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灰色的2019 中国车企的十个尴尬瞬间

    0

GPLP原创

灰色的2019 中国车企的十个尴尬瞬间

2019年谁在颠覆人们的认知?

作者:微温

审校:周鹤翔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潮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

2019年作为汽车行业历史上少有的低谷期,诸多车企都已伤痕累累,少有销量上升及盈利上升的车企。

不过,同样因为这是汽车行业历史上少有的“荒年”,才出现一些“惊人”的事情发生。

下面就随GPLP犀牛财经回顾2019年车企的十个重大事件。

“神车”帕萨特被碰撞飞了

中国车圈曾流传过这么一句话:“世上有两种车主,一种叫大众车主,一种叫其他车主”。从此可以看出大众汽车在华影响力是多么强大。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大众汽车在中国也开始出现频频出错,其中就包括前段时间上汽大众的“帕萨特碰撞”事件。

2019年12月,中国保险汽车安全指数管理中心发布最新的汽车碰撞测试结果显示,上汽大众畅销轿车帕萨特各项成绩低下,几乎在所有测试车辆中排名垫底。

一时激起千层浪,昔日以安全性著称的大众品牌产品让消费者汗颜,在各个汽车论坛上都出现声讨现象。

迫于舆论压力,上汽大众宣布再挑战碰撞测试,并选择相对测试宽松的中汽研,但结果依旧出人意料——被人们称为“五星批发部”的中汽研竟也给出三星半的差成绩,一巴掌将“帕萨特”燃起的希望扑灭。

基于此,昔日被称为“国内神车”的帕萨特被上汽大众弄的再也不神啦。

戈恩事件

日产与其前掌门人戈恩的纠纷,谁是谁非依旧未下定论。

2019年12月31日,在全球人民都等待2020年到来的同时,本应在日本处于取保候审的戈恩在当晚发文声称已经离开日本,通过秘密途径抵达黎巴嫩,戈恩事件引发全球一片哗然。

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自2018年11月,戈恩因内部举报在东京被逮捕之后,这是其第一次本人公开对外发声。

这还不是最精彩的部分,在随后的召开的发布会中,戈恩控诉日本司法制度,并表示日产成为囚禁自己的帮凶,让日产一度陷入尴尬局面。

但从日产方面的口径来看,戈恩在日本被捕,完全是因为他存在瞒报巨额个人收入以及挪用日产资金等4项事情,所以才被监禁调查。

日产与戈恩的不同说辞,已成为当下车圈议论的重点,并可以确认的是,两者之间必有一个说的是谎言。

奔驰质量存疑遭“打脸”

奔驰在2019年在中国是灰头土脸的。

2019年4月,在西安利之星中上演了一场世纪维权大戏。其女主人公从花费66万元买一辆奔驰,却还没离开店就发现漏油,并与4S店多次沟通无果之后,坐在发动机引擎盖维权。

经过的路人看到此幕,随即录下视频发到网上,引发社会高度关注,最后经过多番调节,维权女士与奔驰达成和解协议,挽回了该女士的所有损失。

也就在此事之后,奔驰在中国市场上背负着店大欺客的不好口碑。

据GPLP犀牛财经统计,2019年期间,奔驰全球累计召回车辆高达101.04万辆,同比2019年69.34万辆高出六成左右。

由此看来,2019年奔驰车的质量让人堪忧,遭西安女车主维权“打脸”也是自食恶果。

海外知名汽车品牌谁会“嫁入”吉利

说起吉利,很多人都会想起中国汽车行业最大的海外收购案—吉利收购沃尔沃,这正是因为如此,在2019年多家海外知名汽车品牌,都被传将“嫁入”吉利。

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在2019年期间,吉利汽车分别于阿尔法·罗密欧、玛莎拉蒂、宾利、兰博基尼、阿斯顿·马丁接连传出过收购传言,但除了阿斯顿·马丁尚未有结果外,其他传言皆被否认。

目前,有媒体报道,吉利与阿斯顿·马丁已进入谈判的第二阶段,但是否为真,双方未发出口风。

作为中国知名的自主品牌汽车制造商,吉利汽车的一举一动都被相关人士解读,但唯独这“嫁娶”之事,却一直是捕风捉影,不见结果。

恒大造车  买买买

2019年哪家造车企业最疯狂,估计不少人会将自己的一票投给恒大。

公开数据显示,自2019年1月恒大与FF分手之后,该企业就开始实施诸多收购计划,其中包括萨博生产系统、动力电池企业、以及电机等等相关企业,为就是赶紧跟上造车大潮流。

对此,恒大董事会主席许家印也不予否认,在恒大新能源汽车战略合作伙伴合作峰会上就曾表示:“恒大在造车上一无所有,要实施换道超车,走出一个不寻常的路,和全世界所有的车企都不是一条路,怎么办,买买买,把能买的核心技术、能买的企业,都给它买了。”

这不是最让人吃惊的。

在某次合作峰会上,许家印表示,恒驰第一款车“恒驰1”将在2020年上半年亮相,2021年量产,恒大在造车上计划3年投资450亿元,2020年投资150亿元,2021年投资100亿元。

结合以上信息来看,恒大果然是2019年最敢花钱的造车企业。

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和力帆汽车被谣言破产

2019年10月,有关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和力帆汽车四家企业年底将要进入破产程序的消息在网络上疯传,而消息来源竟然只是一张某银行关于上述四家企业开展风险排查通知的截图。

对此,力帆汽车及众泰汽车出面发声,发布严正声明表示消息虚假,众泰汽车更是针对散播谣言的自媒体发表谴责,并向公安局报案。

以众泰汽车为例。

众泰汽车企业旗下的永康、金华、重庆的三家工厂都已经恢复生产了国六的小强版T300、T600、T700,而且众泰汽车官方还在有条不紊的忙着招聘,看不出任何崩盘的迹象。

业内人士表示,谣言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主要是由于这四家车企正在面临资金短缺、销量下滑的局面。

长安福特2019年产销量遭遇腰斩

近期,长安汽车产销量双双腰斩。

据其披露的2019年产销量数据显示,1-12月长安福特实现产量20.1万辆,2018年同期为38.72万辆,同比下降48.09%;实现销量18.4万辆,2018年同期为37.78万辆,同比下滑51.3%。

这不是长安福特近年来首次下滑,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自2017年起,长安福特就已经开始销量下滑。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长安福特累计售出82.7万辆,同比下滑14.0%;2018年累计售出37.8万辆,同比下滑54.0%;算上2019年的销量同比下滑51.3%,该品牌已经出现连续三个年度大跌。

不仅如此,根据长安汽车公布的数据显示,长安福特2018年开始陷入亏损,合资板块从主要利润来源直接转变为亏损大头,导致长安汽车自2018年三季度以来,至今连续5个季度没能实现盈利。

对此,有网友表示,长安福特福过去一年的表现,充分展现出“奶牛也有没奶的那一天”。

比亚迪输给特斯拉  痛失新能源车销量第一

作为中国新能源汽车顶级制造商,比亚迪在3年后又输给特斯拉。

2019年1月7日晚间,比亚迪股份发布公告称,2019年该公司新能源汽车总销量为22.95万辆,同比降低7.39%。这意味着,特斯拉以36.75万辆的成绩反超比亚迪,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销冠,这是比亚迪自2016年以来新能源汽车销量首次低于特斯拉。

据中信建投预测显示,国产Model 3全年销量大概率会突破10万辆,全球范围年销量或达到35-40万辆区间,而且国产Model 3价格区间已压至30万元内,在价格上将给比亚迪新能源系列带来更多压力,比亚迪反超希望不高。

但是比亚迪并未就此认命,据相关报道显示,该企业近期公开表示正拓展网约车市场,加强与滴滴的合作,并发布新车“汉”及“刀片电池”重塑影响力,为的就是在2020年和特斯拉再较量。

“水氢汽车”事件 杭州青年汽车破产

奇葩年年有,2019年特别多,青年汽车就是其中一个。

2019年5月,《南阳日报》头版发表名为《水氢发动机正式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文章引起一片哗然。

根据青年汽车介绍,青年水氢燃料车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需加水,续航就超过500公里,轿车甚至可以超过1000公里。

不仅如此,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还表示:“海水、污水都可当‘水氢车’水源。”。

对此行为的出现,诸多网友感觉智商收到了侮辱,并将舆论矛头指向青年汽车,并将青年汽车的老底翻个底朝天。

直到2019年11月18日,据人民法院公告网发布的消息显示,青年汽车集团旗下“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此事才落下帷幕。

戴森公司宣布停止造车

进入2010年以来,汽车圈内最大的变化,当属无数造车新势力的涌现。

在过去的十年间,随着汽车行业电气化变革的到来,越来越多企业开始投向造车事业,涌现出蔚来、小鹏、威马、恒大、奇点等等企业,其中,家电巨头戴森在2017年也宣布跨界造车,进入造车新势力大军当中。

2017年,戴森向内部员工发布邮件进军新能源汽车,并组建了一支400人的汽车研发团队,挖来了劳斯莱斯、路虎、宾利、特斯拉、宝马、阿斯顿·马丁等高技术人才,并计划在2020年推出首款电动汽车。

2018年,戴森表示将在新加坡的工厂生产电动汽车,该工厂预计在2020年完成首批汽车,并在2021年正式下线。

2019年5月份,戴森放出了电动车的初稿图纸,貌似向外界传达造车事业正在有条不紊进行的信息。

2019年10月11日,戴森公司创始人詹姆斯·戴森则向员工发出一份邮件,邮件内容大概为戴森将停止造车,停止造车的原因并非汽车产品出现问题,也不是汽车团队出现问题,而是由于商业应用上行不通,将放弃继续研发汽车。

可以看到的是,戴森从想造车到放弃,仅用了不到三年时间,恰恰验证造车的复杂程度及造车盈利的艰辛,最后不得不放弃目标,乖乖回家做家电。

以此可以看出,造车并不是容易的事,大多数造车新势力也会跟戴森一样,成为造车历史中尘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