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美邦服饰还能走什么路?董事长被发限消令 2019年净亏损8.25亿元

GPLP原创

美邦服饰还能走什么路?董事长被发限消令 2019年净亏损8.25亿元

美特斯邦威,美邦服饰还能继续“不走寻常路”吗?

作者:李珠江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美特斯邦威,美邦服饰(002269.SZ)还能继续“不走寻常路”吗?

6月24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下发(2019)沪0101执6212号限制消费令显示,法院于2019年9月10日立案执行申请人林华康、毛卫红申请执行美邦服饰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因美邦服饰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依照相关规定,对美邦服饰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美邦服饰及胡佳佳不得实施相应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资料显示显示,胡佳佳现年34岁,与美邦服饰创始人周成建是父女关系,为现任美邦服饰董事长、总裁、法定代表人。

虽然6月29日,美邦服饰发布澄清报告回应称,该限制令已解除,但是还是把美邦服饰再次送到了风口浪尖。

业主不愿续租 美邦服饰希望续租

本次限制消费令,和美邦服饰在上海南京路的第2000家旗舰店有关。

根据合同纠纷显示,两位业主是林华康、毛卫红,分别是上海市南京东路1003室商铺、1004室商铺的权利人。

2008年2月2日,美邦服饰和林华康、毛卫红签订《租赁合同》之后,这两件店铺出租给了美邦服饰适用,租赁期限自2007年2月1日起至2017年3月31日止。

而在2017年租赁期限到期后,两位业主表示不愿再续租,但是美邦服饰却希望继续租用,并表示已于2016年9月向双方支付了15.5万元实际为续签合同的租赁保证金。

最终的法院判决,对美邦服饰关于双方存在不定期租赁关系的抗辩意见不予采纳,也宣告了美邦服饰的结局。

国际品牌的冲击 业绩深陷亏损

25年前,在国产服饰品牌迅速崛起的年份,美邦服饰由周成建创立于浙江温州。此后,凭借深入到县城等小城市的营销策略,迅速成长为年轻服饰潮流品牌。

2003年,美邦服饰邀请周杰伦成为品牌代言人,2008年,美邦服饰在深交所上市,直到2017年,周杰伦和美邦服饰结束了15年的合作代言关系。

可以说,21世纪的前十年,凭借着“不走寻常路”的口号,美邦服饰达到了巅峰时期。美邦服饰一度在全国拥有5200多家门店,市值高达389亿元。

转折发生在2012年。

在优衣库和Zara等国外服饰巨头的入侵下,中国本土服饰品牌遭遇到了冲击,快速发展的服装行业也遭遇了重创,进入了寒冬期,各家公司都面临着库存高企的困境。

而美邦服饰也站在了边缘。

美邦服饰2012年年报显示,当年实现营业收入约95.1亿元,同比下降4.3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8.50亿元,同比下降29.55%。对于收入和净利润下降,美邦服饰称是由于受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消费者需求有所下降,公司直营零售终端与加盟批发渠道均面临一定的压力。

截至2012年末,美邦服饰的库存量为20亿元。

2011年至2015年,美邦服饰的营收连续下滑,由99.5亿元下滑至62.9亿元。也是在2015年,美邦服饰的净利润首次出现亏损,净亏损为4.32亿元,净利润同比下跌396.57%。

业绩的亏损带来的也是关店的必然。2016年,美邦门店数降至3900家,较高峰期关停1300家。

胡佳佳临危上阵 执掌三年亏损“难医”

2016年11月,由于美邦服饰牵扯到徐翔案,胡佳佳临危上阵,执掌美邦服饰,短暂地改变了美邦服饰的业绩。2018年数据显示,美邦服饰的营收同比增长18.62%;经营业绩也扭亏为盈,当年净利润为4036.16万元,同比增长113.24%。

而当年扭亏的主要原因实则是“非主营业务”中带来了净利润的增长。数据显示,“投资收益”的金额为4832.79万元,占利润总额比例高达99.07%。

也就是说,尽管实现了扭亏,美邦服饰的主营业务仍然是亏损的。数据显示,占主营业务比重较大的男装、女装,比2017年同期的毛利率相比下滑了3.05%、2.13%;同时,2018年销售净利润率仅为0.53%。

2019年,美邦服饰的业绩更是惨不忍睹。2019年净利润暴跌2145.20%至亏损8.25亿元;营收更是降至最低点至54.6亿元。

也就是说,“二代”胡佳佳的执掌,并没有能够改变美邦的颓势,目前,美邦服饰的市值约51亿元。

时至今日,和美邦服饰同时代的本土品牌都遭受着国际品牌的冲击,一些品牌早已在一次次浪潮中销声匿迹,还有一些国产品牌仍然苟延残喘。

这次服装行业的浪潮还未结束,而美邦服饰会不会是下一个倒下的本土品牌还未可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