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字节跳动的游戏梦

GPLP原创

字节跳动的游戏梦

字节跳动的游戏梦想到底能走多远呢?

作者:李珠江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互联网文娱圈很现实:

哔哩哔哩陈睿有个“动漫梦”,却不得不屈服于商业化变现;

吴文辉有个“网文付费梦”,却也还是要败走阅文;

快手有一个直播梦,却在商业化变现的压力下做起了直播电商;

字节跳动如今开始了游戏梦,未来将何去何从?

对于字节跳动来讲,其游戏梦看似正在实现当中——2020年4月24日下午,字节跳动副总裁,游戏业务负责人严授发布微头条称,字节跳动游戏业务将会在2020年持续招聘超过1000人,目前,已经有很多游戏大牛加入游戏业务了。

那么,字节跳动的游戏梦想到底能走多远呢?

游戏很赚钱 头条很眼红

众所周知,发展了20多年,互联网公司被验证的三个营收法宝分别为广告、电商和游戏。

在广告方面,字节跳动的增长已经超过了腾讯和百度。

咨询公司胜三公司(R3)的一份报告显示,字节跳动在2019年上半年占据的数字广告市场份额为23%,已经超过了腾讯的14%和百度的17%;2019上半年,依靠今日头条和抖音,字节跳动实现约500亿元的广告收入,同比增长113%,占据了所有数字媒体支出的23%。

据相关报道,字节跳动张一鸣为2019年定下了营收1000亿的目标,其中落在抖音上的重担则预估500亿元。而2018年,有数据显示,抖音营收在200亿左右,主要是广告营收。

不过,在2020年下半年及未来,伴随着字节跳动旗下两款产品的流量增长陷入瓶颈,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到底能走多远呢?

在流量方面,据抖音发布的2019年《抖音数据报告》,截至2020年1月5日,抖音的日活跃用户数突破4亿,然而其增速却在放缓当中。据此前公布的2019年1月日活量2.5亿,2019年7月日活量达到3.2亿的数据来计算,2020年1月的抖音日活量同比增长60%,但是环比增长仅为25%,而在一年前,2018年6月,抖音首次向外界公布的数据显示,抖音当时的日活量突破1.5亿,与2018年年初的0.3亿相比,环比增长高达400%。

根据《晚点》报道,在2019年举行的6-7月CEO面对面会上,张一鸣表示,如果没有搜索场景的拓展和优质内容,今日头条的增长空间可能只剩四千万DAU。

而这一切都在说明字节跳动的广告收入已无法实现大幅度的增长了。

在广告无法实现大幅度增长之后,“游戏”便承担了字节跳动下一个收入增长的重任。

根据恒大研究院的报告称,今日头条APP的广告收入中,特别是游戏买量需求连年上涨,即便流量成本节节攀升,这些游戏厂商仍络绎不绝。

在此背景下,字节跳动为何自己不投身游戏厂商当中呢?

字节跳动的游戏重任:挑战巨头or寻找增量?

在中国的游戏行业,一个绕不开的游戏巨头就是腾讯游戏。

作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依托于社交网络产生的巨额流量,腾讯游戏营收可以说是逐年攀升——据腾讯发布的2020财年一季度报告显示,2020年一季度,腾讯实现收入1080.65亿元,其中,网络游戏收入同比增长31%至372.98亿元,占总营收的34.51%。

同比31%的游戏增长及高达372亿的营收规模让字节跳动心动不已。

只是,与前辈腾讯游戏不同,字节跳动没有选择代理或者买买买模式,而是走上了一条完全相反的道路,那就是从小游戏切入,以自研为重点。

其实,早在2015年,字节跳动就开始了游戏行业的研究,筹备三年之后,即2018年,字节跳动开始布局游戏业务,只不过是从小游戏和休闲游戏开始展开。

比如,早在2018年初,头条被传出正在洽谈收购某游戏工作室的时候,EgretEngine白鹭引擎联合创始人兼CEO陈书艺就曾表示,字节跳动对于游戏团队的谈判要求为控股或完全收购。

2019年,可以说是字节跳动进军游戏最为迅猛的一年。

2019年3月,字节跳动被爆出收购了三七互娱旗下子公司上海墨鹍科技;

2019年3月1日,三七互娱的全资子公司西藏泰富与北京朝夕光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字节跳动有限公司全资孙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西藏泰富以1.1 亿元将上海墨鹍 100%股权转让给北京朝夕光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墨鹍科技曾参与制作了《全民无双》、《决胜武林》、《择天记》等MMORPG游戏。

紧接着,字节跳动又入股了一家游戏公司上禾网络,方式仍然是以旗下公司北京朝夕光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占比45.19%的方式持股。同时,上禾网络的法定代表人也变更为今日头条的高级副总裁张利东。

截至目前,上禾网络已成为朝夕光年的全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已经成为严授。

同年,即2019年6月,朝夕光年团队推出了音乐节奏类游戏《音跃球球》,这款诞生于抖音的休闲类小游戏迄今为止也是字节跳动最为成功的游戏产品,一度位居IOS免费游戏排行榜第一。

如果说之前的休闲游戏为试水,那么2019年的字节跳动可以说是游戏行业的重度玩家。

2019年6月,据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在北京成立百人团队,启动以自研游戏为主的名为Oasis的项目(“绿洲计划”)——绿洲计划主要针对重度游戏的自研,类似于腾讯的《王者荣耀》、网易的《梦幻西游》,该计划负责人正是严授所带领的战略与投资部门负责,2019年5月份启动了9个提案同时进行demo开发。

2019年12月,字节跳动完成了对AI游戏研发商北京深极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收购。资料显示,深极智能先后开发了《北京浮生记》、《方便面三国》、《大明浮生记》、《找你妹2014》、《狂暴之翼》等游戏。

截至2020年1月,字节跳动自建的北京游戏团队已经达到1000多人。

不过,字节跳动的游戏布局能否成功吗?

众所周知,在游戏领域,目前的几个巨头主要有腾讯、网易等,尤其是腾讯游戏,在中国的游戏行业占有一定的主导地位——公开资料显示,腾讯游戏从2003年的QQ游戏开始起步,如今经过17年的发展,截至2019年10月,腾讯游戏已经占据中国游戏市场70%的市场份额,网易游戏的市场份额为20%,剩下的公司和独立工作室占据10%左右的市场份额,其营收超过索尼、苹果、暴雪、任天堂,成为了全球最赚钱的游戏公司。

作为市场最大的玩家,腾讯游戏分为自研和代理两大类。目前作为腾讯最赚钱游戏之一的《王者荣耀》属于腾讯旗下天美工作室研发的——2014年,腾讯游戏的自研体系架构调整,升级为四大工作室群,天美工作室群、光子工作室群、魔方工作室群、北极光工作室群。

与一个市场耕耘了17年的行业老大PK,有流量和渠道的字节跳动能否顺利在游戏市场突围呢?字节跳动是准备以自身流量去增加游戏市场的存量,还是去抢夺已有游戏市场的流量份额呢?

GPLP犀牛财经将保持持续关注。

字节跳动游戏会像阿里游戏一样遭遇吗?

做游戏,态度很重要。

这一点,阿里曾经试水游戏的经历值得一提。

曾经,凭借令人艳羡的流量和渠道,阿里巴巴高调进军游戏行业——从流量入手,凭借旗下的淘宝和支付宝,只要游戏开发者在阿里的平台上发行游戏,阿里就给到游戏开发者70%的流水。

这个条件对当时腾讯以微信和QQ为主的游戏渠道造成了压力。

随后,阿里2016年收购UC而获得的UC九游部门,在此基础上成立了“阿里游戏”。实现了从贩卖流量到游戏分发的跨越,但适逢游戏分发的大环境变化,渠道的优势不再明显,这一步阿里仍然没有走对。

于是,阿里开始重视研发。

2017年9月份,阿里文化娱乐集团董事长兼CEO俞永福正式宣布阿里大文娱成立游戏事业群,下设开放平台事业部和互动娱乐事业部。

同时,阿里收购了广州简悦并入阿里游戏事业群。不仅是原网易COO詹钟晖(叮当)加盟了游戏事业群,《大话西游2》、《梦幻西游》自研项目的主力开发者吴云洋(云风)等叮当多年的业务拍档也于加盟了游戏事业群。

据了解,2011年詹钟晖离任时为网易COO,从10人到4000人,叮当建立了一支完整、领先业界的游戏开发运营团队。

只是,即便拥有如此豪华团队,阿里在游戏领域仍然无法做出一个现象级的爆款。

究其原因,除了内部团队无法在短时间内磨合好,还在于阿里并不是一个内容为基调的公司,骨子里的基因使其做游戏如同“空中阁楼”一般,没有底子的沉淀,再多的动作也只是虚妄的。

这一点字节跳动能够避免吗?

对于游戏,GPLP犀牛财经可以观察发现,字节跳动虽然绕过了流量碰撞,或者说直接从游戏核心入手,以自研为重点,然而,自研的开始仍然是扩张团队,收购品牌或公司,自然也会面临短时间内团队可能无法实现磨合的现实问题。

最终,这样一个“流量”优势的公司,能否在游戏上有所突破吗?字节跳动会步阿里后尘吗?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因此,字节跳动的游戏梦任重而道远。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