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猎豹的明斯基时刻?NO,你是没见过S曲线

    0

GPLP原创

猎豹的明斯基时刻?NO,你是没见过S曲线

度过了转型期的至暗时刻,猎豹移动也将迎来自己的爆发时刻。

作者:王海伦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

指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 (Hyman Minsky)所描述的时刻,即资产价值崩溃的时刻。

近期,猎豹因为二季度营收大幅下滑而备受质疑。

2019年8月20日,猎豹移动(纽交所证券代码:CMCM)发布的该公司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显示,猎豹移动第二季度营收为人民币9.701亿元(1.413亿美元),同比下滑12.1%;归属猎豹移动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4850万元(710万美元),同比下滑75.3%。

于是,在很多媒体及公众眼里,猎豹的明斯基时刻来了。

然而,事实情况果真如此吗?

猎豹现象的背后:不能忽视的S曲线

任何一条增长曲线都会滑过增长抛物线的顶点,持续增长的秘密是在第一条曲线消失之前开始一条新的S曲线。

——《第二曲线》查尔斯˙汉迪

猎豹的业绩下滑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在业绩下滑的事实之下,很多人没有看到,猎豹其实早已经开始了S曲线式增长的探索。

一切要从头说起。

猎豹的第一桶金从2009年开始。

2009年,当时担任投资人的傅盛离开经纬创建了可牛,2010年,金山安全与可牛移动合并,成立金山网络,2010年到2011 年,主攻PC安全互联网化,改名猎豹移动,随后该公司先后推出了金山毒霸、猎豹浏览器等工具矩阵,这些产品帮助猎豹完成了PC时代第一条曲线的增长。

正如猎豹创始人傅盛的回忆所言:

“第一次转折,猎豹从传统杀毒软件厂商转型为互联网产品公司。不惜自我攻击,宣布免费杀毒,走出了一条与同时代竞争对手,比如江民,瑞星,卡巴斯基等杀毒软件公司不一样的路子。一年之内,打掉上亿收入。猎豹第一次转型成功。”

但是从2010年起,伴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设备的兴起,在移动互联网时代,PC端的这些工具类产品逐渐遭受了挑战——用户量逐步减少,用户的使用习惯逐渐从电脑端转向了移动端。

与此同时,作为成熟的创业者,傅盛早就带领猎豹移动开始了第二条S型增长曲线的探索——事实上,面临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个时代趋势,猎豹移动积极布局第二条S型增长曲线:

时间退回到2011年,这一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第一次超过了PC出货量——整个2011年,Android手机出货量为2.38亿部,增长率为244%。iOS手机出货量为9100万部,增长率为96%。WindowsPhone手机出货量下降了43%。RIM平台的手机出货量增长了5%。

从2011年开始到2017年结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的各种应用开始普及,移动互联网的用户习惯慢慢养成。

就在移动互联网大潮当中,猎豹也开始顺势而为,从产品上往移动端倾斜,并于2012年正式进军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陆续推出猎豹清理大师、猎豹安全大师、金山电池医生等产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猎豹移动的出海战略。

早在2012年下半年,当其他人还沉浸在中国PC时代的辉煌的时候,猎豹移动就开始在海外的移动互联网市场默默耕耘,在猎豹的出海战略下,猎豹清理大师迅速席卷海外多个市场,成为全球移动互联网圈当中响当当的明星产品。而且,在此后的几年当中,尝到甜头的猎豹继续在海外市场持续加码,打造了猎豹移动工具型产品矩阵,不仅带来用户量的节节攀升,收获了全球上亿用户,而且整个公司营收也开始飞跃。

2014年5月8日,猎豹移动成功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据2014年财报显示,这一年,猎豹的营收达到17.6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18.8%;移动收入为4.7亿元,同比增长741.3%,占总收入比重为26%;海外收入为2.2亿元,占总收入比重为13%,占移动收入比重为48%。

这是猎豹的一个新起点——从2014年猎豹移动上市起,猎豹移动在过去5年当中一直在持续增长:

2019年3月,据猎豹发布的2018年财报(截至12月31日)全年财报显示,猎豹移动2018年全年总营收49.82亿元,Non-GAAP归属于猎豹移动股东净利润为12.89亿元,Non-GAAP营业利润为5.52亿元,Non-GAAP营业利润率增长至11.1%。

从17.63亿到49.82亿元,猎豹在上市之后依旧高速增长,甚至实现腾飞,显然,第二条S型增长曲线功不可没,甚至成为其营收的主要力量。

不过,在第二条增长S曲线还没有出现瓶颈的时候,猎豹就开始筹划第三条S增长曲线:

2016年,伴随着人工智能的崛起,傅盛判断,未来50年服务机器人规模有超过汽车产业的重大机遇。于是,猎豹移动提出了All In AI战略:他们投资了智能服务机器人公司猎户星空,致力于推动AI和5G时代的服务与产品智能化升级。

但在全球智能手机饱和的背景下,以及受到2018年一次不当指控的影响,猎豹的工具类业务开始下滑,传统业务营收也同时下滑,猎豹移动的AI战略受到了外界的质疑。

图示:猎豹S曲线增长图

猎豹的第三条曲线能实现非连续性增长吗?

财报上公布的猎豹工具类业绩下滑诚然令人惶恐,然而,几乎所有伟大的公司都经历过这样的至暗时刻。

事实上,纵观很多现代公司的历史,比如微软、奈飞、亚马逊等等,甚至包括中国的李宁公司,我们都可以看到,“猎豹现象”并不稀奇。

以亚马逊为例。

在2006年以前,巨额亏损的亚马逊曾经被人严重质疑。

2000年4月,亚马逊公司公布了第一季度的业绩报告,这家最大的美国网上零售企业,继续处于亏损之中——本季度净亏损达3.08亿美元,即每股亏损90美分,扣除兼并企业的分期付款额及其他开支1.87亿美元之外,亏损1.215亿美元,即每股亏损35美分。

由于亏损,2000年的时候,亚马逊的股价跌到了只有5美元,因此,从2000年夏天开始,亚马逊变成了华尔街上一只人人喊打的老鼠——当年的6月22日,29岁的雷曼兄弟债券分析师 Ravi Suria 给客户发出了一份研究报告,提醒客户小心亚马逊已经发行的可转换债券。

甚至,他干脆给亚马逊开出了病危通知书。他说,这家公司将在一年内烧光所有现金,因为其运营表现很糟糕,这反映出亚马逊的商业模式从根本上就行不通。

在后续的六年当中,亚马逊累积亏损额增至12亿美元,连续亏损导致公众怀疑亚马逊最后是否能赢利。

就在这种情况下,在主营业务一直增长的情况下,亚马逊顶住了压力,开始在2006年,进行第二曲线——云计算业务的研究,并且大获成功。

如今的亚马逊正在布局新零售、人工智能、以及新一代物流系统三大领域,亚马逊将基于线上流量优势和技术优势,布局新零售,其中AWS 作为底层架构保驾护航,人工智能也将护航其先进的物流体系,这些均将为公司未来的持续增长增加动力。

在亚马逊事件当中,在亚马逊第一阶段的第一曲线还未出现下滑的时候,2006年亚马逊开始已经斥巨资布局开始云计算,开拓新的第二曲线。此后AWS开始爆发,开始带动盈利爆发。数据显示,亚马逊AWS的收入从2013年全年的31亿美元提升到2018年全年的73亿美元。

反过来,猎豹移动的情况与其有异曲同工之妙。

虽然如今第三条曲线的结果暂时我们还不能看到,但从最新发布的财报来看,移动娱乐已经成为其第三条增长曲线的新引擎,AI的收入也在不断上升,我们可以充分相信猎豹豹变的能力。

受益小豹AI翻译棒、智能服务机器人及AI赋能业务带动,本季度猎豹移动AI及其他收入达4,860万,同比增长236.2%;基于《砖块消消消》、《滚动的天空2》等轻游戏矩阵的强劲表现,猎豹移动手机游戏收入增长至2.9亿,涨幅达108.5%。

“当前,工具应用作为现金牛业务,为猎豹移动提供了健康的收入和营业利润,同时公司在不断拓展新的个性化工具应用并推动国内市场高速增长;游戏作为公司的明星业务,实现了用户和营业利润的双增长;还有投资业务收益,这些都为猎豹移动在AI战略上的持续投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2019年3月份,第一季度财报发布当天,猎豹移动董事长兼CEO傅盛如此表示说。

2019年8月,猎豹第二季度财报发出后宣布派发5亿人民币的现金股息,这也表现了猎豹自己对于未来的信心。

图注:豪派5亿股息后傅盛朋友圈

转型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众所周知,毕竟其AI战略代表的第三条S型曲线的增长需要长时间积累,并不能在短期或者一年当中进行能印证,就犹如所有致力创新的企业,这必然是一场长期而又艰难的战役。

或许,度过了转型期的至暗时刻,猎豹移动也将迎来自己的爆发时刻。

起码猎豹的账上还有30多亿的现金,这让猎豹有了承担风险的底气和勇气。

创新必然会伴随着风险,然而,没有没有创新,怎么会取得最终的成功?

让我们为勇敢者喝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