业务来讲。

自从2018年起,免费阅读开始兴起。

据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MAU(月活跃用户规模)超过300万的免费阅读平台同比增长160%,数量规模占比达到了61.9%。

免费阅读的兴起直接冲击了阅文集团的在线付费阅读业务。

从阅文集团2019年年报可以发现,阅文集团自有平台产品及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平均月付费用户由2018年的1080万人同比减少9.3%至2019年的980万人,据悉,其付费比率也由2018年的5.1%下降至2019年的4.5%。虽然本次财报在线阅读业务实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增长,但是财报也同时指出这种增长主要来自于“分销渠道扩张以及用户对阅读内容的付费意愿增加”。如此看来,未来在线阅读能否持续保持这种势头,主要取决于分销渠道扩张速度及用户付费意愿是否短期内快速提升,然而这两个因素都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

与此同时,经过多年高速发展的网络文学行业也开始增长迟缓,增速从2015年的50.7%高点跌落到了2020年的17.6%。网文市场也由增量市场变成存量市场。这种变化,对于相对用户门槛较高的付费阅读模式来说,影响更甚。

用户端流量受冲击,而内容端,阅文集团的优质作者资源也在2020年上半年经历了“合同事件”,充分暴露出阅文集团在过去于作者之间利益分配不清晰等历史问题。

在线付费阅读受冲击,更糟糕的是,建立在在线阅读基础上的IP版权运营业务似乎也并不顺畅。

IP版权运营业务是阅文集团最近两年重点发力的业务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8年起,阅文集团将重心放在了版权运营上面,同时通过收购新丽传媒,阅文集团参与到了影视业务当中——截至2019年,阅文集团的版权运营收入已增至44.2亿元,版权运营收入同比激增341.0%,占总收入的53%,由此,阅文集团也由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开始转型为由IP至影视作品的全产业链“闭环”。

只是,该IP版权运营模式并不成熟——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参与影视制作模式并不成功,公开资料显示,阅文集团在中报当中巨亏33.1亿元的主要原因就是阅文集团对旗下新丽传媒计提商誉及商标权减值44.06亿元。

2018年底,阅文集团以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收购时,后者曾做出2018-2020年的净利分别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然而,新丽传媒从未完成业绩承诺,2018年、2019年净利完成率仅有64.8%和78.43%,2020年上半年更是亏损0.97亿元。

“我们还缺乏一种机制和自上而下的规划来推动构建以IP为中心的内容和运营策略,而该机制可以促进横跨各个内容形态的开发制作以最大化IP的生命周期价值。尽管我们过去取得了一些成绩,但真正的问题在于如何实现规模化。我们需要一套详细且系统的流程,将有价值的IP体系化地改编为漫画、动画、电视剧、电影和游戏等娱乐内容。我们需要仔细管理每个IP在其生命周期中的价值,并对整个IP产品组合应用统一的方法论,以最大化组合收益。”对于阅文集团这两项主营业务遭遇的问题,阅文新任CEO程武如此总结。

阅文集团新任管理层能否通过改革扭转局面?

新任管理层的改革能否对阅文价值重构?

公开资料显示,自从2020年4月27日上任以来,作为阅文新任管理团队负责人,程武、侯晓楠等就开始了系列改革:

针对外部行业的挑战,诸如作家问题及行业盗版乱象问题,他们迅速推出了解决方案:

2020年6月,针对“合同事件”,他们迅速推出了 “单本可选新合同”等解决方案,推动了作家群体权益的改革,吸引了包括徐公子胜治等作家回归;

针对行业盗版乱象问题,阅文集团开始了打击盗版等举措,维护行业持续发展;

以及,新管理层在电话会议上透出的,将针对阅文集团IP的运营体系缺乏完整系统的规划等问题,进一步强化以IP为中心的生态系统,增强IP孵化能力、加快跨业态开发来推动IP更快成长;为了推动IP价值最大化,阅文集团将公司高质量IP转化成包括漫画、动画、电视剧、电影和游戏等在内的各种娱乐形式,同时与合作伙伴建立广泛的业务合作伙伴关系和网络,进一步实现阅文与腾讯动漫、影视、游戏等业务的融合,推动IP开发走向产业化。

新任管理层的改革能否对阅文价值重构?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腾讯“新文创”战略的倡导者,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早在2011年就提出了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战略”,与此同时,在腾讯集团的支持下,在腾讯内部,他推动了动漫、网络文学、影视、电竞等新业务的启动。

在阅文集团探索IP版权运营的道路上,他也是一个关键人物——2019年11月26日,由腾讯影业、新丽电视、阅文影业等联合打造的年度重磅IP大剧《庆余年》热播,时任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就是重要的推动者。

由此可见,程武将推动阅文集团与腾讯新文创的融合,使其与腾讯庞大的用户流量及领先的科技创新能力进一步融合。

未来,阅文将以更多的形式,通过腾讯新文创体系内部打通,更快速和高效地触达影视等下游市场,寻求更多元地资源整合机会,并进一步推动内容品质迈向多元化、精品化。作为阅文集团新任CEO,程武对于阅文集团的规划非常清晰:“我们需要一个崭新的管理团队和协作模式,以便更好地强化网络文学与网络动漫、影视、游戏、电竞等腾讯数字内容业务的联动,更广泛地跟行业开放合作,进一步激发网络文学生态和优质IP的潜在能量。”

大摩发布报告称:我们认为这意味着未来腾讯将更致力于IP的开发和运营,这将促进阅文集团、新丽传媒和腾讯在电视剧、电影、动漫、游戏等各种数字内容的协同作用;广发证券也表示,新管理层将推动阅文实现从“最大的行业正版数字阅读和文学IP培育平台” 向“更强的文学内容生态”的战略升级。花旗发布研报将阅文集团目标价上调至62港元,同时上调阅文集团今年至明年的盈利预测6%至19%,评级由“中性”升至“买入”。

或许,如今证明阅文集团新任管理层改革措施的只有时间。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