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我不怕AI,但社会怕

    0

产业风云

我不怕AI,但社会怕

 

我不怕AI,但社会怕
 

第一次工业革命,工厂制替代手工工场,瓦特改良蒸汽机,人类进入“蒸汽时代”。

 

第二次工业革命,法拉第发现电磁感应现象,爱迪生发明电灯,人类进入“电气时代”。

 

第三次工业革命,原子能、计算机、空间技术广泛发展,新能源、新材料、生物科技、空间技术纷纷涌现,人类进入“信息时代”。

 

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百度总裁兼COO陆奇说:“人工智能将会成为中国和百度的机遇,百度将会成为人工智能平台,人工智能会像前三次工业革命一样,将人类推进新的时代。”(PingWest)

 

人工智能,就这样被定义为人类社会的 “第四次工业革命”。

 

呼声高,质疑和反对声也从未停歇。现在我们已经开发应用的AI技术中,大多数还是属于对产品的辅助性技术,比如智能翻译、大数据智能分析、智能清洁机器人…… 但它们,其实离大多数人恐惧的AI,都还很远很远。

 

放眼未来的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人工智能的最大的难题,并不是技术,而是其与社会的矛盾问题。这个矛盾主要分为三大块:民主困境、社会情绪、阶级矛盾。

 

AI v.s. 民主困境

 

曾经的美国工业奇迹、在世界汽车界举足轻重的“汽车之城”底特律,2013年宣布破产。这个曾进入商业教科书典例、受到世界瞩目的美国“骄傲”,在这短短几十年间,走向了无法挽回的衰落。如今,各行各业的学者们,还在研究着这座教科书典例般的城市,唯一不同的是从正例变成了反例。

 

我不怕AI,但社会怕

  如今的“鬼城”底特律

不同的行业分析着它衰落的不同原因,其中一点,就是以它为代表的、一直以来人类社会的民主困境。无论是西方发达国家,还是各个发展中国家,都不同程度地面临着这个问题。

 

底特律衰落的各种原因分析中,有一个是各方公认的:城市单一化的产业结构。因为汽车产业,底特律得以迅速发展,但同样也因为汽车产业,而迅速衰落。

 

汽车产业占据几乎整个底特律的生产力资源,无数底特律人为汽车而生。这些数十万蓝领工人的存在,铸就了当地强大的工会势力。

 

于此同时,财大气粗的汽车巨头们开始出现。他们向工人们许下各种福利承诺。在那个做白日梦也能赚钱的“黄金时代”,没有人会相信,这些美国汽车行业所奉行的高福利“福特模式”,会为未来整个城市的破产埋下伏笔。(硅兔君Note:福特模式 – 福特公司在创造出流水线工业以后,为了扩大销量,大力提高员工的工薪水平,并从此拔高了整个汽车行业的薪资水平,间接提高了社会工人的总收入。大量中产阶级涌现,更多的人买得起车,进一步地提高了福特产量&销售量。在没有市场的情况下,创造市场。)

 

在巨头、工会和政府三者的势力中,政府的势力是最弱小的。在美国的“许可性建制法”的体系下,地方选民可以自行决定是否成为自治法人。也就是说,巨头们为了自身利益,可以随意在城市的任何地方建设大型工厂。

 

因为整座城市的支柱产业都围绕着汽车工业,将大型工厂建在哪里,哪里就会成为城市中心之一。这导致地方政府无法对城市区间有一个更优化、更科学的统筹设计。所以底特律这座城市的真正设计者不是民选的、合法的地方政府,而是政府背后的各大巨头们。

 

同时,强大的工会手上握着城市各大选区的主要选票。地方政府若要真正改变城市产业单一化结构问题,就必须划分城市资源给另外的产业使其发展。但此举必然会在短期内,让大量的蓝领工人失去一直以来的高薪工作。而这些人的手里,握着足以决定地方政府班子是否下台的选票。因此,工会也就间接地“控制”了政府。

 

 

底特律,成于美国自由宽松的创业环境,毁于这种环境下“民意绑架”的现代民主困境。最讽刺的是,作为曾经的“高科技城”,底特律因为无法放弃半个世纪前的“高科技”,去接纳新技术而被最终淘汰出局。

 

早在古希腊时期,人们就已经发现了民主的一个悖论:把国家权力分散交给普通民众,是为了让人民获得更多的幸福,可如果人民不懂决策怎么办?最著名的典例莫过于苏格拉底。苏格拉底的成就离不开古希腊的民主制度和环境,但也是民众用民主将他杀死,因为民众无法接受他正确的、但超前数百甚至上千年的哲学思想。同样的在当下,许多人对民主的理解违背了它建立的初衷:民主是一种工具和手段,目的是为了人类的幸福;但它本身,并不是幸福。

 

我不怕AI,但社会怕

  世界名画:《苏格拉底之死》

AI大规模面世后所面临的第一个困境,就将是这种民主困境。

 

和底特律不同,AI所面临的不是一个城市的人民,而是一个国家、甚至是全世界的人民。科技大佬们预测AI将取代超过50%的人类工作,至于失业的人,他们建议改变当下的教育模式,未来人类多转型为娱乐、高端咨询、软硬件开发、教育等行业的人才。

 

但人工智能的大规模运用,首先会在短期内使得大量低技术工种的工人失业。这是一个高达数十亿人口规模的群体。这么庞大的失业群体,使得很多社会问题无法被预测。

 

去年,《北京折叠》获得第74届国际雨果奖。这本书曾深入地讨论了其中存在的问题。面对工业化进程的先进技术,部分政府为了稳定社会秩序,而放弃引进大规模的智能机械代替人工工作。

 

我不怕AI,但社会怕

  《北京折叠》

AI v.s. 社会情绪

 

除上文说到的科技与民主的矛盾之外,AI出现后,人类精神世界可能会变得更加空虚。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人类的整体需求大致有五个等级:

 

我不怕AI,但社会怕
 

根据上面理论,人活在世界上都是为了这五种东西。假设AI大规模运用,使得提升后的社会生产力足以养活大多数人,更多的人都不用再工作了。不工作以后,我们会更快乐吗?

 

答案可能是,不会。虽然我们口口声声地说讨厌工作,但事实人类的成就感,往往来源于工作中取得的成绩。

 

人是地球上唯一一个追求“意义”的物种。AI替代部分人工后,可以会导致这部分人质疑人生的“意义”。当一个人不需要工作,但却又无法像富人那样拥有大量的资源可以使用,就很有可能无法获得第二、三、四、五等级的需求。精神逐渐被消磨,或者陷入英剧《黑镜》、小说《美丽新世界》中那种细思恐极、“娱乐至死”的生活。

作者:硅兔赛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产业风云的文章

  • 产业风云

    感觉链家被掏空

    By

    2003年,顺驰一路狂飚的时候,孙宏斌突然创立了一家名为融创的公司,专做高端楼盘。 融创与顺驰同样激进,一年之后,销售额就达到了25亿。孙宏斌甚至认为,5年后,他将拥有两个顺驰。 两年后,孙宏...

  • 产业风云

    马斯克能否“连任”董事长前夕,特斯拉突爆订单退潮?!

    By

    文/璎珞   GPLP 2018年6月4日,据科技媒体Recode报道,在美国市场,特斯拉的大众车型Model 3的预订车主中已经有23%的人选择退回订金,并且退订行为大部分发生在今年4月,就...

  • 产业风云

    董事长不保 股东将投票决定是否让马斯克下课

    By

    文/璎珞   GPLP 发射得了火箭,设计得来超级隧道,“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马斯克是外界眼中的红人,也是特斯拉对外的形象代言。就是这样的一位明星企业家,却极有可能被投票剥夺特斯拉董事长头衔。...

  • 产业风云

    三星再遭中国反垄断调查,国产存储芯片厂商发展契机?

    By

    文/意卿   首席创业官 5月31日,中国反垄断机构派出多个工作小组,分别对三星、海力士、美光三家公司位于北京、上海、深圳的办公室展开“突袭调查”和现场取证。 6月3日,三星中国公司相关负责人...

  • 产业风云

    澳银资本领投吆喝科技A+轮,互联网产品进入“量化迭代”时代

    By

    作者|赵梓辰 导语: 大数据时代,流量和用户成为争夺最为激烈的资源,商业模式的创新固不可少,但两军对垒,不是每一战都能用到奇技淫巧,用曾国藩的话讲,还是要“结硬寨,打呆仗”。国内最大的A/B测...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