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昂立教育亏损从3千万到2.65亿 业绩大幅下修引董监事分歧

    0

GPLP原创

昂立教育亏损从3千万到2.65亿 业绩大幅下修引董监事分歧

2019年4月10日,昂立教育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大幅下修2018年度业绩,净利润由-3000万下调至-26500万元。

作者:舜耕山人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19年4月10日,昂立教育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大幅下修2018年度业绩,净利润由-3000万下调至-26500万元。而根据公司公告,业绩下修的主要原因,是“公司 2015 年参与投资的赛领教育基金于 2016 年 9 月收购的伦敦 Astrum Education Group limited 集团项目经营状况不佳”可能导致投资损失,于是计提可出售金融资产减值1亿元和或有负债1.16亿元,共计2.16亿元。对这一调整,3名董事,1名监事出具了反对意见,另有一名监事投了弃权票。

昂立教育起源于1984年成立的上海交大学生勤工俭学中心,公司则正式注册于1992年。彼时名称尚为“上海交大昂立科技有限公司”的它主营业务为电脑销售和培训,1995年才引入英语培训的业务。2014年,剥离了非盈利资产的昂立教育于上交所上市。

现金牛还能维持多久

不论资产减值计提的议案有没有在董事会通过,2018年都会是昂立教育上市以来第一次在年报中录得净亏损,而且这一亏损额足够抹去前两年的利润。毫无疑问,昂立教育是教育行业中的老牌子了,如今的大牌如邦德、学而思都差了它一个辈分,更不用说近年刚刚起势的一些后起之秀。早期发展时不那么激烈的竞争环境,使得昂立教育不需要费太大的气力就可以站稳脚跟。而在行业新秀们为了拓展新渠道而疯狂烧钱连年亏损的时候,老字号如昂立教育由于把持了传统渠道而早已实现了盈利。按一般的理解,偏向传统而保持盈利的昂立教育是典型的“现金牛”公司。

而2018年的大幅亏损,让昂立教育的“现金牛”特征被打上了问号。当偏向传统的公司失去了盈利能力,等待它的将是漫漫熊途。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昂立教育主要的经营范围包括K12教育和外语教育,这是许多人记忆犹新的,在中小学阶段非常“忌惮”的事物。当然,在这一领域摸爬滚打了许多年的昂立教育并非一直维持着二十年前的那“老一套”,它在具体的教育模式上做了一些创新,比如其中学生VIP中心推行的小组合作学习方法。毕竟,背靠上海交大的金字招牌,昂立教育就是交大在非高等教育领域的门面,其教育理念和方法自然不会摆脱这一国内顶尖大学的影子。但是,战术上的创新并不能掩盖其战略上的保守,昂立教育多年如一日地换着瓶子喝逐渐变老的酒,终有一天发现好像快喝完了。

实控人的缺位和董事会的风波

经营遇到了问题的昂立教育,在股权结构上也完全不让人省心。GPLP犀牛财经发现,2017年起,中金系的资本就从二级市场上涌入昂立教育并不断增持。至今,中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对昂立教育持股比例达到22.68%,而交大系的持股比例则逐渐下降至22.65%。而如此相近的控股比例,使它们都无法决定公司半数以上的董事人选。

而持股比例的变化,使得原本在2020年第三季度才结束任期的董事会不得不提前换届,而没有人取得半数以上席位的结果导致了昂立教育在董事会提前换届后事实上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的局面。

这样看来,关于计提资产减值的意见不统一,很可能也是由于董事会的结构所导致。但另一方面,提出反对意见的董事和监事也确实有一定的道理。虽然在董事会记录的公开资料中所述并不详细,但可以推测,作为公司的内部人,这些提出反对意见的高层人士认为资产减值的依据不合理,相关信息不充分。

因此,名义上进行的资产减值准备置换的是以后年度再释放的盈余储备。毕竟即使不考虑这些减值,经常项目上发生的3000万元的亏损也是补不回来的。

倘若事实如此,那么盈余储备和盈余释放的目标应该都在影响公司股价上,而公司股价对不同角色在公司实际控制权的争夺战中也会起到不同的作用。昂立教育的故事如何收尾,且让市场吃瓜看戏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