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网红即将取代传统媒体? 元芳 你怎么看?

    0

GPLP原创

网红即将取代传统媒体? 元芳 你怎么看?

1

“网络红人”狭义上是指在现实或者网络生活中因为某个事件或者某个行为而被网民关注从而走红的人。”,广义上泛指所有自媒体、包括网络直播平台,还有电台等。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欢迎关注GPLP微信公众号,搜索“gplpcn”、个人微信号”gplp88″

  2016年,随着PAPI酱、同道大叔等众多网红的出现和走红,网红瞬间走进了我们的生活。那么网红到底有多红呢?

  一组数字为证。

  据2016年8月3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网络直播服务在2016年上半年逐渐受到社会重视,并在资本力量的推动下实现了快速发展。截至2016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

  在网红崛起的同时,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传统媒体的萧条。

网红的崛起与传统媒体的没落

  吴灵灵(化名)是一名央媒的记者。近期,她有点犹豫,到底该不该出走。

  在她的周围,包括她的同事,目前已经有30%——50%的人出走了,大家或去企业,或者投奔所谓的网红新媒体。

  作为一个两岁孩子的妈妈,其实,从心底里,灵灵不愿意动,毕竟央媒稳定。然而,单位近期越来越紧张的生活让她此前平稳的生活彻底打破了,灵灵一时有点喘不过气来。

  事情是这样的,灵灵的单位作为央媒,实行的是名额管理,加之今年经济不好,因此,当周围的同事离职之后,灵灵的领导就下了命令:不再招聘新人。

  但是报纸版面不能空窗啊,于是,本来部门四五个人的活一下子压在了灵灵和另一位同事的身上,灵灵的紧张可想而知。

  更郁闷的是,央媒的薪酬不比市场化的媒体,活多,钱少,自然,灵灵的单位大批人开始离职。

  而灵灵打听了一下她的媒体朋友发现,传统媒体内的他们大抵生存如此,除了一些基层记者离职之外,甚至有一些知名媒体的主编也开始纷纷出走,进而影响到了传统媒体的新闻质量。

  据GPLP君团队的调查显示,在传统媒体的人才出走当中,60%的选择了新兴企业,30-40%的选择了网红等新媒体。

  与此同时,在传统媒体的收入方式当中,其赖以生存的广告也遭遇了网红等新媒体冲击,据GPLP君抽样调查各大企业宣传方式,其中,纸媒被列入最次一栏选择,甚至基本不予考虑,例如海尔等企业。

  那么,这就说明网红等新媒体就能取代传统媒体吗?而且,网红作为一种现象,到底能火多久?GPLP君在此与大家一起探讨探讨,当然,各位元芳们,也期待大家发表自己的真知灼见。

  讨论网红能否取代传统媒体,我们首先讨论一下网红的价值。

“网红”的价值与糟粕

  从用文字吸引粉丝,搞怪博眼球、审丑流行,到刷脸:颜值即正义,再到现在的PAPI酱、咪蒙用自己的“智商”“情商”来征服无数粉丝,网红已经从最初的1.0版本升级到了现如今的高配版,网红就这样从无到有,由屌丝发展到了高富帅的群体当中。

  而且,一线网红的身价也水转船高,甚至获得了资本的青睐(大家可以看GPLP君统计的不完全网红融资表)

 

  据公开数据显示,一线网红直播的身价可达千万,而一线网红自媒体的广告费用也都是几十万起,诸如一条、二更等;(一线直播身价排名表)

 

  到底这种博眼球的网红投资价值在哪里?

  首先,我们肯定的表示,网红是有价值的,而这种价值的体现则是中国媒体受众渠道及方式的改变。

  据上述《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1亿,上半年新增网民2132万人,增长率为3.1%。中国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1.7%,与2015年底相比提高1.3个百分点,超过全球平均水平3.1个百分点,超过亚洲平均水平8.1个百分点,网民规模连续9年位居全球首位。

  截至2016年6月,中国手机网民规模达6.56亿,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的人群占比由2015年底的90.1%提升至92.5%,仅通过手机上网的网民占比达到24.5%,网民上网设备进一步向移动端集中。

  如同消费方式的改变需要新型的消费渠道及供给一样,在此背景下,网红的出现可谓顺势而为,填补了行业空白,解决了有和没有的问题。

  因此,单从传播方式、时间及效率方面来说,网红类的自媒体的确相比较与传统媒体的传播更有进步——新媒体时代的网络技术与平台的完善与优化,不仅降低了受众观看的门槛,也让传播者的门槛变得很低,原来的受众也可以成为传播者进行信息的传播与分享。网红就是典型的例子。而传者和受者地位的彻底颠覆让网红相较于传统媒体显得更加接地气。

  其二、从传播口味上来说,网红传播目前来看更适合消费者的口味。

  因为简单来说,在网络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用户,他们的内容消费观和消费方式都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他们更加追求价值观和个性的相近和认同。而生产不同类型内容的网红吸引的恰恰是与他们价值观相近的粉丝群体,也是欣赏他们个性的一群年轻人。得益于网络的优势,个人化的网红们不用担负传统媒体所担负的社会责任和功能,他们可以发表个性化的言论,也可以传递自己的价值观,插科打诨也可以成为他们传递信息的方式。

  其三、盈利模式上,网红变现方式更具多元化。

  目前来看,网红的变现方式有广告、电商和版权内容,而传统媒体则主要依赖广告,尚未摸索出其他较为成功的盈利模式。

  广告主从传统媒体流失到新媒体平台,再逐渐转向网红,其实有一定逻辑可循。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知道网红们吸引的是与他们兴趣相投的一群人,价值观、生活方式和兴趣相近的一群人,很容易互相感染、彼此信任。网红们可以利用自己传播的便利和粉丝对他们的认同感、信任感甚至崇拜来为广告主进行产品和品牌的推广,而且这种推广非常接近“原生广告”。从明星偶像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粉丝经济”的强大,网红其实也是新媒体平台上的“偶像”,他们对于自己的粉丝来说,也具有着强有力的吸引力和影响力。

  说到底,网红经济的基础就是粉丝经济。

网红与传统媒体的博弈——鹿死谁手 尚不可知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网红在放量井喷的时候也同样如此——当前,网红的持续内容能力及专业度已经被很多人质疑,甚至很多网红通俗、没有底限的表演遭受网友的一致诟病,如何能够在填补了内容空白之后提升内容方面的质量,这是摆在网红及投资者面前的一个门槛,同时也是网红未来洗牌的一个关键点。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一点,网红在进步,相比较传统媒体日复一日的重复,网红进化的速度要比传统媒体快的多。

  从此,现在的网红不再是单打独斗,网红的专业化内容生产逐渐步入正轨,大约四分之一的网红们从属于专业的经纪公司或者构建了自己专业的内容团队。有了这些专业经纪公司或团队的帮助,网红们的“保鲜期”变得更长,也吸引了更多的资本涌入这个新兴市场。“同道大叔” 和“PAPI酱”就是典型的例子。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万变不离其宗”,优质的内容仍然是媒体长盛不衰的秘诀。传统媒体在内容生产上积累的丰富经验和已经形成的机制是支撑传统媒体长足发展的基石,而且相较于网红过于个人化的内容生产方式来说,传统媒体则更加成熟,不确定和不稳定因子少了许多。如果传统媒体在转型的这一关键节点能够充分利用网络平台,借鉴网红成功的经验,利用其优长来与网红等新兴媒体来较量,其转型成功或许可以期待。

  因此,网红与传统媒体之间的竞争,鹿死谁手,尚不可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