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百度投资幕后操盘手汤和松:在并购爆发年出手

投资精英

百度投资幕后操盘手汤和松:在并购爆发年出手

 

  汤和松解释说,所谓“脚踏实地”,就是找到投资的时间点。而“仰望星空”,就是看看在特定领域中选中最佳项目。“脚踏实地就是买一个时间点,仰望星空就是看外面天上漂的什么云,你的故事是战略前景是什么。”

  脚踏实地:在并购爆发年出手

在今年年初,汤和松就判断今年和明年将是并购爆发年,果然,在这一年中,百度将30亿美元投向了并购PPS,91无线等公司。之所以汤和松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是因为他判断PC互联网发展到了中后期,中后期将涌现大量并购,同时还包括移动互联网的逐渐成熟。

他说:“移动互联网到来的时候,这些大户人家,一方面要通过自己内部的力量进行加速,也会充分发挥家里钱罐子的作用进行一些战略举动,这是必然的。”

汤和松判断,明年仍将是并购的集中期,不过不会像今年这么多,金额较小的并购仍处在活跃期。

仰望星空:在核心业务涉及的三个领域寻找黑马

汤和松认为,现在的互联网领域还不是多样化的时代,和核心业务不相关的投资项目不要去碰,专注方向很重要。

“百度的投资方向在三个方面,与核心业务有关,是上下游产业链的关系和外围潜在新的市场。”汤和松说。

如果选中的项目与百度的核心业务线紧密结合,百度会考虑全资收购,并入产品线或独立运营,如PPS并入爱奇艺,再比如点心和91无线。

而如果选中的项目属于上下游产业链或外围潜在新市场,百度通常会选择战略控股和独立运营,例如去哪儿和爱奇艺。

汤和松表示,战略控股加独立运营的投资决定是最复杂最难做的,因为风险大,这个时候百度会更多的考量创始人的契约精神。

创业赛跑要分清是百米赛还是拉锯赛

“所有的公司都面临着竞争格局,我把它比喻成两种比赛,因为你面临的目标市场有两个特点,一种目标市场是增量市场,也就是新兴快速爆发的市场。这种市场永远是要靠速度,是百米赛;还有一种是存量市场,存量市场是拉锯赛,要做差异化。”

除了选定投资领域和方向,汤和松的投资哲学核心同样在于“人”,在选择创业团队上,汤和松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方法。第一,能力;第二,团队互补,第三,团结和持续稳定;第四,有一个主心骨。

汤和松建议创业者,要时时刻刻想自己提问三个问题:做什么?市场有多大?为什么是你?

汤和松从事了多年互联网投资业务,为百度做出了多起高回报的投资决策,今年9月,汤和松从百度的投资负责人升任百度副总裁,百度对汤和松的重用,意味着百度对战略投资业务的重视。

汤和松表示,百度仍将对投资并购加大投入。

 以下为汤和松演讲实录:

汤和松:很高兴见到大家,大家上午好!刚才一听主持人介绍我的感觉是有点发毛,不管什么价格都得拿下,好像我这个人感觉不对这个事情。其实是我们领导的英明决策。非常高兴跟大家见面,我被邀请的时候一听黑马,跟我们创业的不确定性、神秘感,加速,这种气势特别强,我觉得黑马营名字取的好就成功了一大半。创业公司名字一定要起好。跟大家分享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去哪儿刚刚上市,去哪儿的名字非常好。我跟他开始见面一谈,没见他们的人,问他们说什么公司?他说去哪儿,我没明白,他说你知道去哪儿吗?我说我下午去开会,他说你知道去哪儿吗?我说是叫去哪儿网站?他说对,我说是不是做旅游的?我说不是我聪明,是名字起的好。名字好不仅仅是去哪儿,是名字翻过来也好,去哪儿改成哪去?也是旅游,去儿那是去儿子那边住一住,也干旅游的,所以这个名字起的非常贴切,非常重要。

还有一个名字起的好的是PPS,开始有一个朋友推荐给我们说汤总你知道有一个公司叫PPS吗?我说我知道,我儿子上清和附小,放学回来天天玩儿那个,我当时把PPS和PSP混了,所以人家给我介绍时候我说好,用户黏性高,赶紧把他买了,买回来一看,跟我儿子玩的不一样,是做视频的。正好我们有一个爱奇艺,跟他的战略协同性非常好,所以我们现在在康庄大道辉煌发展,还不错。所以名字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好名字我也不一定关注。

言归正传,后面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工作中的一些看法。其实各位是真正的创业者,是真刀真枪在实干,我应该跟大家学习,我跟大家分享也是班门弄斧。

第一,先讲一下战略投资并购格局性的我的一些看法。我记得去年年底跟朋友讲,今年年初包凡他们搞的一个内部投融资论坛,今年非常早的时候,我当时就谈了这个看法。我说2013、2014是战略投资收购的集中爆发期、活跃期。这不是事后诸葛亮,当时所谓的六、七大并购一个都没有出现,年初的时候我就有这样的一个感觉。现在事实证明大家都看到了,阿里的微博5亿多,高德2亿多,腾讯是4亿多,我们也有30几亿美元的收购。明显今年形式跟以前不一样。原因有两个:第一是PC互联网的阶段,第二是移动的袭来。

任何行业简单模型化可以分成早、中、后期。早期是一个百花齐放,白马奔腾的时候,很少有投资并购的出现。后面的后期格局稳定的时候也很少有,比如美国能源、汽车、飞机、可能有并购,但是很少。只有到任何产业发展的中后期,相当于漏斗收敛的阶段,一定会出现大的战略投资并购。我个人觉得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这个时候到了。

第二个就是移动的时代,移动互联网这两年来的太猛了,移动互联网生下来就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姐姐“就是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很多需求是PC的迁移,当然也有增量。但是不管怎么样,在移动互联网出生的时候,在他的边上已经是大户人家出现很多了。所以当新的产业形态出来的时候,移动互联网到来的时候,这些大户人家,一方面要通过自己内部的力量进行加速,也会充分发挥家里钱罐子的作用进行一些战略举动,这是必然的,这个事情就发生在今年。

往后看,大的项目我觉得不会集中上。不像过去半年时间发生了7单,后面节奏会下来,但是后面这一两年小的收购仍然是一个活跃期。

讲到投资并购,投资并购做什么?为什么投资并购?对百度来讲,我前面讲的跟百,我觉得是含了这样的一个情况,后面三点是我们百度经常讲的。我们投资方向三个方面,核心业务,是上下游产业链的关系和外围潜在新的几乎的争取、寻找和把握。说事容易做事难,具体一个项目到你面前要不要做?是收购、控股、还是参股?还是保持商务合作?怎么判断?判断的核心就是所有项目买一分钱对大部分大公司负责战略投资收购的人,应该问一个基本问题,为什么?无非理由就是是技术?还是产品?还是渠道?还是已有的用户群体?还是有些事情是进入壁垒?很多时候的收购还有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市场的问题,这个问题看起来简单,难就难在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和具体决策的时候是很困难的。

所以收购是什么?投资是什么?对我们来讲紧紧围绕着战略两个字,战略切入点和意义是什么?同时还有实质性的意义,不要凭概念,概念永远是美好的,一定要用概念和定量化找到平衡点概念是极左,定量是极右,中间掌握是一门艺术。

什么东西不投?对战略投资者来讲,我们跟互联网不相关的不投。比如我以前在微软的时候,华尔街看一个公司潜力永远是看潜力,永远是看脚踏实地仰望星空。脚踏实地就是买一个时间点,什么叫仰望星空就是看外面天上漂的什么云?你的故事是战略前景是什么。这是天上漂的一朵黑云,黑马是好的,黑云不好。我们收购91,我们收购去哪儿,我们收购PPS是天上漂的彩云,感觉很好。所以什么不能收?和核心业务不相关的不要去碰,不是多样化的时代。专注方向很重要。

很多人说你们投资一个公司的时候是想全收还是只占一点股份呢?给大家介绍一下根据股份大小和类比有什么区别。

第一个是全收购,收了以后做整合,其实做整合有两种方式。一种整合由于收购的公司跟产品线非常紧密,一体化,像魔图整合到我们的产品线上,像点心、91,我们是收购了以后独立运营。

第二种就是战略控股和独立运行,去那儿和爱奇艺就是这样。我们收购去哪儿以后,尤其最近去哪儿上市以后,很多人问我说咱们能不能做一个去哪儿模式,我内心很清楚,去哪儿这种方法谈判最复杂,第一19亿收购的谈判过程很复杂。一个战略控股,另一方面独立运营,战略控股和独立运营本质上是一对矛盾。怎么把一对矛盾将来还是让欣欣向荣?非常困难。谈判大家知道,要落实到协议,要先小人后君子,协议就是要都写出来这些,所以非常复杂。当时真的是想每天心得记下来,这种复杂有两个根本点,第一,战略大家是否认可和有契合“第二,仅仅战略是不够的,比如男女结婚,除了契合度最重要的是信任。

我在百度,应该是给百度很大的尊重,我们在签过所有的协议当中都执行了。我经常讲,最伟大的企业家不是自身伟大的企业家,是有契约精神的企业家,百度是一个。我个人是忠实的履行我们伟大领导的文化和价值观念。

投资并购流程大家都很清楚了,很人多也知道,无非就是开始看战略方向对不对,方向对签一个要约,然后尽职调查等等。形象的讲投资、收购、兼并。第一是“相亲,第二是订婚,戴一个戒指,然后考虑半年之内结婚”。这里有一个微妙的地方就是关于戒指的问题,这个戒指给你了含金量是多少?另外很多人买的公司风格不一样,有的是满天飞,有一般看对方要融资,跟我有点关系,竞争对手好像也跟他们接触,赶紧把戒指给人家戴上去,其实这是忽悠。创业者要非常清楚对方的投资风格是什么。这点就我个人来讲,非常自豪的讲,过去四年,我们出的坑是极少数没有履行的,在我们国内没有履行极少数,我们收购了这么多,小公司我们做了很多很多投资,这点在国内也是独特的。

前面是对投资并购做了一个快速的简单的科普。后面给大家务务虚。我跟创业者身上学了很多东西,借花献佛改成我的语言。

第一个关于人的问题。创业中最重要的是人的因素。任何事情是人做到的,人的因素中我经常考虑的创业最重要的要素是什么?我经常问自己这样的问题,我也经常观察创业者成功人士身上的特质,我首先问各位,你们认为中国最成功的创业者是谁?李彦宏、马云、牛文文。我觉得他们都是非常成功的,我个人业余爱好是翻看历史书,我一直认为中国最成功的创业者是毛泽东,从他的语录中得出了创业的根本,就是执着。用我的话形象简单的讲就是“一根筋”。性格要简单,人生色彩要单一,脑子聪明。

毛主席成功要素:第一是执着,第二他的特质是战略眼光,在很多方面确实在战略上的判断高人一筹的。第三是用人和看人有独道之处。所以我认为成功最重要的是执着。

我爱用一个比喻,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创业最重要的不是智商,是一种心态。具体落实到能力,一个成功创业者最重要的能力,我认为任何成功能力都是同样的,除了基于以外,永远第一位的就是战略判断力。因为事物的本质是不可预测的,就是能驾驭复杂混沌能力的人。战略判断力是所有创业者最重要的元素。

第二就是执行力。比如快速迭代、结果导向,这些都非常重要。

第三是知人善任。对人的理解和把握。这个问题在初创期间,越是随着公司规模成长的时候越突出。因为初创的时候可以亲历亲为,但是随着规模的增长,知人善任是意味着你的公司发展是不是可扩张的非常重要的高水平的要求。所以我认为成功创业具有战略判断力,就体现在混沌复杂看不清楚事情上的判断力。第二就是执行力,第三就是到一定规模的时候用人是非常重要的。

团队的问题:我经常考察团队,也在琢磨这个团队行,那个团队不行。团队我看的时候观察总结四个点:

第一个“能力”。第二,“互补”。团队成员要能互补。第三一个团队很重要的是“是不是团结和持续稳定”。这点非常微妙。如何判断这一点我的基本标准就是看他们历史上的关系是什么?当有两个人跟我融资说,我们做这个那个事情的,他讲的非常好,我问他们说讲一下你们两个背景,怎么认识的?他说我们两个是湖南老乡,这次国庆回了家,在火车上认识了,谈起来相见恨晚,想法完全一致。听到这个一般这个我基本是不投的,这是没有底的。另一个,跟我讲,我们创业什么什么想法,做能光空调等等,非常好我听了特别有谱,我请他们介绍两个人的背景,和以前的关系。他们说我们两个是清华同学,住在一号楼,这么多年了,我在电科院,他在华为,琢磨两个人干一件事,这个我一听就比较靠谱。跟结婚一样,该离的七年之痒就离了,这时候还没离基本没有问题,也就是吵吵架晚上就好了。所以可信的就是有稳定的基础。

第四点就是团队要有一个主心骨。我昨天跟一个大的VC、PV行业的人吃饭,他非常同意我的看法。一个团队一定要有一个主心骨,不管两三个人还是几个人,一定要有一个人能振得住,民主是道德制高点,适合于美国政治,不适合于我们商场上有效执行的机制。所以有一个主心骨很重要。我们这个行业只能懂翻车不翻车,不能是慢慢悠悠过好日子。所以如果没有主心骨的团队我都帮他们设置,帮他们琢磨。

如何带好一个团队?我自己琢磨很多年了,以前自己创业的时候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带好团队就是人家跟着你走,我个人感觉带好团队两个,一看领导、二看钞票。领导看三个方面:

第一,对创业公司,跟着领导干革命有没有成功的希望?这是最重要的。跟着毛主席长征能不能走到北京?能不能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第二看领导就是看领导如何安排工作?像摘苹果一样,坐着摘苹果不对,站着也不对,跳起来也不队,问题在于底下有两个要素在变化。第一可外在变化,第二就是领导要时刻注意关心你的部下,第三看领导安排的工作、创造的份额、就是文化问题。

开公司一些基本战略思考:开公司或者创业永远回答三个问题,做什么?市场有多大?为什么是你?做什么就是定位问题,定位可以变但是自己要非常清楚我是做什么的,变也要清楚为什么要变,定位不清楚不行。

第二市场有多大?这是一个小众市场还是大众市场?

第三个为什么是你?很多人跟投资讲说我们准备做这个业务,这个业务怎么怎么好,但是全国人民用的最多的是吃饭、创衣的,吃饭的农民有几财的?永远是蛋糕有多大你切下来的能有多大?所以永远要问为什么是你。

当你创业从事一个产品的服务,世界上只有两种事情能赚钱,比如红牛这个罐子人家1块钱1个,我能做到8毛,就是便宜。第二种人家是圆的,我做一个方的底,人家觉得更喜欢,就是差异化。前面中国人叫物廉,后面这个是物美。还有第三种方法就是“价廉物美”。你的定位是在这里寻找到自己产品和服务战略的定位。

所有的公司都面临着竞争格局,实际上竞争我把它比喻成有两种比赛,因为你面临的目标市场有两个特点,一种目标市场是增量市场,也就是新兴快速爆发的市场。这种市场永远是要靠速度,是百米赛,还有一种是存量市场,存量市场是拉锯赛,要做差异化。

我在上海投了一个公司是做家具装修的,当时提出要不要扩张母婴、婚嫁等,后来大家做了一些讨论,我当时发表了我的看法,就用这个总结的内容,说我不建议扩张。因为你面临的是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家居装修非常早期,这是属于百米赛,在这个百米赛中今天跑了30米,确实领先第二名15米,我说等你的百米赛跑到80米的时候,回头看第二名还落下30米,这时候确保了终止金牌可以有时间挖个坑炼炼跳远。但是你面临的市场是你的战略决策,你的利润不一样的,所以竞争中一定要搞清楚增量市场速度和存量市场的差异化。

大家很关心大公司和小公司的关系,在中国大家说有几座大山,我们认为是利好的事情很多。比如这两年我们花了好几十亿美元,这就是利好,华尔街不花,我们花了,这些钱都到创业者的兜里去了。但是确实面临着大公司定位的问题,今年8月份我组织了百度世界大会的投资论坛,雷军举行了一个论坛,我觉得大公司,第一在涉程之外,就是差异化,我做的跟大公司不太一样,这是安全的,没什么问题。

第二种定位是大公司的射程之内,正好对着枪口。尽管讲起来有些自己的差异性,我是建议不要去碰。巨大资源下小小的差异化很快会被淹没的。

第三种比较微妙,大公司射程范围之内,但是不是大公司的核心业务,这个地方经典例子,我认为就是去哪儿。

作为创业者来讲,你能做的大公司必须看到你的价值,就是你做的快,会形成一个强有力的壁垒,最后大公司说,他调够抢头自己做不能比你做的好,就是你的机会。去哪儿团队很好,行业积累经验有,一段时间积累了很多运营的壁垒。所以小公司和大公司之间自己考虑一下,这三个生态中自己处于哪个位置。

专注:我个人感受专注是成功生存的最佳法宝。只有专注才会最后胜出。

讲一下估值的问题:大家知道经济学估值是实体关系的曲线,这个曲线是经济学发的,上帝没有划这个曲线,在月球上不知道这个曲线在什么地方。所以战略投资收购者,我经常讲的就是从市场价格出发,从自己的战略价值底牌中间达到最好的地位,这是最的战略思维。我前两天跟一家美国公司接触,他们投资人跟我讲,这个投资对你们的搜索应该有什么什么样的作用,我说你们的逻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比尔盖茨请了一个保镖,比尔盖茨身价700亿美元,那么给保镖应该几亿美元吗?这不是对的,因为保镖有一个价值定位的。

我经常举例子说华清嘉园10万一平米,如果买房子的人老爹是大公司老总,家产几十亿,出来以后就是冲着北大、清华去的,孩子出来以后就是打理你的资产的,所以五道口现在市场价10万一平米买不着了,15万平米也会买,这就是市场价和战略价之间的比拼。

给大家分享一个好玩儿的事情,我每次看到上市以后媒体大量报道,11月1号去哪儿上市,说庄总2亿的身价,我经常问一个问题,怎么一上市身价节变成几个亿了,昨天晚上干吗去了?昨天晚上以前他什么得不是啊。这个问题怎么理解?这对创业者是很重要的。其实IPO上市或者被收购解决了两个问题。

第一就是流动性的问题。你的公司在上市前天晚上是有价值的,但是没有价格。价格在什么地方表现,是在交易所体现。所以这是解释了流动性。

第二,主要还不是流动性,主要的是把你公司所有的现金流化作一种概念。创业像我们村张大妈养了一个老母鸡,每天下了一个鸡蛋,那个鸡蛋就是红利,有一天有些投资银行的人,像包总,口才很好,品德很好,眼界很宽,西装革履到村里去,说张大妈你的鸡不错,每天一个鸡蛋,我帮你卖了吧,张大妈说不卖,这个鸡没有多少钱。投行专家说,你卖了吧,我感觉卖2百多是有谱的,大妈用稻草把鸡一扎到了镇上开始吆喝,吆喝就是路演,通过吆喝有人过来了,买这个只鸡,一称5斤,说50块钱,我想买这只鸡。张大妈问怎么办?投行说老先生你买鸡干什么呢?他说孙子回来了给他做鸡吃。投行说,你个是净资产,不能卖的,比如这个鸡每天下一个鸡蛋,最少活5年,还有协同效应,说我给打个折,250,老大爷一听这个帐算的是对的,优惠折扣也很好,他说能不能再便宜一点,他说196吧,我过来跟张大妈讲,现在196有人买了吧,大妈一听乐坏了,赶紧把鸡卖了。这样把这只老母鸡卖掉了,张大妈拿着这个钱回家,一夜暴富,拿一部分钱抓了鸡和小猪养,这叫连续创业。

所以作用一个投资者,互联网行业有一个特点,大部分鸡没有下过蛋。像我们包总这样的是有水平的,没有下个蛋的鸡照样能把市场上卖掉。更挑战的是我们很多行业中的很多“鸡是公鸡”。

所以以上是跟大家分享的一些工作的心得,有些是笑话,有些是小小的思想,先讲到这儿。

******************************************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欢迎关注GPLP微信公众号,搜索“gplpcn”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投资精英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