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产融结合”2020年思考: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GPLP原创

“产融结合”2020年思考: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所谓的产融结合在产业界已经有很多顶尖公司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体系,未来有非常多的机会,就看投资机构怎么思考,怎么往前推进。

2020年7月10日,第四届GPLP犀牛财经投资产业峰会暨2019影响力评选颁奖盛典在北京千禧酒店隆重开幕。

在“2020年  产融结合如何进行”圆桌论坛当中,各位嘉宾表示,所谓的产融结合在产业界已经有很多顶尖公司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体系,未来有非常多的机会,就看投资机构怎么思考,怎么往前推进。

以下为各个嘉宾的发言:

紫荆资本钱进:好的战略投资人很重要

早期基金其实是一个不错的产融结合的方式,其实如果说产融结合比较好的一个案例话,清华系做的特别好,如果没有产融结合,清华这么多年不会顺利走过来。

从资本角度来说,为什么连锁医院遇到现金流问题,不是资本不投,而是资金融资需要退出通道没有退出渠道为什么要投?比较好的解决方案就是需要找一个比较好的战略投资人,因为从财务投资角度来看没有变现就没有价值,必须得变现才有价值。

从投资角度来讲,投资基金是需要供应商的,投资人不可能全能,某一个阶段对于投资人来说,投资是一个预判,甚至可能要预判五年后,因此这个时候,投资所谓的看赛道选人,其实如果不了解产业就很难进入产业,我们希望能够孵化出一批基于产业的创业投资人,根据产业发展找到整个产业链端的洼地,从洼地里找出好项目。

亦庄产投杨全文:未来还是会继续做产业的事情

从产业角度来讲,亦庄在北京算是唯一的一个高精尖制造业基地,前期的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发展确实是从低附加值的产业开始,比如化妆品、化药、传统制造以及相关的一些服务产业。后来发现用这么稀缺的土地资源,但是创造的单位产出值并不高,另外从产业形态来看也跟北京市科技创新中心的定位不太符合,于是我们的定位就开始慢慢转变,刚开始规划八大产业,现在开始聚焦于四大主导产业,力争成为中国乃至全球高精尖产业的主阵地。从去年开始,北京市及国务院又批复亦庄新城规划,拓展了制约发展的地域空间限制,亦庄的发展由此从“开发区”阶段转入“产业新城”的发展阶段。亦庄国投的投资方向也是围绕着四个产业方向:一个是电子信息及集成电路产业;第二个大健康及生物医药产业,第三是智能网联汽车产业,这块是围绕北汽新能源开展全产业链规划及发展;第四是智能机器人及高端装备产业。

从亦庄现在情况看来,这次疫情对我们产业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首先,我们主导的产业电子信息及集成电路,这个产业是国家战略新兴性产业,在中美关系发展中起着关键性作用,国家及社会资金支持力度非常大,产业发展所需资金源源不断流入,部分企业的产能供不应求。最近,国家信息产业创新园区也落户亦庄,我们在这方面也开始进行大规模投资,未来将会产生明显的产业聚集效应和放大效应。第二个是生物医药产业,亦庄有大量的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包括研究疫苗、检测试剂、医疗仪器等企业,他们在疫情期间有序复产复工,也发展得很不错。由于疫情,人们对健康的需求会不断增加,未来对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会是持续的利好。因此,总的来说,亦庄的产业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而我们管委会及亦庄国投也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区内企业发展,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服务企业。

龙德燕园马琳:2020年我们快速成立了两类文化产业平台

在文化这个领域,龙德燕园基金投资了一些股权类项目,比如说张艺谋导演的全球第一部山水实景演艺-《印象·刘三姐》,就是我们通过基金的方式进入的。

2017年以后,龙德燕园基金正式做市场化的文化+领域的投资。深耕细作,进行产业布局。

众所周知,文化行业在疫情下受影响严重,因此,我们也对战略布局进行了调整,进行了平台的混改合作,成立了两类文化产业的平台:

一类是文娱领域里面税务的规范和标杆平台,就是给文娱这个圈子进行税务规范,也依托于此平台展开文化资源的赋能,充分发挥龙德燕园基金在文化领域的特长;

第二是我们做了博物馆业态平台,与众多博物馆合作打造ip产品联名合作。基于这样很良好的开端,在我们新的博物馆业态平台上,我们准备整合博物馆及文化领域资源,聚焦该产业。

大唐元一乐德芳:产业是未来母基金配置的第一优选

随着每年的投出去的钱跟GP打交道,包括一直在谈的GP2.0、GP3.0,我们发现原来我们母基金投资过程中的打法也是在不断升级和迭代。

我们投资GP的时候会看重其背后产业的逻辑,以及产业里面的资源。

比如,在迭代母基金方法论的时候我们会去看后面的产业支持方到底是资源还是人,还是钱,这需要细化。我们也会从他们过往看到所谓产业变现运作能力,GP主要投资人里面有没有真正在产业里干过,这可能是我们觉得比较接地气的看得见的指标和方法论。

大家一提到产业的时候会觉得很重,觉得是产业园区那种,其实并不是,比如文化也是产业的一个方面,我们希望把产业引申到轻资产行业。

未来在母基金的配置上面,产业是我们的第一优选,包括我们也会跟产业TOP企业发起一些母基金,辐射他们很多产业上下游。

梧桐树资本童玮亮:好GP应懂在“符合审美”和“长期持续”中做选择

梧桐树对当地的产业会做非常直接的引导。

我们的做法是在大的项目上做配套,比如跟山西一家传统的煤炭企业做新能源新材料上的突破,帮助当地政府和当地企业在新的创新和探索去做一些事情,落地在当地。不光是产和融两方面,另外是政府还包括大学,还有创新的科技四个方面一起融合起来,我觉得这个在中国是自己的特色,学校、大的企业集团,加上政府,加上金融机构一起去做融合,是中国自己的特色。

能在中国资本市场里面上市的符合政策审美的会越来越多,这是一波机会也是一波挑战,对于GP来说到底选择什么样的公司,是符合审美,还是真正能够长期持续做好的,这是一个挑战。选择什么样的公司,要不要投那些公司这是好的GP要做的选择。

AA投资王浩泽:产融背后更多是生态融合

在产融背后更多是生态的融合和共进,这样才能促进整个生态有共同利益向前发展,对于基金来说这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部分。

从我们基金来说,从有很多中国一线VC给我们投资,包括一系列大佬给我们投资,我们也有很多企业后续拿到产业的投资,无论从销售还是各方面的合作进展也非常顺畅。

另外我们也看到一些现象,以前企业IPO了之后大家才会考虑在生态上做并购这方面的布局,现在变得越来越早,很多我们投进去SAAS的企业到了十几亿美金的估值也开始有前瞻性的进行布局。

我们的工作方式与大VC不太一样,我们投后方面做的很重,既能了解整个产业的变迁,同时有一个创始人的心态,跟企业一块儿成长。

无论是从企业角度还是VC角度来讲,各个方面进行产业融合都是比之前越来越加速的过程,大家能够把整个生态体系打通,能够让这些企业发展更快,创造更好的收益,这才是投资和产融的最根本目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