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北京文化再“押宝”工夫影业 事不过三能否“一雪前耻”?

    0

GPLP原创

北京文化再“押宝”工夫影业 事不过三能否“一雪前耻”?

有了前两次的合作失败经历,这一次再度选择与工夫影业联手,北京文化是能一雪前耻还是继续失意也是不得而知。

作者:杨远

编辑:远风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北京文化(000802.SZ)又双叒叕与工夫影业合作了。

9月11日,北京文化发布公告,投资一部由陈国富监制、工夫影业出品的电影《我要我们在一起》,北京文化的投资及宣发总金额不超过8575万元。

这也是双方第三次合作了。在此之前,北京文化就与工夫影业合作过两次,分别为《少年班》、《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合作的结果并不理想。

北京文化为何多次选择工夫影业?

细数过往北京文化的投资项目,其选择原则一般为强刺激、强共鸣、强共情。《我不是药神》就是典型的一例,整体制作成本不超过1亿元,却获得了极高的口碑,也让背后的北京文化赚得盆满钵满。

而工夫影业在业内有“匠人精神”著称,一部电影有时候需要打磨4-5年的时间,也符合北京文化的投资原则。北京文化选择工夫影业,原本是两强联手,按理说应该能产生1+1>2的效果,但现实也并不如人意。

2015年通过北京摩天轮文化投资的《少年班》,仅获5000万票房,豆瓣评分5.8,票房、口碑皆失意。

不过北京文化并未放弃,2016年又发出公告,继续豪掷5亿对《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进行保底,当时在业内就被认为“过于激情”,也正如人们所担心的,《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最终票房为2.92亿元,豆瓣评分5.5,北京文化连成本也没收回来,可谓损失惨重。

有了前两次的合作失败经历,这一次再度选择与工夫影业联手,北京文化能一雪前耻还是继续失意也不得而知。

“匠人”也难产生爆款

北京文化在2019年上半年颇为失意。2019年,除了春节档的《流浪地球》大爆之外,其余三部电影《妈阁是座城》、《跳舞吧!大象》和《直播攻略》票房也都并不理想。

北京文化还面临上半年业绩亏损、收购公司业绩变脸等问题,此次选择与工夫影业合作,能否提振业绩尚未可知。

以“匠人精神”著称的工夫影业也存在自身的问题是,电影产出量少,其成立以来,基本为每年一到两部的作品产出速度,比如在2016年就只发行了一部电影《火锅英雄》。

这种低频率的电影产出,如果破釜沉舟、押中爆款还好,一旦票房不济,对于高成本投入的公司而言,也是巨大的风险。

2019年以来,从社会价值观、人性共情入手的《妈阁是座城》、《小小的愿望》接连失败,票房口碑也皆不理想,而另一边,《诛仙I》等IP电影黑马则出人意料的逆势而起。

可见,爆款也是可遇不可求。对比华谊、万达等诸多电影巨头,2019年上半年电影的屡屡折戟,加上此前与工夫影业两次合作失败,如今,北京文化的项目眼光和投资策略也要打个问号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