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王钧:受郭广昌邀请组建复星昆仲 手握约20亿没投90后

最新报道

王钧:受郭广昌邀请组建复星昆仲 手握约20亿没投90后

与复星创富、中国动力基金相比,成立于2013年初的复星昆仲基金,同样承续着复星集团国际化的战略重任,而其却以“解决广大老百姓痛点”进行投资布局,他们能够探索到拥抱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可行道路吗?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欢迎关注GPLP微信公众号,搜索“gplpcn”、个人微信号“gplp88”

  相比复星创富、中国动力基金,成立于2013年初的复星昆仲基金,名气更局限于PE和VC业内人士,大家知道这是一只主要投资于高科技领域的创投基金;也有人误解昆仲基金是一只纯美元基金。

其实,昆仲基金旗下有一只1.5亿美元的美元基金和一只10亿元的人民币基金。其掌舵人是曾在鼎晖创投、学大教育(XUE.NYSE)、麦肯锡等供职过的王钧。截至发稿时,昆仲基金已经投出24个项目。

与一些美元基金追捧90后创业者,一些基金偏爱流行模式不同,昆仲基金投资时,最为关注的是“能解决广大老百姓痛点的科技公司”。王钧认为,移动互联网会在各个行业渗透,昆仲基金并不会刻意追求所谓的“互联网思维”,而会更多地关注那些真正能够利用移动互联网和技术手段在很多产业中创造价值的公司。王钧指出,复星集团作为中国最好的产业与资本结合的集团之一,其产业资源对投资这类企业大有帮助。

而2012年,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找到王钧时,本意是想建立一只投资于早期创新企业的创投基金。双方磨合两年后,昆仲基金和复星集团一起走向国际化,并为复星集团探索拥抱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可行道路。

布局移动互联网

2012年,郭广昌邀请王钧加盟复星集团时曾表示,复星的产业资源非常雄厚,但在移动互联网布局时,有的行业做得好,有的行业转型却难一些。言下之意,郭广昌布局这样一只基金,绝不仅仅是做一只基金,还有借此进一步看清楚移动互联网的考量。

这时,王钧拿着一家国企的10亿人民币做投资,他没待几个月就发现与这家国企的理念不合,于是顺理成章地接受了郭广昌的邀约。在这之前,王钧任职鼎晖创投,并曾任职学大教育总裁。

2008年,王钧在鼎晖创投投资学大教育时,学大教育的收入不到1000万元;2010年初他接任CEO时,学大教育的收入达到5亿左右;到2012年年初他离职时,学大教育的收入已经上涨到15亿元。但王钧并不居功:“那些主要是团队做的,我就是把它带上市了。”

郭广昌发给王钧的邀约颇有诚意——郭给了王钧需要的绝大部分资金:1.5亿美元+10亿人民币。王钧对基金的规模想得很清楚:“基金规模不能太小,太小的基金没有容错能力;也不能太大,投一个大的方向,2.5亿美元左右就差不多了;4亿-5亿美元可以投两个大方向;规模超过5亿美元,就不适合做纯创投基金了。”

有了资金和品牌,王钧也定下复星昆仲的投资策略:结合复星的优势,主要投资于大健康、大金融、教育、旅游和房地产等领域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相结合的企业。接下来王钧开始招兵买马,他找来一些原来的同事,也邀请了一些在PE业内耕耘多年的专业人士加盟。

复星昆仲得到了不少复星集团的资源支持。王钧表示,跟一些传统企业、在垂直行业里深耕的互联网创业者沟通时,复星集团的招牌和资源有很大帮助;而他在2014年10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们投资的大多数企业,都是复星体系下的公司,或者复星集团介绍的公司合作。”

复星昆仲投资的创业型公司,多是“垂直”和专注的类型,它们往往试图创新或颠覆某一行业的格局。复星集团在传统行业的资源、相关专家对传统行业的理解,自然帮助不少。

承续国际化策略

和复星集团2013年的战略中有“国际化”一样,复星昆仲同样有深深的国际化的印记。复星昆仲在硅谷专门开设了办公室,并聘请了前腾讯美国的总经理鲍周佳加盟,美国团队每周都会跟中国团队的同事开两次会,王钧认为,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中,国际化视野和全球的知识共享至关重要。

复星昆仲的国际化策略,比前几年中国的创业者和投资人被讽刺过的“C2C”(Copy to China)更进一步。一方面,是看美国有什么新模式和新技术;另一方面,王钧很重视看中美两边类似的商业模式,甚至在两个国家投类似模式的公司,再双方相互借鉴。

在上述思路下,复星昆仲投资了随身医疗装置Scanadu,这家公司宣称能在10秒内就能取得脉博、心跳、心脏电讯号、体温、心跳变化和血氧饱和浓度等健康参数。王钧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血压等数据很难迅速测出来,目前Scanadu的数据即将得到美国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许可;这家公司希望复星昆仲投资后,能够拿到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许可。

再比如,复星昆仲在美国投资了“Got It”,在中国投资了“魔方格”——这两家都是做K12(从幼儿园到高中阶段)的教育社区。而“Got It”比较完善的基于数据的管理方式,“魔方格”在教育社区上的运营经验,就可以互相借鉴。

此外,复星昆仲还投资了在印尼的无线互联网企业Mainspring。这是由一位在北京工作过、在澳洲和美国读过书的印尼华侨刘伟瀚创办。刘伟瀚将一些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成功模式复制到印尼,例如, Mainspring将类似于“今日头条”的个性化移动新闻阅读应用成功拓展到东南亚。

王钧认为,有国际化视野后,就能起到“时间机器”的作用:中国已经证明成功的模式可以搬去东南亚;美国先进的模式可以复制到中国来;如果有中国领先的模式,亦可以考虑复制到美国去;如果中国同时有类似的模式,则相互借鉴。

解决最大痛点

2013年以来,杀入TMT早期投资的资金很多,也推高了这些轮次的投资价格。王钧表示,VC基金是高度结果导向的。最终这些新老玩家,谁做得好,谁失败了,可能要2018年以后才能见分晓。

当业绩尚无法拿出来比较时,各家TMT投资基金不同的策略,也就格外重要。除了复星、国际化等关键词外,复星昆仲为自己打上的另一个标签是:解决老百姓最大的痛点,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解决老百姓广泛的诉求。换言之,复星昆仲不刻意追求“90后”或“O2O”等时髦概念,而更看重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方式来改造传统产业,实质性创造价值的商业模式。

所以,复星昆仲和腾讯一起投资了挂号网。挂号网成立于2010年,是当下互联网医疗领域最为热门的企业之一,它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技术,为顾客提供预约就医服务,目前在一些地区收费。其官网介绍,挂号网聚合了全国3900多家医院的挂号资源。

昆仲也投资了移动销售管理专家和创(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原“图搜天下”,以下简称“和创科技”)。和创科技成立于2009年,曾获得小米董事长雷军等人的天使投资。

和创科技,通过向中小企业的老板提供一套Saas(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解决方案,具体是向中小企业老板销售软件,老板则让他手下的销售人员使用付费APP,然后老板知道员工今天去了哪些客户或渠道(如某家超市),而且也可以叫员工将自家产品在超市的情况、竞争对手在超市的情况拍照传输回去。

和创科技的项目负责人梁隽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和创科技对于解决中小企业老板的痛点非常明显:这样可以提高不在办公室的销售人员的工作效率,进而节省成本。这家公司在全国有十多家分公司,“一切面向小商家销售的产品都需要地面推广团队”,它在运营上已实现了盈利,这家公司用昆仲人民币基金投资,未来考虑在境内上市。(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欢迎关注GPLP微信公众号,搜索“gplpcn”。联系邮箱gplp@gplp.cn,个人微信号“gplp88”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最新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