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美股券商BBAE入局,敢用0佣金博更长远的利益

    0

未分类

美股券商BBAE入局,敢用0佣金博更长远的利益

必贝证券的种子用户中不乏中国互联网圈的高净值人群。他们本身就是中国互联网最高层次的玩家。他们对产品和用户体验的需求也代表了中国互联网的最高水准。

必贝证券的种子用户中不乏中国互联网圈的高净值人群。他们本身就是中国互联网最高层次的玩家。他们对产品和用户体验的需求也代表了中国互联网的最高水准。

不爽几千刀手续费

他砸几千万开了家美股券商

作者:春晓

来源:交易门

 

拒签

2016年6月,者希博出现在北京美领馆大门口。者希博是美股券商必贝证券(BBAE,为Be Before Anyone Else的缩写)创始人。彼时必贝正向美国金融监管局申请证券交易牌照,作为申请流程的一个重要步骤,他需前往纽约接受面试。

就在不久前,者希博还刚去美国旅游过一次。旅途波澜不惊,期间违章停车拿到一张罚款,他已经主动上网交费。者希博没觉得签证会有什么问题。

三个小时之后,总算轮到者希博。签证官按章办事,问他有没有固定收入。

者希博是在线旅游巨头“去哪儿”的16号员工,曾任去哪儿酒店事业部CEO,财务实力不俗。

2015年,去哪儿与携程合并。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离任前放出45亿的股权激励。他在朋友圈中宣布:“我在Qunar的10年最值得我骄傲的不是业绩和市值,而是我估计Qunar在10年里大约创造了1500个彻底财务自由的家庭。”

 

作为去哪儿创始团队一员,者希博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但作为必贝证券创始人,他不拿一分钱的工资。他对买房没兴趣,在北京没有房产。在准备材料和回答签证官的问题时,者希博对自己的收入、资产状况都如实作答。

但他的“实诚”在签证官那却不管用。在对方眼里,者希博就是一个没固定收入、没不动产、可能潜去美国打黑工的家伙。以“有移民倾向”的理由拒签了这个在朋友眼里已经“自由了几辈子”的人。

团购伯克希尔

被美国拒签的故事很快在者希博的朋友圈传为“佳话”,成为朋友们嘲笑他的梗。

其实做港美股互联网券商,向美国金融监管局申请牌照并非必走之路。者希博和伙伴2016年创立必贝证券时,国内美港股互联网券商的赛道上已经有了老虎证券、富途证券、雪盈证券等选手。许多互联网港美股券商通过做有牌券商代理等方法,避开了向美国金融监管局拿牌这一复杂而漫长的流程。

必贝证券是中国第一家直接向美国金融监管局申请、并成功拿到牌照的互联网券商。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从2016年年初开始申请,他们前后花了17个月的时间才拿到牌,比预期多出4个月。

“我们其实走了一条非常难走的路。”者希博告诉我。

直接申请牌照,者希博有几个考虑。从旅游行业转到金融行业,直接和钱打交道,他如履薄冰,希望用一个完善的监管体制来指导工作。美国金融市场发展了100年,用者希博的话说:“美国人已经把所有的坑都走过一遍,监管机构会告诉你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在什么框架下可以自由发挥,什么地方是红线不能碰。”

必贝要长期发展,准备好将来去和国际同行竞争,者希博认为建立自己的合规能力至关重要。他的第二个考虑来自技术层面。只有做一个自己持牌、完全自主的券商,才能做一个自己掌控的系统,最大程度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不少朋友跟他提起,想要“团购”巴菲特创建的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伯克希尔的股票出了名的贵,每股30万美元左右。者希博说从技术层面完全可以实现团购,但前提是系统要自主。

“对于一个C端的用户来说,最少可以持有的数量是0.01股。如果有100个人,一个人只需要出3000美金。”他说。

者希博告诉我,自己持牌,完全掌控系统,最大的好处是“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

如果自己不持牌、对系统没有自主权,一旦上游出问题,团队即使一身本事,也无能为力。“用户会觉得是你不行,不会觉得是你上游不行。”

者希博在去哪儿网时就深刻理解“系统自主”的重要性。

他说:“当时我们去做机票行业的SaaS系统,一方面是因为机票代理的系统经常出问题,跳出到代理的网站预订,用户经常遇到问题。另外,代理也出现过用户交钱没有出票的情况,这些问题,最终实质上都是去哪儿网买单。”(注:SaaS是Software-as-a-Service的缩写,即把软件作为一种服务。当时去哪儿为线下旅游产品供应商,免费提供SaaS平台软件,并免费为他们提供服务,根据给这些供应商带来的业绩表现收费。)

更高上限的赛道

创立必贝证券时,者希博刚好36岁。本命年的他在互联网行业干了正好10年。

他进入互联网有点误打误撞。2006年,26岁的者希博离开当时就职的一家日本公司,以工程师的身份加入成立不久的在线旅游平台去哪儿,成为第16号员工。

“那会没有人理解互联网是什么样的,包括我自己。”在日企工作时,者希博每天5点就下班了,未来三十年的日子似乎一眼能看到头。他觉得趁年轻,应该去闯一闯。

早期的去哪儿极具狼性,者希博上班第一个礼拜,就有两三天加班到凌晨三点。一天早上者希博7点下班,开车到离家还有一两公里的地方等红灯时,他睡着了。后面的车“嘀”了半天他才醒。

“当时是很典型的早期互联网公司的状态,为了完成一个任务,愿意付出很多。”

这样的状态在去哪儿持续了很久。者希博和早期团队结成了革命友情,他们“经历了无数次看着太阳升起的日子”,有时感觉比亲人还亲。

去哪儿茁壮成长,对当时行业头牌携程越来越具威胁,者希博也羽翼渐丰。去哪儿成立了酒店、机票、无线三大事业部。者希博晋升酒店事业部CEO,管理技术、产品、销售三个团队。他最高峰时要管理1500人。其中产品技术400到500人,其余的是销售和运营。

2015年10月,去哪儿与携程合并。行业老大和行业老二合并,者希博决定退出。他用了半年的空档期来思考接下来做什么。

其实自从2006年加入去哪儿后,者希博就开始关注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其中许多都在美国上市。他开了一个盈透证券的账户,开始交易美股。买的第一只股票是Google。去哪儿于2013年11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后,者希博发现自己打开交易App的频率明显变高。他成长为一名重度用户,每年要给盈透证券贡献三四千美元的手续费。

老虎证券创始人巫天华曾经是网易有道搜索团队的早期成员。因为网易是美股上市公司,他才开始研究股票。富途证券创始人李华是腾讯的18号员工、QQ最早的研发参与者。腾讯在香港上市后,李华开始接触港股。2007年他的个人交易额高达40亿港币。

这三位创始人很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因为自己公司上市而爱上股票交易,他们相信中国工程师的实力,或许也都看到了一个自己可以去与国际同行竞争的赛道。

但者希博跟这两位创始人还有一处不同,他在去哪儿直接参与开发和运营的是一个交易系统,一个7×24小时不间断的交易系统。

拿酒店客房预订系统为例,酒店可能多人同时预订,房价也会实时变动,类似股票交易。股票交易系统只需交易时段充分可用,对他们来说难度似乎还降低了。

从访问量来看,酒店的实时报价搜索每天处理上亿次请求,每秒超过3000次请求,是个大型实时数据搜索系统。券商系统体量轻得多。他估测服务华人的券商目前一天最多也就两三万用户在线访问量。

“这是我们完全能hold住的事情。”他说。

者希博自己就是一名技术“大拿”。去哪儿当时突破垂直搜索引擎的商业模式,通过搜索+SaaS为消费者和中国的旅游服务提供商提供一站式服务。这就是去哪儿核心的TTS(Total Travel Solution,全面旅游解决方案)系统。

者希博是TTS系统牵头人,从前期调研,系统设计,到带领团队开发。最高峰时,去哪儿的机票出票量占到了在线机票业务接近50%的份额。也就是说全中国每两个在网上订机票的人,其中一个就是通过者希博团队写代码开发的系统完成交易。

而在和去哪儿同事并肩作战的日子里,者希博对中国工程师产生了一种信仰:中国的互联网技术团队非常有战斗力。在他看来,公司和公司做竞争,最后比拼的是谁效率更高,自动化程度更高,成本控制能力更强。

在线旅游大约一年3万亿美元的交易额,美股2017年的交易额是40万亿美元。者希博认为中国技术团队完全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去这个上限更高的市场竞争。

虽然工作繁忙,也挡不住者希博对运动的热爱

命运自己掌握

在半年的空档期,者希博研究了美国市场上有代表性的券商,比如Robinhood、盈透证券等,对比他们的业务模式和公司框架。

当时他身边有许多互联网圈的高净值人群,多数是互联网公司创始人或核心成员。他们对交易美股有刚需,而当时已有平台要么难用,要么手续费太高,要么太复杂。者希博认为自己可以去创造一个交易平台,满足这群人的痛点。

一位必贝证券早期用户告诉我:“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中国互联网圈的高净值人群,本身就是中国互联网最高层次的玩家。他们对产品和用户体验的需求也代表了中国互联网的最高水准。如果能服务好他们,满足他们的痛点的产品,放到全世界应该都是极具竞争力的。”

者希博对于中国工程师实力的假设也在实战中一步步得到验证。2017年年底,必贝证券拿到的美国金融管理局的牌照。2018年年初,必贝App正式上线,提供零佣金交易。2018年6月,必贝证券正式上线融资融券业务。

这一切都是由必贝20人的产品加技术团队完成。

必贝交易系统中有一块刚开始是采购的外部系统。有一次,者希博希望做业务升级,把需求写好后发给美国的外包公司。他判断一个星期就可以上线,对方评估,说要做两个月。“效率真是低到令人发指。”

这之后,者希博加快了全部上线自己系统的进程。2018年下半年,必贝系统完全切换为自己的系统,那是创业以来他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这标志着我自己完全掌控了公司的命运。这很重要,不再假他人之手,催也不是,不催也不是,非常痛苦。”

2019年年初,必贝上线美股期权交易。现在系统每个月迭代一个版本。者希博告诉我,如果没有实现自主系统,依赖外部协助迭代,一旦涉及底层系统改造,都至少要三个月起。

必贝的服务器遵循合规要求,放在美国本土。为了提高投资者访问速度,他们通过网络链路优化,把访问时间缩短到原来的1/3。原来平均600ms,现在200ms。

“网络链路优化的优势在于网络稳定,不会丢失网络导致重连,优化前经常会出现间歇性连不上的问题。”者希博说。

者希博跟我解释,股票的价格波动瞬息万变,每秒都在变。机票可能一个价格30分钟后还能订,股票价格1分钟可能就是一个百分之几的差别,这就要求交易系统一定要够快。

跟机票系统比,交易系统对稳定性要求也更高,基本可以理解为“主业务零容错”,因为一旦出错不可修复。而一个简单的小错误,可能造成几千上万美金的损失。

“比如用户下单10块,然后想取消,取消出现异常,导致没有取消掉成交了,结果股价一直下跌到9块,后果严重。”

敬畏之心

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必贝证券和去哪儿的核心团队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CEO者希博是前去哪儿16号员工,必贝的天使轮投资人里有去哪儿创始团队成员、原COO彭笑玫。

不少前去哪儿的核心人员也加入了者希博的团队。必贝的CTO刘玥此前就是去哪儿酒店技术团队高级总监。

者希博的工程师团队曾亲手搭建了中国最大在线交易系统之一,可能有笑傲中国乃至全球的底气。不要忘了,美国交易系统并发搜索量最大的“黑五”,跟中国的双十一、春运比,也都只能算小儿科。

尽管如此,者希博常跟团队强调,现在做的业务和钱相关,应该对这个系统有“敬畏之心”。

做金融和做互联网思路很不一样。必贝的首席合规官绝大部分情况下跟技术团队是“作对”的。者希博说,有时他们花了两周上线一个新想法,但合规官看了说需要改,最后返工又花两周,效率反而降低了。

必贝上线后,有用户批评新功能上线太慢。者希博认为这与技术团队跟合规官磨合不畅有关。

互联网的思维模式是有个想法,赶紧干了,上线再看效果。这在“零容错”的金融行业明显行不通。后来,技术团队不得不扭转思维,跟合规官开始前置沟通,开发流程才变顺。

作为管理者,者希博发现公司利益和投资者权益之间,也需要达成一个平衡。对券商来说,用户交易越多越好。但监管认为不成熟的投资者,就不应该频繁交易。“如果我们不是受美国监管法律监管,我做出来的产品就会变成,不管是什么类型的用户,爱怎么交易就怎么交易,一天交易一百笔。”

CEO的工作很杂,除了BD(商业开拓),者希博还是公司最大的产品体验官。系统上线之前的新版本他都要先使用一两个月。作为团队最大的客服,者希博每天都要在最核心用户的不同群里回答问题。

必贝的种子用户,很多是互联网上市公司早期员工、高管。者希博在他们那里发现了一些个性化的需求。

比如一名高管要卖掉持有公司股票变现,但如果直接在二级市场挂一个200万股的卖单,对股价会造成很大冲击。者希博能够推出系统性解决方案,设置规则,使得卖家可以在三周之内、15个交易日完成退出。

他认为这些个性化的服务都有一些共性,累积到一定程度,就能形成标准服务向用户推出。

者希博说,由于系统自主,他们可以控制成本,会一直为客户提供零佣金交易。目前必贝还为1000美金以上资产的用户免费提供行情。

现在,者希博也再也不用每年交几千美金的手续费了。

 

者希博也许是互联网券商CEO中肌肉最好的

马拉松

2019年,互联网券商富途牛牛和老虎证券纷纷在美国上市,各路券商拉流量如火似荼,效果都不错。据老虎证券招股书披露,老虎证券2018年交易规模为1192亿美元。同样在美国上市的富途证券,在2018年的交易总额为9070亿港币。

在低佣金甚至零佣金趋势下,港美股券商极度倚重C端交易收入,流量从哪里去找?

2019年,我和者希博在上海碰头。我把流量的问题抛给他时,他表现出的是被美领馆拒签后同样的沉着。

“我们知道服务的客户是互联网公司的高净值人群,他们有海外资产,是核心要抓的客户。”

除了核心用户,剩下的就要靠他们去开拓。

这个CEO亲自操刀做起了科普的工作。曾经有超过100个人问他“ADR费”是什么,他决定在知乎上公开回答这个问题。

者希博的知乎专栏的文章多为普及型帖子,题目包括《美股期权(Option)——做多和做空的工具》、《美股市场不常见但是有价值的两种订单类型》等。

和用户密切沟通的好处,就是者希博知道用户需求在哪里,他们关心什么。

必贝早期用户展现了较高的忠诚度,新用户中有将近一半是其它平台转过来的。今年必贝月交易额和去年同期比涨了20倍。

聊天时,者希博和我讨论起创业和健身的相通之处。者希博已经坚持健身15年。他说健身不像吃美食,即时就有快感,只能一开始就“很苦逼地坚持”,持续半年、一年才有正反馈。

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也提过延迟满足感的重要性。他说:“以大多数人满足感延迟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拼天赋。”

这恰恰是者希博性格中的优势。他说:“我很能为一个我愿意付出,觉得有意义的目标坚持。”

必贝已经融了几轮资,他们天使投资人里不乏重量级人物,但对外却一直十分低调。

“我们自己的小心思,就是想做成一点东西以后再宣传。”者希博说。

2018年下半年,去哪儿的1号员工周强正式加入必贝。周强是前去哪儿负责市场的VP。必贝之前一直埋头做系统,如今在推广上将加大力度。

必贝是者希博继去哪儿后,想做的第二番事业。他的思考策略更加长线。

“在对标的时,我们的视角放在美国那些比较主流的,受用户欢迎的互联网券商,所以决定走这么一条比较难的路。”

拿到美国券商牌照并不是终点,而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必贝正在考察进入几个国际市场,未来跟美国同行竞争是他们蓝图中的一部分。

从管理1500人到管理20人,者希博表现出了惊人的了灵活。“过去的职业生涯里,自己管理过自己,也带过二三十人,也带过千人团队,对我来说都可以自由切换。”他说。

他说团队规模取决于业务的特点,怎样最有效率就怎样干,他预计必贝的工程师人数几年后会在100人左右。

一名者希博的前同事告诉我:“者希博的团队具备中国互联网交易系统最强的开发能力,但隐而不发,抵抗了快速上线的速度诱惑,就像武林高手用树枝也能使出上乘剑术,不需要显摆手上拿的是倚天剑。”

者希博把金融领域创业比喻成跑一场马拉松:“前一公里,也许落后别人500米,但人家可能跑到20公里的时候就体力不支了,我们再接着跑就行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未分类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