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追求爱奇艺的腾讯 “干不掉就买下它”?

GPLP原创

追求爱奇艺的腾讯 “干不掉就买下它”?

面临流量增速的下滑,即便巨头如腾讯也充满了焦虑。

作者:李珠江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腾讯是真的要准备收购爱奇艺吗?

近日,市面上频频传出腾讯收购爱奇艺的消息。尽管百度公关总监郭锋给出回应称“大家别乱猜了。爱奇艺是百度内容生态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百度会一如既往地支持爱奇艺的发展。”

然而,该回应并不能阻止大众对于这种情况的猜测,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合作将提高双方在制作和购买内容时的议价能力,并降低营销成本。否则,这些成本将用于从对方手中抢夺用户。

从降低成本的角度来看,这种“收购”的可能性很大,视频领域“三国杀”的局面很可能会成为历史。

或许,当百度还在纠结卖不卖当中的时候,而腾讯,尤其是创始人马化腾已经做好了非买不可的准备——近期,马化腾于完成了2020年年以来的第二次大规模减持套现。

6月9至12日,马化腾就减持套现约43亿港元,持股比例由此前的8.53%降至8.42%。而在今年1月,马化腾曾套现了20亿港元。也就是说,半年之间,马化腾就套现了近63亿港元。

可以说,为了这场收购,腾讯已经做好了准备。

而在这场收购的背后则是腾讯视频的尴尬困局——腾讯视频已经走了近十年的路,但是却始终无法实现盈利,会员和广告业务都尝试了,自制内容也尝试了,被用户吐槽的“超前点播”也试了,最后黔驴技穷,只能回到腾讯系的一贯套路 ——“干不掉的时候就买下它”!

做视频要盈利似乎只剩下收购这条路了

当腾讯在游戏和音乐战场已经因为收购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的时候,对于已经投入了十年的腾讯视频,或许慢慢开始失去了耐心。

辛苦耕耘了十年,然而,无论是广告业务,还是会员业务,或是会员基础之上的“超前点播”模式的探索,腾讯视频都很难交出一份盈利的答卷,或许,腾讯留给腾讯视频自我探索的时间可能也到了。

对于马化腾而言,腾讯视频一年亏损近30亿元也许并不多,做游戏业务的腾讯靠着王者荣耀日进斗金,并不差钱,但是腾讯无法忍受的是,这一亏损就是近十年,而且按照腾讯视频的发展路径来看,腾讯视频在短期内依旧难以看到光明——在外界看来,挡住光芒的正是爱奇艺。

2019年年报显示,腾讯视频付费会员数增长至1.06亿,视频业务的全年营运亏损近30亿元。

与此同时,爱奇艺的财报显示,2019财年爱奇艺净亏损为103亿元,同比增长13%。截至2019年12月31日,爱奇艺总订阅会员人数为1.07亿,其中98.9%为付费会员。根据财报显示,全年会员服务营收为144亿元,同比增长36%。

可以看到,1亿的付费会员都扶不起爱奇艺。

而2020年一季度,对于在线视频行业而言,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但是爱奇艺仍然交出了同比扩大58.49%至28.75亿元的净亏损。

究其原因,还是在于视频行业的竞争依旧激烈,成本高昂,爱奇艺第一季度营收成本为79亿元。其中,内容成本高达59亿元,占营收成本的75%。

一季度的“宅经济”都无法拯救视频行业的亏损,且会员人口红利也基本上到头了,在外界看来,只剩下一个原因了:双方的内耗就是阻止盈利产生的很大原因。

降低内耗最大的一个方式就是收购,成为一家——对于腾讯来说,视频也是必须拿下的一块。所以,目前,能做的就是最大限度的缩减成本。

然而,对于百度来说,爱奇艺则并不是非卖不可的生意,卖了可能营收会好看。

所以,腾讯尽管志在必得,一心想买,然而,百度系却在短时间内难以割爱出售。

而且,如果收购成功,腾讯视频虽然很大程度上就拥有了“内容成本定价能力”,然而,整个行业的发展会好起来吗?

未必见得。

GPLP犀牛财经没有见到哪个垄断行业发展的更好的,比如游戏行业,在腾讯的垄断之下早已经失去了原创能力。

降低成本是一方面 狙击抖音也有考虑

众所周知,支撑起腾讯帝国的无非是社交以及所代表的流量优势。

然而,面临流量增速下滑,即便巨头如腾讯也充满了焦虑。

据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显示,移动互联网活跃设备规模已经触顶达到11.4亿,用户的使用时长增速开始明显放缓,从2018年12月的22.6%下滑到了2019年6月的6%。

其中,腾讯系的流量占比从45.9%下降到42.3%;头条系则从10.3%增长至11.7%。

尤其是在2018年,抖音的异军突起, 微信朋友圈使用时长大大缩短,这让腾讯措手不及。

2020年1月,抖音官方披露2019年的《抖音数据报告》,截至2020年1月5日,抖音的日活跃用户数突破4亿,这个日活量远远超过了腾讯视频的日活量。

流量和时长反映在变现上,主要就是广告营收方面。

根据QuestMobile数据的统计,2019年1月-2020年3月,百度百青藤,巨量引擎以及腾讯优量三大头部广告投放平台KA广告投放费用占比分布,巨量引擎持续处于优势地位。其中,由于腾讯的下滑,百度百青藤在2020年1月超越了腾讯优量。

抖音在字节跳动的营收中的地位举重若轻。其中,广告又是抖音变现的主要途径。近日,有外媒报道,字节跳动在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飙升至56亿美元(约合400亿元人民币),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130%以上。

2020年一季度,腾讯财报显示,网络广告业务收入为177.13亿元。但是,腾讯的广告业务仍然面临较大压力。

更关键的是,2020年,抖音还高调地拿到了“长视频”的门票——2020年的春节,电影《囧妈》在字节跳动旗下平台以网络首播的方式出现在大众视野,可以说,短视频平台进行长视频的播出,显然已经一炮打响。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和欢喜传媒签下了 “共建院线频道,打造首映流媒体平台”的协议,内容还涉及到双方共同出资制作购买影视内容的新媒体版权。

资料显示,欢喜传媒由电影投资人董平、导演徐峥和宁浩等人于2015年联合创办,并且捆绑了多位知名导演,例如宁浩、徐峥、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张艺谋七位股东导演,并且签下了贾樟柯、文隽、王小帅、刘心刚、李杨、陈大明等导演。

可见,欢喜传媒已囤积了众多知名导演资源,而这种模式就像是囤积了优质内容资源的“奈飞”一样。

而且,字节跳动旗下还有一个已经进军长视频的西瓜视频,虽然目前对视频“三国杀”的格局构不成威胁,但始终是个隐患,对于腾讯而言,这种威胁的存在,对购买内容时候的议价能力可能会有所影响。

因此,对于腾讯来讲,买下爱奇艺,夺取长视频领域的一统地位势在必行。

马化腾的如意算盘能否实现?

马化腾算盘打得好,但是打得响吗?

要知道,对于腾讯而言,“买公司”并不是稀罕事儿,而买下之后“再买版权以运营”更不少见,但是,这种模式真的能够止损吗?

例如腾讯音乐,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经历了音乐领域的“买买买”,目前,腾讯音乐旗下产品有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以及爱听卓乐。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腾讯音乐拥有6.44亿的月活。

而买下之后,腾讯音乐做音乐的方式仍然是以“购买版权”为主。2019财年,腾讯音乐的总成本为167.6亿元,同比增长43.2%。腾讯音乐表示“主要是由于内容费用和收入分成费用的增加。内容成本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市场价格上涨以及许可和原创音乐内容的数量增加。”

但是,购买版权却并没有给腾讯音乐在“在线音乐服务”方面带来更大的营收。

2019年全年,腾讯音乐实现营收254.3亿元。其中,在线音乐服务营收仅71.5亿元,占据总营收的16.32%,很难想象这是中国最大在线音乐平台的音乐营收。

可以看见,在音乐领域,几乎垄断华语音乐资源的腾讯音乐,在做音乐这条路上仍不得其法。

而这种模式,在目前的视频平台的运营上也适用。

目前,视频领域做视频的途径仍然是以购买影视版权为主,而相似的内容模式,自然使得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在长期的“对峙”中两败俱伤,亏损不止。

但是,若腾讯视频真的合并了爱奇艺,只是以“缩小成本”来看的话,那么,亏损或许仍然是个不可忽略的问题,看到腾讯音乐就知道了。

至于合并之后的腾讯视频该如何发展,就看马化腾做视频的想法会不会有所改变了,因为即使合并了,该花费的版权成本还是要花费。

更别忘了背后还有一个虎视眈眈不愿放弃阿里大文娱的阿里巴巴。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