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银行整体回暖 中原银行盛京银行等缘何归母净利下滑超三成

    0

GPLP原创

银行整体回暖 中原银行盛京银行等缘何归母净利下滑超三成

整体银行业在回暖,但部分区域的不良在增加拖累了上市银行的业绩

作者:丹青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随着上市银行年报陆续披露,截至4月12日,25家上市银行(含A股、H股)2018年度的经营情况已浮出水面。

虽然大体的商业模式都是吸储放贷,但每家银行的侧重点差异明显,各具特色。比如,招行的零售、民生的小微、兴业的同业、农行的县域、建行的基建、工行的综合金融等等。

不过也很难简单评论哪种战略更具优势,毕竟整个中国浩大的经济体量肯定容得下不同的市场定位,实际收效如何还是要用经营数据说话。

根据Wind数据显示,在已披露的25家上市银行中有24家实现营收正增长,只有吉林九台农商行一家出现营收下滑,同比下滑了13.7%。

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方面,在已披露的25家上市银行中有20家实现正增长,5家负增长。

此次GPLP犀牛财经重点分析了其中4家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下滑超过20%的上市银行,包括中原银行、盛京银行、吉林九台农村商业银行以及郑州银行。

中原银行:

不良贷款上升至2.44%,资产减值引发利润陡降

3月29日,中原银行公布其2018年年报。在营业收入大幅增加的情况下,中原银行2018年的净利润却陡降四成。

数据显示,中原银行2018年税前利润29.75亿元,同比下降40.8%;实现净利润23.65亿元,同比降幅39.4%;归属股东净利润24.15亿元,同比降幅37.1%。

净利润大幅度下降的主要原因就是不良飙升。

截止2018年年末,不良贷款余额为62.07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5.64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44%,较上年末上升0.61个百分点。特别是公司贷款方面不良飙升,高达3.57%。

中原银行方面在年报中表示,公司不良贷款增加主要是由于本行年末执行更加审慎的五级分类标准,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计入不良;且本行授信客户以中小企业客户为主,受经济下行影响较大,经营困难导致还款能力减弱。

受不良大增,中原银行资产减值损失也在暴涨。去年中原银行资产减值损失为68.52亿元,同比增加48.23亿元,增幅高达237.8%。

盛京银行:

净利息收益率连年下滑至1.43%,不良贷款余额同期增长55%

曾经作为东北地区的明星银行,盛京银行在2018年也面临业绩下滑等问题困扰。截至2018年末,盛京银行净利润为51.29亿元,同比减少逾三成。同时,该行的不良贷款余额迅猛上升为64.42亿元,较2017年同比增长55%。

盈利能力方面,盛京银行去年营业收入为158.85亿元,虽然同比增长19.9%,但净利润为51.26亿元,同比下降32.3%。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盛京银行2014-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54.23亿元、62.23亿元、68.78亿元、75.74亿元,因此2018年是盛京银行年度净利润首次出现负增长的年份。

从盈利收入构成来看,利息净收入为该行营收的最大组成部分,2018年盛京银行净利息收入为124.18亿元,同比增加2.8%,占2018年营收的78.2%。但近年来该行的净利息收益率持续走低,2014-2018年,该行的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为2.32%、2.14%、1.75%、1.50%、1.43%。

下滑更明显的是该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由2017年的16.13亿元减少至2018年的6.27亿元,同比骤降61.1%,盛京银行解释称,主要由于代理及托管业务量减少。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盛京银行2018年的资产减值损失也有由2017年的14.03亿元剧增356.2%至64.01亿元。

郑州银行:

不良贷款率六连升至2.47%,业绩“变脸”盈转亏

去年刚在A股上市的郑州银行首份年报就遭遇了暴击:2018年该行归属于本行股东的净利润30.59亿元,较上年下降28.53%。在资产质量方面,该行不良贷款率2.47%,这已经是连续6年上升,并在2018年出现加速增长的趋势。

数据显示,2012年到2017年,该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47%、0.53%、0.75%、1.10%、1.31%、1.50%,而在2018年末,该行的不良贷款率更是上升至2.47%。去年四季度我国城商行的不良贷款率为1.79%,而郑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远远高出了这一数值。

郑州银行饱受争议的是此前,郑州银行在2018年三季报中对2018年度经营业绩进行预计,预测净利润在42.8亿元~47.08亿元之间,增长幅度在0%—10%之间。在公告中郑州银行信心满满的表示:业绩平稳增长,但好景没过多久,郑州银行就上演了业绩“变脸”的戏目。

对于净利润大幅下滑近3成,郑州银行在对GPLP犀牛财经表示,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监管政策调整,2018年4季度监管要求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二是郑州银行主要客户集中在中小微企业,河南省中小微企业占比较高,受宏观经济和区域经济发展影响,河南省中小微企业发展面临阶段性困难,整体不良率处于上升趋势;三是受地区传导时序影响,信用风险随产业梯队转移至中部地区。以上原因叠加导致郑州银行不良率增长。

九台农商行:

唯一营收净利双下降  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下降37.6%

九台农商行公布2018年年度业绩显示,该行在去年实现营收50.38亿,同比下降13.7%,实现净利润11.84亿,降幅为27.8%。值得注意的是,该行的净利、营收已经连续两年出现负增长,该行的总资产规模也进一步缩水至1642.53亿。

九台农商行2018年的净利息收入为35.2亿,同比下滑25.7%,手续费及佣金收入4.1亿元,下降37.6%。其中该行去年的投资证券净收益大幅滑坡95.4%。

九台农商行表示,营收的下降主要原因是由于去年该行和4家农村商业银行解除一致行动协议而导致这四家子公司不再纳入该行的财务报表合并范围,集团来源于子公司的利息净收入等营收减少,其次是受市场需求等因素影响。

手续费和佣金收入减少,以及市场交易原因导致了投资证券净收益的下滑,主要是资产管理计划等投资资产转让交易减少及证券等投资资产出售时结转亏损。

总结上市银行亏损原因,无外乎“挣得少,花的多”。“挣得少”基本上是主要是经济形势导致代理业务量下滑,最终导致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下滑,另外投资收益受权益市场下跌影响同样出现下滑甚至亏损。

“花的多”基本上是因为经济形势不乐观,企业经营困难叠加新的计量标准下,不良贷款余额大增,不良贷款率出现明显上升,最终导致资产减值损失大幅上涨。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