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梦回2011】穿梭在帝都和魔都的PE投资经理(下)

GPLP原创

【梦回2011】穿梭在帝都和魔都的PE投资经理(下)

 

  GPLP编辑注:本文为施国敏先生2011年所写的杂文,GPLP重新编辑推出,只为博大家一笑。同时施国敏先生正在为2013年度撰写新的篇章,GPLP将会在第一时间为您送上!

我叫韦小宝,也叫Wayne Wei,就是“Win-Win双赢”的意思,是后来的女朋友双儿给我起的英文名。我幼时混迹在国际金融中心扬州城,曾是最大的SNS网站“丽春阁”的全球副总裁,后来跟着半路出家的Banker茅十八来到了帝都,一不小心跟了投资大佬桂公公,就改行做了国内最大的PE基金——爱新觉罗资本的高级投资经理。现在整天不在帝都看项目,就在魔都抢项目,少许时间徘徊在人间陪阿珂(还没搞定啊)喝喝酒、逛逛宜家。

我工作非常努力。入行第1年,我是个普通的投资者,把别人用来上Weibo的时间都用来写Memo;入行第2年,我是个文艺的投资者,一遍又一遍地调试Model,以验证鸟生鱼汤们拍脑袋的逻辑;入行第3年,已经到了2011年的岁末,看到公司边上又冒出了几家新的PE机构(虽然2012也不远了)。

那时,我已经开始不文艺了。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将近年关,老子也来盘点下这一年来投资圈内发生的那些不得不说的事儿和自己的心路历程吧。从全民PE到农民式的工厂化运作;从“天地板”新股的频频破发到“中概股”被浑水洋军一路追杀;从LP逐渐自立门户到基金裸奔跳水;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听者流泪闻者伤心……哎呀,又废话了……此文实在是应小顺子总裁要求理理思路,以判断当前之复杂形势而已,同时也供大伙乐呵一下,如有涉及雷同人或事,纯属巧合,绝无冒犯之意,望各位客官们多多包涵。

您要问我做PE辛苦不辛苦,怎么说呢,目前这样的市场和投资环境,大家都不想的。投资的事呢,是不能强求的。所谓吉人自有天相,能否顺利投出项目都没关系,做PE呢,最重要的是不要不开心,要不要我给您介绍认识桂公公或者神龙岛的美女教主?据探子报来,西夏国太和县开发区正在搞的推介会有几个不错的项目,但好像“丸鼎资本”和“鳌拜基金”的人早就去谈过了……

有一首流行歌曲是这么唱PE这行的:在那山的这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苦逼的PE们,他们辛勤又努力,他们勤劳打飞机。他们背着电脑出没在那各地的CBD,他们人模狗样与暴发户打交道,还经常逛厂区。呕,苦逼的PE们,呕,坑爹的PE们,他们一天三地飞来飞去创造了GDP,他们全心全意服务于LP们。

所谓“芙蓉瘦成针、凤姐拿绿卡”,“只要功夫深,不怕窑子深”,做PE是需要野蛮生长的,及时抓住行业机会,飞机大炮地毯式掘一遍,再集中投几个生猛点的,总能砸出几个能上“天地板”的。“绝味鸭脖”就是“丸鼎资本”和“复明集团”联合进军食品连锁的漂亮一笔,后来也还陆续有其他PE们投了“周黑鸭”、“黄飞虎”之类的项目。当然,前提是你必须能hold住,“乡巴佬鸡”在神龙岛的成功上市便是一个大大利好。

然而高端餐饮连锁公司“烟雨楼”与“鼎牛资本”就是没能hold住而出了公开吵架的“烟雨楼事件”,搞得连刑部和工部等批准上市的官爷都有些许思考了。虽然“烟雨楼”集团公司少公子与台湾的郑家小姐喜结连理成为佳话,而集团与“鼎牛资本”则不知最终是如何收局的。民间人士公孙景涛(咆哮王子)是“大南国餐饮集团”的大股东,也曾提到“烟雨楼事件”对“大南国”在葫芦岛证券市场上市影响不小,为此也伤透了脑筋,整天喊着“伤不起啊,伤不起!有木有,有木有!!!”。

事实上,“鼎牛资本”最引人注目的还不是“烟雨楼事件”,私奔才是最大的品牌宣传。“总是春心对风语,最恨人间累功名。谁见金银成山传万代?千古只贵一片情!”

“鼎牛资本”的一个合伙人王阿牛,原本就是性情中人,当年下南海创业的精神实在难能可贵,其时在南海的那批人当下也都功成名就,其中有一个还发明了不是毛主席头像的新的币种,面值1000元,或有解决当前房地产高价的问题。“安得广厦千万间,大批天下寒士俱欢颜。”山东德州(出扒鸡的地方)生产的毒苹果要是能在1000元以下就好了。(注:毒苹果是由琉球的郑克爽公子爷的家族企业“富人健”集团代工生产配件,据说“富人健”的厂区有个“望夫崖”,不时有新来的员工爬上山头,挑战自我,从高处跳下,做自由落体极限运动。)

所谓凉风有讯,秋夜无边。爱江山也爱美人的PE们其实也不少,有不少就是PE之间的配对,也有兼跨演艺、体育等各界的结合,而且都很成功。反应现实题材的青春偶像剧《战斗》的某个女演员就被爆料已婚,且其老公为一掌管百亿资金的某著名基金合伙人。而新兴创业公司“西瓜社区”的当家美女CEO则是登上了金陵电视台相亲节目的舞台,亲自比武招亲,据说一只鞋子也已落入某著名基金的帅男合伙人,两人亦是打得火热。当然,也有行事非常低调的,如前国球选手大美女与某海外金融才俊的结合,该金融才俊所在的公司是葫芦岛的家族长青基金,不仅很早期的项目就敢投,而且没有投资年限的短期鸭梨。

然而涉及到上市,您还得小心,“土豆条款”、“VIE事件”等更是为PE投资人敲响了警钟。有些事是可以改变的,如“红筹落地”虽难,也有顺利回归的,“巨大网络”私有化或将可能成为较早一批成功从神龙岛回归中原的游戏公司,而新近的某神龙岛已上市公司“化学国际”被国内的“秋实资本”私有化,已然获得成功,只待中原再上市了。也有一些事可能是改变不了的,最近传出《家暴也疯狂》的导演鳌拜先生的公司也已开始接触投资者,展开融资与上市的进程,我实在感到担心,虽然鳌先生当年的疯狂满语也差点被人误以为是搞成功学的。

最近这段时间,Weibo成为了风靡全国的交流工具,拥有Weibo的“最浪”公司还曾参与了一把“土豆公司”的战略投资呢。当然,“企鹅集团”、“摆渡公司”也不是吃素的,也纷纷加大投资,布局了很多IT、电子商务项目。原本Weibo是有“企鹅”、“蛛网”、“狐狸”等等多个牌子的,但后来“最浪”公司居然把自己的牌子改成了“Weibo”牌Weibo,把官方网站改成了“Weibo.com”,而且还打了广告语“最浪之意不在浪,而在更浪”。

Weibo你妹啊,但是来自“大栅栏”的著名天使投资人薛顽童老前辈觉得非常好玩。据枢密院的官方统计,每天早上前100条weibo中有38.2条就是薛顽童发的,而且乐此不疲。薛顽童不仅爱好weibo,也爱好投资,更具有常人所不具备的乐观心态,自打做了“骶骨局部减肥手术”之后还一如既往的投入大量时间到公益事业weibo打拐活动。

投资难,为投资服务的投行也难,时有竞争发生,“亲,你也来了?”、“亲,你们今年做的怎么样”之类是PE与投行人士开会时最常见的打招呼的方式。投行圈的光头潮男包不同先生曾在上半年发了一条weibo,说他们所在的“燕子坞资本公司”在上半年举行的“2011少林寺武林大会暨中国区并购交易大赛”上共取得16项奖牌,总含金量达高达19亿美元,总排名居第二,超越当时国内外绝大部分顶级投行。

一言既出,什么马也难追啊。有人就问了,除了已公布的“七街公司”的1亿美元并购案子,其他的10几亿美元去哪了?来自我老乡扬州城附近的农村孩子,刘小强可能也在猜,他的15亿美元融资是不是也“被”放到了并购交易里了?其实刘小强同学是个非常勤奋和聪明的孩子,短短几年把“帝东商城”搞得有生有色,虽不曾赚钱,却早已把俄国投资商的钱都吸引来了,实在令人尊敬和佩服的小伙啊,时不时还亲自送货。我强烈建议推荐刘小强同学为2011年度经济人物。

做PE嘛,是需要有极大的抗挫折能力的,而且都会有点脾气的,嘴上说说其实也无所谓,只要你脚踏实地干了就行。但有时候吧,可能还会被人挑衅,特别是如果以前耍过流氓的话,更会遭人嫉妒。前段时间的“新武林大会”上,来自神龙岛的上市公司“360安全套集团”(是那个整天趴互联网上的分析师说的,360,安全、管用。)的主教周老前辈就被一毛头红衣小伙给激怒了,其实周前辈也算德高望重的一代宗师了,我也时常看到众人使用他公司无偿开发和贡献的“排毒秘笈”和“内功心经”,周前辈目前从事的可是为万万网民免费提供安全护航服务啊(内心感谢个)。不过呢,虽然不曾“很傻很天真”,谁能不有点“萌”的年代?当年的3710公司,“我自力立刀横天下”,记忆尤深啊。但那天周前辈确实被激怒了,并当场发飙“我今天要不是评委,我就抽你”。这不闹太套嘛!你信不信?

这年夏天最浪漫的并不是小明开红酒生意,也不是“烟雨楼”少公子大喜之事,而是“我为你翻山越岭,带你去帝都看海”。“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夫妇俩人都是PE的伤不起啊。不过没关系,3000多岁的白素贞娘子下山了,为了寻找许仙,一会去临安,一会又到帝都,愣是把朝廷规划多年的南水北调工程一下子就解决了。而且还把临安府的著名八景也挪到了帝都,便是“陶然碧波、安华逐浪、白石水帘、莲花洞庭、大望垂钓、二环看海、机场观澜、故宫踏浪”,且打造了一部票房过亿的灾难巨片“水漫紫禁城”。

然而这也不算最牛的。“巨大网络”公司最近开发的4D游戏,已悄然把神龙岛的“寂静岭”的元素全部融入实景,笼罩帝都的PM2.5元素顿时激发了无限创意生机。有投资人士说“要在香山安个巨大排风扇,且赢利模式稳定可靠必赚钱”,也有投资人时说“全国各地安装PM2.5元素的检测仪器,市场前景广阔”。而我觉得唯有“保洁”公司才能抵抗“巨大网络”的这款游戏。“保洁”公司原是一家做肥皂的公司,但是在今年却出乎意外的进入了药物开发领域,与波斯公司合资成立了一个药厂,而且在我天朝还推出了一项神秘的高科技产品,有段时间出版的“天朝日报”、“临安晚报”等诸多报社的头版内容全部被神秘地洗白了。

国内是“天地板”新股频频破发,而国外居然有个傻叉交易员点了一下鼠标,20多个亿瞬间蒸发,还是美元!辣块妈妈的!我评你为“最佳魔术师”。欧猪五国的危机终于来了,浑水公司也来了,“中概股”频频被追杀,早知如此,我就应该开个“四十二章经”培训班,让他们练好内功,也就不怕了。还好,西北夏先生带领的“丐帮传媒”公司大摆“鸿门宴”,顽强抵抗浑水洋军,并得到众多我天朝义士的支持与鼓励。然而,天朝似乎还在下着另一盘很大的棋,曾有海外神龙岛的“美人当铺”投资天朝的“剑人当铺”,而今短短数年,却大量减持,狂赚百十数亿银子。

两岸猿声啼不住,只缘身在此山中啊。外有浑水洋军,内又有峨嵋派的郭襄小姐,带领众多“网络水军”冲向朝廷的“红花会”,造就了轰动一时的“你妹坑爹门”事件。而她在溧阳卫生局的干爹此刻却倒了霉透了。估计这会儿还在被双规或者不知咋的呢,但是那地方经济实力和消费水平还真高。榨菜2000块一包的,做驴皮买卖的作坊早就上市了,做麻将牌的也上市了,腌豆瓣酱的也在筹备上市,就是不知道地沟油放的够不够,不知道“专业治脑残”的产品效果好不好。据说有记者还因调查此事壮烈牺牲了。可怜啊,打假人士方舟子怎么这会儿不出现呢?你之前不还攻击“创新作坊”的李老板了嘛,说他在冲绳岛的旅游经历有做造假。

话说“创新作坊”还确实厉害,其出资人不乏武林各帮派的各路高手,且该作坊在实际投资过程被屡屡被告乱抬价、乱挖人。

2011确实发生了太多有趣好玩的事,红领军资本的发哥换发型了,猎鹰公司最近投了好多酒厂,多隆的儿子也做PE了,有一批王爷也来抢生意了……哎呀,废话又多说了,有些可是机密啊… …阿珂叫我陪她去玩“愤怒的小鸟”了,完了还得看《画壁》呢。不说了,等有空的时候,我再出个传记,好好理理思路,把这些年来从事PE的经历都写下来,再让“丽春阁”顺便进行第5轮融资,上市前的最后一轮Pre-IPO融资,用于出版我的传记。

书的序言我已经想好了:“说到底,你不是VIP,甚至不是IP,你只是个P!而我现在连个P都不是!”

……

免责声明:

本文仅供爱新觉罗资本有限公司的朋友们娱乐之用,原则上根据公开信息撰写而成,如有涉及雷同人或事,纯属巧合,绝无冒犯之意,望各位客官们多多包涵。

预祝各位剩蛋节快乐!元旦快乐!新年快乐!

******************************************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欢迎关注GPLP微信公众号,搜索“gplpcn”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