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对话卜君全: 一个风投人的“新视野”与“旧理念”

    0

行业快讯

对话卜君全: 一个风投人的“新视野”与“旧理念”

如果世界一线风险投资人的典型形象有一个大致轮廓的话,它会与Telstra Ventures大中华区合伙人卜君全 (Chris Pu) 高度重合:名校毕业,理工出身,硅谷起步,思路清晰。

来源: Jessie & James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如果世界一线风险投资人的典型形象有一个大致轮廓的话,它会与Telstra Ventures大中华区合伙人卜君全 (Chris Pu) 高度重合:名校毕业,理工出身,硅谷起步,思路清晰。

但与很多投资人不同的是,面对媒体时卜君全并不热衷于夸夸其谈。指望获取传奇故事的采访者多少会有点儿无解:他对描绘自己的人生轨迹和里程碑事件并无兴趣,更愿意将篇幅用于诠释他所在乎的“专注”与“伙伴”。

在金句迭出的风投圈里,这是两个乍听上去并不特殊的词。

卜君全的职业生涯起始于全球风投圣地——美国硅谷,是WK创投基金硅谷办公室的创始人之一,后来加入英特尔投资,在硅谷和北京办公室一共工作了九年,2015年加盟Telstra Ventures,目前为Telstra Ventures大中华区合伙人。卜君全其专业足迹横跨中国大陆、美国及亚太其它地区,拥有超过20年的风投行业经验。

从某种角度说,以他多年来对项目的把控、投资眼光、决策经验的沉淀,仿佛更独特更新颖的词令才更与之匹配。但他平实干练的作风,反而可能解释了为何他才能和顶级创业家一起携手奋斗前进。

事实上,卜君全对独立思考极度推崇,但他总结出的理念并不玄謬,可以说,都是常识的堆积。一般投资人都不会否认常识的重要性,但能穿透其中的差异之于共通性,并且坚持执行到底的人却不多。

20年的职业生涯中,卜君全见证了中国风投业的沧海桑田与日新月异。他还在持续地学习,新的东西不断进入他的视野;而他对“专注”和“伙伴”这样旧理念的执行和坚持,仍然造就着他的新视野和独特性。

专注企业科技和消费者应用

Telstra Ventures近年来低调频频出手,比如开源代码库Gitlab、云服务公司七牛云、电子签名认证Docusign、终端安全防护平台CrowdStrike等等。目前你们最关注哪些领域?

卜君全:在中国,消费者应用仍然是创业者和风险投资关注的对象,但是,有一个领域显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那就是高效的企业服务和软件来支持广大的消费者市场。尤其在人工智能的加持下,其应用价值会更快提升。

我们持续密切关注四个领域:企业软件和服务、人工智能和数据平台、移动互联网以及消费者应用。

这些领域的初创公司有很多,你们会最先注意到哪些公司?

Telstra Ventures大中华区合伙人卜君全 (Chris Pu)

卜君全:每个基金甚至投资者,都要先定下投资目标、策略,否则如子弹乱发般投资,很难获胜。Telstra Ventures多留意3类型公司,这包括;透过Telstra及伙伴的资源可助其拓展市场、与基金的投资组合有互补学习的可能,又或其创业者和产品对未来投资方向有启发。从这三点可以看出,我们希望我们对被投企业有实质的帮助,投后也能保持伙伴关系。

Telstra Ventures主力参与B、C轮融资,A轮融资也偶会参与。产品、服务已完善且有潜在客户,一般是我们考虑投资的起点。产品、服务的发展潜力,以及初创的财务管理,也很重要。当然,团队是这所有考虑的核心。

对于专注于某些领域的投资人来说,精准投资拼的是认知。您会如何研究什么类型的产品、服务较有市场潜力,是未来的趋势所在?

卜君全:我们会选出一个范围去深入研究,并且向下细分。我们会去查看不同的发表文件,出席不同的讲座、行业聚会及研讨会,并且和行业中的领导人士交流。找到几家目标初创公司,再深入研究其产品、服务、和团队质素。

如果有机会,我会跟不同初创的团队接触:多听他们对市场需求的解析。我也会利用机会在中,美和亚洲其他国家间穿梭,虽然寻找项目未必是我唯一的目标,但我却可感受到跨区域,跨市场的脉搏。这对提升我们对中国创新的思维有很大的帮助。

你们会寻求对被投公司有一定的控制权吗?

卜君全:做任何决定前,我们都要记着投资人必须对得起基金背后的投资者,因此每个投资都要能符合定好的投资策略。我们并没有规定要对所投的初创占股多少,我们也非常理解并支持创始人对股权的珍惜。我们就是这样专注于伙伴关系的专业投资人。

中国的新机遇时代

目前中国本土风投机构中,开始布局企业科技并尝试介入的不足一成。为什么你们会将这一领域作为布局的重点之一?

卜君全: 2003-2006年是中国的风投元年,从那时起至今,已经过了15年左右的发展,这期间中国的社会和产业结构都发生了巨变。

从人口特点上看,如今的80/90后大多受过更高的教育,为企业带来了管理上的挑战。年轻一代开始要求不同的管理方式,他们不再像以前的年轻劳动力那样“顺服”。因此企业科技作为管理工具就愈发重要。

举例说,以前一家中国公司要拓展另一个地区的市场,会派一些销售去出去,他们会在新的地区开展地推等,踏实去做这些辛苦的工作。但现在的年轻一代,他们精于高度使用社交媒体和技术,并不一定情愿去做这类的工作。

这样的劳动力变化形势,给企业管理带来了挑战,也给企业科技带来了更大机遇。企业会“被迫”依赖科技来弥补管理的不足。

您提到产业结构的巨变,是指的什么?

卜君全:中国的产业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中国主要制造的是科技含量不高的低端产品,但现在,中国政府在加快发展IT、智能,机器人等产业的发展。我相信企业科技会进入一个更高速发展的时期来提升产业变革。

但是也有人说,中国的科技产业存在创新性不足等缺陷?

卜君全:的确有许多中国企业家从成功的西方科技公司那里借鉴了一些东西。但许多在北京、上海或深圳的创业公司也并不一定是硅谷的翻版。

其中一个原因是不同的市场基本面。中国技术市场的某些部分,如某些基础设施,受到了监管,这可能会限制创新的机会。但有些领域相对开放,发展更为先进,甚至超过了西方。

例如,移动支付在中国的渗透率远高于其在北美的渗透率。此外,整合多种技术和应用的社交大平台,实际成为了移动流量的入口并得以变现。类似的例子,有很多创新的概念和技术是完全来自于本土的。

从纯技术来看,这些未必是革命性的创新,但这些本土化创新成功地培育起新市场的参与者,并且构建了新的商业模式。这些在消费者应用及移动互联网上的发展尤其突出。我们也会持续关注和投资。

享受“深度伙伴关系”

几乎每一家VC都宣称要为被投企业创造价值。Telstra Ventures究竟为被投企业创造了怎样的价值,与其他VC有何不同?

卜君全:Telstra Ventures可以与被投企业建立起深度伙伴的关系。Telstra Ventures拥有一个强大的企业客户网络,可以帮助被投的中国公司获取更全面和及时的市场信息,以及可以对接的市场资源。

Telstra Ventures有一组团队专门在对接这种合作,并且以此作为自我考核的指标。我个人来说,是非常推荐这样的深度伙伴关系的。

当然,我们也很自豪我们投资团队的风投专业背景,这也为被投企业在重要关键点提供了优质的决策支撑和伙伴关系。

我在风投界打拼多年,目睹过许多人进入这个行业,也有许多人离开这个行业。Telstra Ventures是一家以可持续性(sustainability)和一致性(consistency)为特征的投资机构,这与我们和被投企业之间的伙伴关系是互为印证,互为强化的。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图片来自网络)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行业快讯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