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创投式民间借贷跑路案:老板携1亿元失联 LP要“跳楼”

VC/PE

创投式民间借贷跑路案:老板携1亿元失联 LP要“跳楼”

 

  2015年春节,山西和利创业投资公司(下称和利创投)的数十位员工注定无法愉快度过。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欢迎关注GPLP微信公众号,搜索“gplpcn”、个人微信号“gplp88”

去年11月2日,和利创投幕后老板马爱斌匆匆在两栋豪华别墅露了一面之后,公司账面上的1.07亿元便与他同时失去踪迹。就在此前两个月,马爱斌还信誓旦旦地说:公司太原的账户即将转入4600万元。

四年前,马爱斌还是一个自称有发改委背景、在朔州有着天时地利人和优势的民营企业家,如今,企业多名负责人锒铛入狱,马爱斌则丢却生意伙伴决意末路狂奔。

“实际上他一直在骗我们。”面对《中国企业报》记者的采访,多位有着特殊身份的投资者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事实上,和利创投民间资金链断裂并非偶然。2014年,山西联盛遭遇的危机已经令这个能源大省的民间借贷饱受诟病。但萦绕在人们脑海中的问题是,为何在民营企业家跑路之后,一些本能防患于未然的问题却屡屡发生?

  别墅中的对话

“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1月12日,玲玲(化名)向《中国企业报》记者回忆当时情景。

玲玲的身份有些特殊,她既是和利创投的员工又是放贷者。

与玲玲的文弱不同,得知和利创投实际控制人马爱斌失联后,1月4日,如梦初醒的12名债权人选择站在朔州发改委大楼的楼顶,以“跳楼”要求政府出面追回损失。

在和利创投民间借贷名单中,上述12名债权人仅仅是情绪失控的一部分。一些依靠“小户”给公司集资的人正经历着更大的折磨。

与和利创投捆绑在一起的社会资本高达1.81亿元。按照和利创投1%月利率的承诺,2014年9月到期兑付本金的人数不少。然而,早在2014年9月16日,和利创投资金链断裂已初现端倪。玲玲说,到了11月,公司现金已很难兑付到期的集资本金。

尽管如此,众多债权人仍然愿意相信,和利创投重组上市即将实现。

玲玲告诉记者,2014年8月,和利创投筹备上市。9月16日,已经到期需偿还借款本金被紧急叫停,其原因为配合上市,资金不能随便兑付。和利创投过去三年中从未亏欠利息和其强大社会背景的宣传让众多投资者坚信:美梦一定成真。

但玲玲的梦魇却如影随形。

马爱斌当初一再承诺偿“还款不是问题”,玲玲才把从家人手中东拼西凑的119万元交给了马爱斌。马爱斌失联之前的2014年11月2日,玲玲在朔州雅卿苑的别墅里见到过他。别墅内咖啡厅、健身房、儿童活动室、保姆室一应俱全,2000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和豪华的装修让玲玲频频咂舌。马爱斌告诉玲玲,仅打通两套别墅的装修他就花费了二三百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幢别墅的产权并不属于马爱斌。按马爱斌的话说,他是“为某位领导花钱装修的”。但此说法记者尚未得到除玲玲外的信源求证。

这是马爱斌失联前和玲玲的最后一次见面,但其仍以参加市里一个工程招标为由让玲玲筹钱。这一次,玲玲由于时间紧而未能成行,她轻拍脖颈,表示侥幸。

“马爱斌失联前的最后两天仍在到处借钱。现在回想如同陷阱。”玲玲说。 11月4日之后,玲玲和众多既是员工又是投资者的人一样欲哭无泪。如今,玲玲相信,早在去年9月,和利创投的资金链就已断裂,但公司的财务窟窿究竟有多大,她实在不敢想。

  身份之谜

和利创投2011年7月25日注册,8月筹备。仅仅月余,旗下山西和利酒品营销公司、和利雁门文化传媒、和利金目标高新科技有限公司、和利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便先后成立。

“2011年—2012年,马爱斌历任朔州市畜牧局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动物检疫科科长、畜牧执法队长。但不论职位调动,其行政级别仅仅是正科。出乎意料的是,和利创投注册资金5000万元,我无法想象马爱斌的资金来源。”和利创投员工玉兰(化名)不无惊讶。

有媒体报道,和利创投成立之初,在朔州经常见到其宣传的“高收益”的理财产品。让投资者吃下定心丸拿出养老钱的还是和利创投的声望:“政府批准、营业执照齐全,还拥有最具投资价值等称号。”

“2012年,马爱斌调入朔州市发改委。此时,和利创投之前广为流传的发改委背景得到证实。”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透露。

2013年,马爱斌升任发改委散装水泥办主任。但巧合的是,朔州市发改委的一位领导既是调动前马爱斌畜牧局的领导亦是现任发改委的负责人。

而在媒体的采访中,朔州市发改委办公室主任表示,马爱斌仅仅是散装水泥办的临时负责人。2015年1月13日,《中国企业报》记者数次拨打朔州发改委办公室电话,希望了解马爱斌的真实身份,但在遭到对方电话挂断后再无人接听。

让和利创投员工不理解的是,难道马爱斌在朔州市畜牧局主管下的事业单位工作后,调任散装水泥办,其“临时负责人”的身份不受朔州发改委领导?

事实上,各级地方政府也依据各地现状,陆续出台了相关地方法规。依据《散装水泥管理办法》和地方法规规定,各级“散装水泥办公室”的职责、级别等大致类似。而朔州市“散装办”又是“发改委散装办”,属事业单位,直属上级确实为朔州市发改委。

马爱斌让1.81亿元民间融资顺利实现,这是个奇迹。更重要的是,和利创投实际掌门人和发改委官员的身份将他笼罩在云山雾罩中,在朔州市普通人眼里,神秘比理智更加让人感兴趣。

  脆弱的资金链

和利创投是朔州第一家以创投为概念的民营公司,2011年成立伊始,这个塞外小城的市民对“创投”知之甚少。但让众多投资者心动不已的是:和利创投承诺12%的年利率和马爱斌“官员老板”的身份以及围绕着公司“幕后股东中有更大背景的官方背景”的暗示。

玲玲告诉记者,2013年,和利创投在山西省首届文博会上与右玉县签约10亿元儿童影视城及影视文化旅游项目。2014年,公司又向朔州市政府申请儿童游乐园项目,并得到分管副市长的批复。此时,投资者仍然没有感觉到和利创投资金链即将断裂。

“只有业余的水平,却做了专业的事。”当地人如此评价马爱斌。

上述知情人说,和利创投近两年更多做的工作是,一边引入较高成本的民间资金,一边还要应对不断到期的借款本金和红利支出。

正是这样的做法打开了朔州民间借贷的潘多拉盒子,于是,一条经不起任何打击的羸弱资金链却为和利创投支撑起了融资之门。

事实上,和利创投井喷式的投资背后,财务管理的混乱早已预示着这条民间“马其诺防线”的全线崩溃。

玲玲清晰记得,公司成立之初,财务由马爱斌大姐的儿媳妇负责,但客服交回的现金都进入私人账户,而最初成立开设的对公账户却没有资金进出。

“一个更大的问题在于,和利创投几乎没有完整的账目,据说为了取现方便,在多家银行以家人名字开的个人账户。”玲玲告诉记者。

她说,和利创投管理混乱不止于此,财务人员的不断更换同样表现出危机——马爱斌大姐的儿媳妇负责财务之后,其二姐的女儿以及二姐马淑兰先后负责财务工作,直至最后一任年轻的女孩接替财务主管。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女孩除在客服岗位收钱外,还同时担任和利创投的出纳和会计。

马爱斌失联后,玲玲曾向客服主管了解资金回笼的程序。“POS机刷回的钱,由该主管如实刷给马淑兰的卡号,而现金则直接交给马淑兰,但不会出具任何交接手续,仅通过U盘流水对一下实际库存。”玲玲说。

玲玲告诉记者,公司资金链断裂只有马爱斌和彭子娇(和利创投法人已被控制)知晓内幕,而对于员工和投资者来说,目前仍然是一个谜。

彭子娇只是在一张纸上写下了“2600万”和“4600万”。由于彭闭口不谈,究竟这7200万元是资金敞口还是投资,玲玲等投资者至今尚未解开谜团。

而上述知情人告诉记者,和利创投的总监康某与彭子娇关系密切,非常了解公司内部运营。但记者试图联系她时,前一天还畅通的手机,此时却处于关机状态。

  信用崩盘之后

2014年11月4日,马爱斌失联,两天后,借款在500万元以下的小户们失去了耐心,大批向公安机关报案。

危机不可避免爆发,马爱斌失联是导火索,面对汹涌而来的追债人,近些天,朔州市好几个民间借贷的庄家都在疲于应付。

数十个散户有的一两万,有的三四万将钱交给玉兰。这个女人的面庞挂满了灰尘,面对《中国企业报》记者,几次失控大声呵斥自己的男人。

“来讨债的人们数次撂下狠话要吃住在我家。”玉兰说,马爱斌太能装了。先是数万元,慢慢成了500万元,按照12%的年利率,至少8年才能回本金,如今仅仅3年时间我就成了欠债人,而且一下就是数百万元。

“和我一样朔州市490多个家庭正遭受煎熬。”玉兰的老公点着指头说。

然而,朔州市民间借贷正受到来自和利创投事件的影响,一场摧枯拉朽式的信用危机四处蔓延。

其实,联盛重组危机后,民间借贷便备受各方诟病。山西煤炭诸多联保企业均存在欠债人与民间债权人的信用危机。曾有媒体报道,彼时,吕梁民间个人借贷数十万收不回的情况时有发生。

而此次,和利创投马爱斌失联,则重揭伤疤,民间借贷再次发生危机,一旦销售遇冷或最大欠债人跑路,危机不可避免。

1月14日一大早,塞外古城大同大雪纷飞。距离此处150公里外的朔州,玲玲给记者拨通电话:“119万元可不是小数目,不知道还能不能要回来。如果这一次放的贷款能收回来,我就再也不像以前这样放了。”(来源:中国企业报 作者:汪晓东)

***************************************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欢迎关注GPLP微信公众号,搜索“gplpcn”。联系邮箱gplp@gplp.cn,个人微信号“gplp88”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VC/PE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