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湖畔大学将公布学员名单:为何去做“校长马云”的门徒

最新报道

湖畔大学将公布学员名单:为何去做“校长马云”的门徒

马云和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八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共同启动了湖畔大学项目。

阿里巴巴的市值破万亿后,董事局主席马云似乎还在加足马力贩卖他的成功学。

不同的是,这次他拉来了七位企业家、学者一同担当校董,一齐帮他吆喝,成立了湖畔大学。校董名单中除马云外,包括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巨人集团董事长史玉柱、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阿里巴巴集团秘书长邵晓锋。

湖畔大学选址杭州三台山路的鹆鹄湾一带,隐没于西湖山水间,前身是由马云、郭广昌、沈国军等8名浙商投建的高端会所—江南会。

马云升格为校长,遂亲自招揽门徒。

1月26日,湖畔大学首批学员面试在杭州进行,48个人被分成了六组,先经历组员间相互提问,再由考官单独提问。学员提前一天拿到了分组面试名单,48人中不乏大咖,“优米网”王利芬、“汽车之家”秦致、“俏江南”汪小菲、“快的打车”陈伟星等。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湖畔大学招生简章中看到的表述是,学制两年,每两个月集中学习一次,每次4~5天。首届计划2015年3月开学,除交通、住宿自理外,学员还需支付28万的学费。

在当天的小组面试间歇,学员围坐一圈,马云做了简短的演讲,曾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任教七年的他不再显得好为人师,而是表露了后生可畏,“幸好我比你们早创业15年,跟你们一起创业我肯定搞不过你们。”

他提及学费是28万,但成本就需27.5万。也解释了由于“桌子不够用”,只能从面试学员中挑选35人。

“好的创业者不是培养出来的,而是挑选出来的。”马云强调。

“他们在挑选人的时候,可能不只是考虑这个人的成功度,而是他们心目当中未来商业文明长什么样。通过这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来感受,他的气质,他的业务能力、思维方式,是不是符合他们对未来商业文明的想象。是的话,就会是湖畔大学第一批学员。”创益家创始人张宁向澎湃新闻解释他对湖畔大学选人的理解。

澎湃新闻近日采访了多位参与湖畔大学面试的学员,他们或多或少对商学院不太感冒,而对设计、塑造一个全新的湖畔大学更有兴趣。

“我们相信,坚守底线,完善社会才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它体现在我们面对诱惑和痛苦时所做的每一个决策,在这里,我们学习和探究的是决策背后的阴阳博弈。”这是湖畔大学微信版招生简介中的开头,而文字背景中的太极图随之幻化成一瓢活水。

2月6日,湖畔大学公布正式的录取学员名单。

相见恨晚

事实上,在1月26日的面试之前,湖畔大学已进行了大半年的摸底访谈,“先从460多位报名学员中挑出50名学员。”安存科技董事长徐敏对澎湃新闻说,他也是当天48位面试学员之一。

维吉尼亚良心农产创始人刘敬文告诉澎湃新闻,湖畔大学对他的前期访谈做了整整一上午,他面对八名湖畔大学的工作人员述说自己的创业故事、商业模式以及价值理想。

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他被问到怎么看待财富。

“我觉得财富是这样的,每个人当然都希望实现财富自由,否认这个就是在装。但我觉得做事情比较重要,现在这个时代,如果你能把一个事情做得比较漂亮,用户也认可,自然而然就能实现财富自由。就好比我的存在对农户和用户有价值,而不仅仅是你做生意,赚上很多钱。”刘敬文说。

这位广东湛江的小伙向澎湃新闻介绍“维吉达尼”是维吾尔语中“良心”的意思,他所做的便是把新疆偏远地区的农户组织起来,一起建立互助的合作社,共享品牌,将农户的产品在互联网上售卖。“农民也是股东,在新疆有2000多户,我们做了三年多,大概积累了十几万重复购买的用户,”他说。

正式面试时,刘敬文被安排在第一组,马云和原浙江省工商局局长郑宇民担任该组评委。

马云问他,觉得现在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刘敬文想了想说,“我们需要聚集很多用户,如果放开标准,销售能够增长很快。可是我们不能放下对食品安全的标准……”

而这一点,也是他理解的,商业价值与社会价值的统一。

“虽然不是同组,如果要选一位同学,必须选他。”第六组的台湾万商万才科技有限公司CEO林恒毅向澎湃新闻说,他起初就被湖畔大学“坚守底线,完善社会才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的价值观打动,而后又同刘敬文相见恨晚。“虽然领域不同,我们却在做相同的事。”

“我现在创立的共创C2B供应链,就是希望以电商之名,引领或倒逼传统供应链转型升级。”拥有13年中小企业经营顾问经验的林恒毅介绍说,他致力于服装行业消灭库存,目前已是韩都衣舍、欧莎等知名淘品牌主力供应商之一。

“传统服装厂商3000件已经是小单,但我们的大货生产最少一批只有12件,还分3个颜色。小批量,多批次,快速补货的柔性生产,能帮助服装企业减少库存,而这正是建立在供应链的数据化基础上。”林恒毅说,所谓数据化,是指供应链与客户共同设计出的运营数据模型,可以根据网店中用户的浏览、收藏等数据,预估出产品在生命周期中的销量。

“今年我们本来就计划在杭州设运营中心,一联合创始人在杭州,他是淘品牌阿卡前总经理,电商圈公认第一操盘手。而且我们和阿里各个事业部,包括阿里的曾鸣教授一直有紧密合作。”林恒毅向澎湃新闻吐露去湖畔大学的又一原因。

“足够失败”

第四组的明道创始人任向晖去年年末在忙着公司的各项事务之时,还复印了一摞公司近三五年的税单凭据交给湖畔大学,以证明自己是“具有连续3年以上创业经验的企业决策人”。

澎湃新闻了解到,湖畔大学的申请门槛,只收纳有三年以上经验的创业者,团队三十人以上,而非初创业者。

言下之意,要有足够多的失败经历。

“马云说,湖畔大学不是教你怎么去成功的,而是教你怎么去避免失败的。如果来报名参加的人自己没有失败经历,很难有共鸣,也很难给其他人提供失败的案例和教训。”任向晖告诉澎湃新闻。

第五组的徐敏告诉澎湃新闻,“我们公司也是比较’奇葩’的公司,五年里没有一点盈利,每一次在濒死之前都会有贵人相助,所以叫’死去活来’,去年估值达到了10亿元人民币。”

当徐敏在面试中感慨自己是组内年龄最大的成员时,评审官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则调侃说,“你年纪不够大,马云比你年纪大。”

十年前,徐敏发现义乌小商品市场里有很多商户是通过网络来交易的,一旦发生纠纷,商户把订单下载打印下来,把证据交给法院的时候却得不到法院的认可,因为法院没法确认从下载到打印的过程中文件未遭改动。

他当时想,如果能够做一个产品证明电子文件的真实性,就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早年从事律师工作的徐敏谈起六年前刚创业时遭受的非议,“我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别人都觉得有毛病,怎么做得成呢?后来我们利用了大数据、云计算做了出来,也得到了司法认可。”

在接受澎湃新闻电话采访后,他告诉记者通话录音已经存于“安存语录”了,可以下载收听,也能申请公证。

对于身处传统制造业寒冬的佳星电器董事长余雪辉来说,迷茫可能是失败的前兆。“现在融资、人力成本越来越高,我们现在很多企业还在做传统的劳动密集型工作,或者给人做贴牌的工作。赚钱越来越少,他们不是说在发展,而是在退缩,在倒闭。很多朋友工厂已经没了,人也走掉了。”他告诉澎湃新闻。

他说,互联网创新企业是海军、空军,能迅速制造规模的奇迹,而自己的企业还是陆军。

而吸引余雪辉来湖畔大学的,除了马云的招牌,还有来自各行各业的学员背后所拥有的资源。“能够跟他们成为同学,我们可以做很多整合资源的事情,可能远远比我们待在一个小县城里闭门造车会好得多。”

不过,他希望”海陆空”长期合作并存,因此他企图到湖畔大学找一些出路,赶在失败前。(来源:澎湃)

***************************************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欢迎关注GPLP微信公众号,搜索“gplpcn”。联系邮箱gplp@gplp.cn,个人微信号“gplp88”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最新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