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一个创业小伙的奇幻漂游:我是怎么落荒而逃的

    0

GPLP原创

一个创业小伙的奇幻漂游:我是怎么落荒而逃的

在滨海城市的经历真的是一言难尽。

作者:何维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这个滨海城市让人迷茫,我们既喜欢它的历史与大气,又不得不为它的满嘴跑火车而恼怒。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个有创业梦想的青年,曾经在这经历了梦想幻灭,五雷轰顶,丧失了信心。

小A曾经是一个有为青年,立志通过奋斗改变命运。

大学是在北京上的,毕业后一度回南方工作。

当然,小A是不甘心的,他想要改变命运,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因此,当北京的带头大哥吆喝着一起去滨海城市开拓口红山寨机市场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更何况,带头大哥还承诺给他总公司2.5%的股权,并且当地分公司利润的5%当做分红。

看到了南方红机市场的火热,思前想后,小A觉得风险不大也就答应了,这个城市有什么难的?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于是小A斗志昂扬的收起行囊直奔这个滨海城市。

序曲:滨海城市的热情超乎想象

脑海中曾一万次的出现过滨海城市的想象。

到底是怎么样子?

在期待中小A出了机场,然后一路上路过各处,伴随着风景的是当地人到处乐观向上的精神,以及安逸的晒着太阳的情景让他印象深刻,在他的记忆里,只有他古老的乡村的家乡才经常看到这个样子。

接机的是一个当地兄弟,热情似火,见面就是一个拥抱,让我简直惊呆了。

据说,这是带头大哥曾经在北京帮过一位兄弟,叫做大强。

据带头大哥介绍,大强如今在当地混的不错,各种有头有脸的人都认识。带头大哥还没有说帮忙的话,强子就一揽子工程全包了,“一切包在兄弟我身上。”强子信誓旦旦的表示说,这一带的百货、商超他都熟悉,愿意出一份力,当然带头大哥也答应不会差了大强的那份。

接机的路上,大强聊的火热,让我们感觉当地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一路上,大强还拍着胸脯说:“没事的!有事情找兄弟,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并且信誓旦旦细数他是如何和本地几个大商超主要领导人熟识,有什么好的交集,如何两肋插刀,生死之交。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么一句话:“我到他们公司,都不用报名字,直接进他们办公室,办公室有人的话,他都会让底下的人先出去,我们关起门来聊两个小时。”

此时的我,心潮澎湃,感觉迎娶白富美已经不远了,很快当地公司将销售过百万。

然而,事情太顺利了果然另存玄机,一切远非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乐章:嘴皮子不是吹的

一切事情都有因果。

如果一个人对你太热情了,不是有目的就是另有所图。

事实果然如此。

终于,我们发现了大强的秘密,当然也是我们失败的关键,就是太轻信他人所说的话及这个人了,小A曾不止一次的懊悔说,如果我们但凡多一个心思,多找三五个渠道一起推,事情也不至于弄成这个样子,这到底是大强的原因还是当地人的原因?

这个后来我们一直没有答案,虽然我明明确确的知道这个道理,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而对这个城市产生印象,然而现在我们却不得不因为这个人而对这个城市产生了误解。

言归正传。

生意与应酬是一个孪生兄弟。

在生意场上呆久了,带头大哥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他非常注重“关系”,他认为只要有关系,拉近了领导的距离就可以解决大半的问题。

因此,带头大哥刚到当地,而且人生地不熟,拖个本地人也是理所当然。

在期待当中,该来的应酬还是来了。

没几天,大强说请一个核心商场的高管吃饭说说口红机进场子的事情。这事情带头大哥非常重视马上开口:“强子,地方你看着办,只要事情能办成,按规矩来,怎么请都行。”大强一口答应张罗起来了。

吃饭吃着就进了KTV,大强安排了一个叫XX的商务会所。这时候几个高管、大强刚开始还扭扭捏捏放不开,没过多久就把这里当做主场,当起麦霸。带头大哥和我自然是恭恭敬敬,一圈又一圈敬酒。大强也不把自己当外人,该叫的酒水、果盘、小菜一个不拉。一high嗨到凌晨2点半。各类小吃、金百威、豪华总统包间·····零零总总刷卡,刷到我瞠目结舌。带头大哥看着还在上蹿下跳和领导称兄道弟的大强,说:“没事,就这样。”总公司当初给带头大哥30万元开拓业务,不成想,一天就花了12万!

临走了,带头大哥和我在后面毕恭毕敬地送高管们上车,高管们也不客气,拍着带头大哥的肩膀说:“事情明天到公司我们仔细谈。”然后就挥挥手醉醺醺上了车。大强也半醉不醉好像掏心掏肺一样和你说:“领导们喝高兴了,事情也就好办了。”带头大哥其实有点反感这种明明是坑人却还装作为你掏心掏肺的样子。于是压着气说:“强子,今天辛苦了,好好休息,明天我们还得谈正事儿呢。”

第二天酒醒,带头大哥洗刷、穿西装认真的琢磨着几个要点,怎么兼顾对方的利益,如何保证自己的利益。时不时吩咐我提醒他一些注意点。而我也准备好相应材料,画好重点。

下午两点钟,正要出门,大强突然来了个电话:“带头大哥,领导说有事,改天吧!”我们一脸懵逼,怎么会这样子?大强作为中间人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作罢。

可是事情出乎意料,不知道为什么大强开始躲着我们。莫名其妙,怎么一到关键时间,领导不是有事就是生病?我们头两天还是是说可以另约时间,去别的商超看位置,看流量,想办法找人脉。直到大概快一个月了,带头大哥有点耐不住了。

带头大哥要他交出已经联系过的商超联系人号码,并且要求打好招呼,我们直接去拜访。可是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让人恼怒至极!

带头大哥发飙后,冷冷来一句:“老子江湖飘了这么久,被这个小瘪三给耍了。”

曲终人散

带头大哥有点心灰意冷,经过一个多月的折腾,总公司命令我们解散当地直营,由当地代理商负责全盘经营。于是我们坐上离开滨海城市的飞机。啼笑皆非的是,飞机落地后打开手机一看,大强又分别给我和带头大哥发了信息,说已经联系好了当地的老大,叫我们去联系确认。带头大哥摸摸来了一句:以后远离这种满嘴跑火车的人。

于是,我们就这样灰溜溜的走了。

到底当地其他人是不是也是这样?我们或许再也没有机会知道答案了。

我们就这样离开了滨海城市。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