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玩具反斗城因破产重组 债权人对贝恩资本KKR等发起诉讼

GPLP原创

玩具反斗城因破产重组 债权人对贝恩资本KKR等发起诉讼

近日,玩具反斗城债权诉讼信托基金的代表在纽约提起诉讼。

编译:Sunny

来源:Pitchbook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玩具反斗城基本上快不行了,但是围绕这家公司的争斗还远没有结束。

近日,玩具反斗城债权诉讼信托基金的代表在纽约提起诉讼,指控玩具反斗城前首席执行官戴夫·布兰登(David Brandon)和贝恩资本,KKR和沃纳多房地产信托公司等,声称他们在玩具反斗城2017年9月申请破产保护前,不正当地提取了数百万美元。

TRU债权诉讼信托基金称,这些损失构成了高管“违反受托责任、欺诈性隐瞒和虚假陈述”,而这些高管的行为是出于自身利益,而非公司利益。该信托公司正在寻求赔偿损失、惩罚性赔偿金、承担成本等更多补救。

具体而言,该信托基金的问题在于,玩具反斗城在2014年至2017年期间向贝恩资本(Bain Capital)、KKR、Vornado和Brandon的高管支付了近1800万美元的费用。此外,诉讼称,布兰登在申请破产保护的前几天向自己支付了280万美元的奖金,因为他知道这笔钱不会在破产法庭获得批准。

贝恩资本、KKR和沃纳多在2005年以大约6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玩具反斗城,负债超过50亿美元。布兰登曾在密歇根大学任体育系主任,于2015年被任命为玩具反斗城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在2017年申请了破产保护,随后债权人在2018年春天将其清算,最终导致3万多人失业。

“从表面上看,这项协议毫无意义”,诉讼中提到,“玩具反斗城每个季度都要向贝恩资本、KKR和沃纳多支付大笔费用。但贝恩资本、KKR和沃纳多不需要提供任何实际服务来换取这些费用。此外,玩具反斗城已经向麦肯锡和艾睿铂等外部顾问支付了昂贵的商业咨询费”。

这起诉讼还称,玩具反斗城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期间赊购了价值6亿美元的信贷订单,同时还向债权人保证,由于获得了31亿美元的债务融资,玩具反斗城即将摆脱破产的困境。相反,该公司在未能完成销售目标后还拖欠了贷款。随后,包括索罗斯另类资产管理公司在内的对冲基金公司,该公司提交破产保护后接管了公司。文件显示,清算的结果是,债权人和卖方的未付账单达8亿美元。

这起诉讼还指控道,布兰登与该公司私募股权支持者之间的关系过于亲密。布兰登曾帮助贝恩资本和吉米•约翰安排会面,当时该公司正在考虑投资这家三明治连锁店。根据诉讼,布兰登的CEO职位薪酬也高于市场价格,他可以投资公司的基金,且无需支付典型的管理费用。贝恩资本联席主席贝肯斯坦、KKR执行长拉伊特也在诉讼中被点名。

“在任何时候,玩具反斗城的前董事、高管以及管理层成员的行为都是为了公司及其他相关者的利益最大化”,代表被告的明茨律师事务所律师Bob Bodian说,“因为没有一个被告的财务状况出现了风险,因此这起诉讼是个错误,目的是迫使保险公司支付不合理的赔偿。我们将坚决反对这场毫无根据的诉讼。”

当联系到贝恩资本和KKR置评时,他们都提到了Bodian的声明。

贝恩资本、KKR和沃纳多声称,他们为拯救玩具反斗城付出了一切,甚至向该公司投资数十亿美元。但由于无法应对销量下滑、巨额债务偿还以及亚马逊崛起等因素,玩具反斗城不得不申请破产保护。KKR和贝恩资本均表示反对清算的决定。

美国国会已经展开调查,贝恩资本和KKR随后成立了一个2000万美元的基金,用于支付该公司前雇员7500万美元遣散费中的一部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