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富贵鸟折翼:“县城男鞋扛把子”如今负债逾40亿遭遇退市

    0

GPLP原创

富贵鸟折翼:“县城男鞋扛把子”如今负债逾40亿遭遇退市

如果时间能停在上市时刻,富贵鸟还是一家令人尊敬的“实力派”企业,也是一个商业传奇。然而世上就没有不败的神话。

作者:杨远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一飞冲天的富贵鸟(01819.HK)已然“折翼”。

8月12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于2019年8月9日,联交所向该公司发出函件,告知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时起取消。

事实上,早在2016年,富贵鸟就已经被停牌,理由是“需要额外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业绩的若干资料”,然而,这一停,就是3年。

这只富贵的鸟儿,停下来后便再也难“飞”了。一旦退市,富贵鸟的股票变得如同废纸。

错失电商风口,业绩由盛转衰

1984年,拥有6年出纳加3年厂长经历的林和平,拿着4万块钱,跟19个堂兄弟一起创立了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1992年富贵鸟集团正式成立,下辖福林鞋业有限公司、富贵鸟鞋业发展有限公司、富贵鸟服饰发展有限公司等8家全资子公司。

在林和平的带领下,富贵鸟一度乘上快风车:

最初,富贵鸟的鞋因款式新颖、功能实用,颇受市场认可,也快速抢占低线市场,甚至还有“县城男鞋扛把子”的之称。在男鞋业务增速见顶后,富贵鸟迅速添加中高档女鞋业务,在鞋业多元化转型也初步成功。

最风光时候,富贵鸟生产的鞋曾被权威机构评为“首届中国鞋王”,公司员工人数接近1万人,超3000家门店遍布全国,连中国国家女排主教练陈忠和、明星陆毅都是品牌代言人。

富贵鸟在2013年12月赴港上市,转折也悄然开始,最终演化为“上市即巅峰”的典型。

2013年以来,电商潮冲击下,过度依靠传统渠道的富贵鸟核心竞争力不再明显。富贵鸟早在2011年就介入电商,依然难改颓势。2014年财报显示,富贵鸟网络销售额约1亿元,在营业额中的占比仅为4.3%。

富贵鸟曾引以为傲的产品也逐渐失去护城河优势,模仿工厂越来越多,同质化问题严重,不单单是产品,连营销渠道、经营模式也几乎和对手没有明显的差异。

在电商流量风口时期,富贵鸟反应却并不迅速,既没及时抓住线上“船票”,也没能继续保持产品优势。

富贵鸟2014年业绩增速猛然刹车,营收和净利润增速下降到个位数,分别是1.25%、1.69%,与2011-2013年净利润分别增长113.79%、27.47%、37.13%相比,富贵鸟颓势尽露。2017年上半年,富贵鸟亏损1088.73万元,业绩亮起了红灯预警。

投资P2P失利元气大伤

如果说富贵鸟管好钱袋子,继续在主营业务上发力或转型,再不济,最多也就是和一众传统品牌一样面临品牌老化危机。

富贵鸟却放弃了擅长的鞋服领域,转投高杠杆的金融领域、矿业等。在富贵鸟后来极为大胆的投资版图里,涉及矿业、小额贷款、还有P2P,不过其中最被人熟知的案例还是叮咚钱包。

2015年10月,富贵鸟入股叮咚钱包,然而3年后,叮咚钱包也被曝出“客服高管失联”,逾期金额高达10亿元。即便2017年起富贵鸟开始逐步退出,而是否被牵连其中已然成谜。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因为创始人林和平的投资战略失误,也使富贵鸟背上了40亿元的债务负担,成了“老赖”,面临至暗时刻。

债台高筑成资本困兽,创“用鞋偿债”

富贵鸟一边投资各种贷款公司,一边又靠各种“借借借”,企图实现资本周转。

富贵鸟主要通过银行贷款和企业债度过危机。2014年起,在连年亏损、业绩不振的压力之下,富贵鸟开始向银行借款。

2015年4月22日,富贵鸟2014年公司债券(简称14富贵鸟)发行,总额为8亿元,票面利率6.3%,期限为5年。

不过债券价格也是一路下跌,2018年3月1日,14富贵鸟深度下跌83.14%,次日再度下跌14.29%,3月5日和6日又分别下探12.53%和34.76%。仅仅4个交易日,这只100元票面价值的产品从每单位103.8元急挫至8.56元,而91.75%的累计跌幅,一举创造出中国资本市场史上最低价公司债产品纪录。

截至目前,富贵鸟共发行的3只债券中,已经有2只出现了实质性违约,涉及本金21亿元。

同时,富贵鸟的信用等级也一路由AA下调到CC,这意味着“在破产或重组时可获得保护较小,基本不能保证偿还债务”。

据公司债权受托管理人国泰君安在2018年2月份发布的公告称,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及资金拆借事项,至少49亿元资产金额很可能无法收回。这包括货币资金1.65亿元、应收账款2亿元、存货2亿元、其他应收款42.29亿元、固定资产1.15亿元。

除此之外,富贵鸟2019年6月接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通报批评,原因为“未按规定履行信用风险管理义务及未按规定披露定期报告”,还在2018年3月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涉及信息披露和债券募集资金使用违法违规。

继雏鹰牧业“用火腿偿债”之后,富贵鸟也创造了“用鞋偿债”的玩法,不过,投资者们显然并不买账。

回顾富贵鸟的发展,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令人唏嘘,如果时间能停在上市时刻,富贵鸟还是一家令人尊敬的“实力派”企业,也是一个商业传奇。

然而世上就没有不败的神话。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