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GPLP犀牛财经

高西庆详解七岁中投:一个有钱的新机构 不如淡马锡

最新报道

高西庆详解七岁中投:一个有钱的新机构 不如淡马锡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欢迎关注GPLP微信公众号,搜索“gplpcn”

从金融危机爆发,到美国退出QE,世界经济的格局像是完成一个轮回,发达国家经历了“从困顿到复苏”的过程,而新兴市场国家在国际资金的流动过程中,体会到了“过山车”式的尴尬。中国主权财富基金的管理者——中投公司恰在这样的历史洪流中初创,并发展壮大。

瑞士达沃斯当地时间1月24日,中投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高西庆接受记者专访,在投资策略、资产配置以及针对欧洲与美国市场的投资等方面,高西庆详解中投公司在面对世界经济格局演变时作出的调整。因为对美投资问题,他甚至在达沃斯期间与美国贸易代表发生争吵。

一位接近中投公司的人士对记者确认,高西庆不久之后将迎来退休时光,未来很可能参与清华大学和美国杜克大学的合作项目,投身教育事业。即将离开中投的高西庆,回首中投过去近7年的表现时,最难忘的仍是金融危机时的种种,他透露,中投当年一个非常规性的决策,帮助国有资产规避了一个“大麻烦”。

高西庆认为,中投是一个新的机构,要让它很快成长起来变得受人尊敬,这并不容易。好在“学无止境”,中投仍在努力成长。

 投资策略稳中有变

与过去两年不同,新兴市场在达沃斯论坛不再是风光无限,随着美国QE退出,在金融危机期间流向新兴市场的资金开始回流,新兴经济体从“繁荣经济”走向“问题经济”,而发达经济体正逐渐走出危机阴影,开始重新掌握话语权。在此背景下,中投公司也在调整着自己的投资策略。

“我们在境外股票市场投资较多,债券是一小部分,投资债券是为了平衡整个组合。”

记者:这次达沃斯我们感受到一个比较明显的现象,由于新兴经济体出现了一些问题,而发达国家欧美的经济体开始复苏,所以在达沃斯上出现一个话语权的切换,你是否注意到了这样一个迹象?

高西庆:完全注意到了,而且这不是今天才开始的,在过去大半年里,这个迹象已经越来越明显。在金融危机之后,西方世界、整个发达国家市场遇到了很多问题,资金跑到发展中国家市场,因为发展中国家市场整体经济增长的速度比发达世界快得多。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一些泡沫。此前很多新兴经济体的资金不足,发达市场的钱过去之后,把新兴市场经济整个推动起来,这个过程自然泡沫就比较大一点。

目前发达经济体的情况好转,资金开始回流,这个过程大家早就看到了,而且是一个趋势。但对于多数投资者来说,大家会看相对比较短期的效应,比如一年的,有的人甚至看半年、一个季度、一个月,在这种情况下去观察,会发现新兴市场有很大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会看到,发展中国家不是一个板块了,中投公司把它分成四大板块,非洲、拉美、亚洲、新兴、欧洲,实际上比这个还复杂得多。光是非洲,撒哈拉以南四十七、八个国家里面好的和坏的之间在投资环境上相差很大,这使得大家愿意花更多时间研究这种差异,而不是说现在某个市场好了,听到一个消息大家就冲过去。

记者:在这个大的背景下面,中投公司的投资策略会有怎么样的调整?

高西庆:中投一直在调整。我们这么大的主权财富基金,相对来说要做一个比较稳定的安排。我们是财务投资者,要进行框架性的安排,如果老去改策略的话会很麻烦,这是市场上大家都知道的。但是调整的过程有一套机制,不能说想改就改,否则时间长了,老也跟不上市场变化。

记者:你在去年博鳌亚洲论坛上说过中投已经停止购买欧洲的债券了。

高西庆:这个报道并不准确。当时在论坛上有几个记者喊着说,一定要告诉我们你们投向改了什么,我说我们现在不愿谈这个问题,因为当时时间很紧。结果一个记者离得老远就说,“你是不是正在买欧洲的国债”,我说“没有”,他用英文说的,我说no,就这一句话,报道就说中投停止购买欧洲国债。

记者:现在欧洲经济复苏的情况下,会不会加大对欧洲的投资力度?

高西庆:我们在买债务这方面本来就很少,因为我们作为一个专门设立的主权财富基金,我们的资产跟中国整体的主权财富比起来是很小的一块,我们在境外股票市场投资较多,债券是一小部分,投资债券是为了平衡整个组合。债券里面国债更是较小的一部分,国债里面,美国国债多一些,别的市场更小了。所以你说是不是我们要加大买,我说这个很难说。

记者:不一定是欧洲的债券,比如说各类欧洲资产的投资?

高西庆:欧洲的投资我们从来没停止过,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也有好几个队伍在欧洲调研,因为在任何情况下,即使整个市场情况不好,个别企业、个别单位还可能有良好的投资机会,所以总得要看。我们投资并不是今天投一块钱,明天投一块钱,我们看很长时间才能决定投资一个企业。

 对美投资的改善依赖相互了解

由于多种原因,中投公司在美投资受阻,这中投近年在全球配置中面临的新问题,由于美国在全球市场中的地位超然,无论是从风控还是从收益进行考虑,美国都是不能回避的领域。双方的博弈已经持续多时,对美投资的进展将直接影响中投未来的成绩。

“总体我认为这个世界还是会走向融合,大家越来越多地相互了解,情况可能会好一些。”

记者:你刚才谈到了美国国债,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在去年11月份增持美国国债,持有总量达到了历史新高,我们一直在说外储的投资要多元化,你觉得这个多元化目前进行得到底怎么样?

高西庆:具体数字我并不知道,这个你得问外储,因为我们对他们的消息并不了解。按我的理解,他们为什么需要买相当一部分美国国债?因为全世界有多少东西可以买,尤其是作为外储,管理相对比较保守,因为外储的钱不是自己的钱,是企业的钱,万一有比较大的收支问题的话,钱拿不出来。美国国债应该是相对流动性最好的,尽管收益率很低,但是想卖随时可以卖出去。

记者:中投有没有参与美国国债的投资?

高西庆:我们稍微有一点,但是我们配置得很少,跟他们没法相比。因为我刚才讲了,债券只是用于平衡我们的组合。

记者:你之前谈到中投在美国投资遭遇了一些困难和阻碍,现在整个情况有没有一些改善?

高西庆:美国政府方面是否有改善,这个很难说,因为没有再进一步地试探。我们自己得有改变,比如说我们碰到一些有可能引起美国质疑的项目,那我们就不做了,目前只能这样调整。在这个问题上我跟美国人交流时专门讲过,其实这个是双输的局面,对美国来说减少了外资投资,但美国人说“我们不在乎,我们钱很多”,那算了,我就不去了。现在就是这样的局面。

记者:双方仍处于沟通的状态。

高西庆:对,沟通是有的。包括在达沃斯会上见到的美国的贸易代表,大家都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了,所以大家还是可以交流,我们昨天在一个会上还争起来了。

记者:对美投资的改善预期如何?什么时候会有一个阶段性的进展?

高西庆:第一作为大型机构的投资者,大家的交流是一个互动的过程,互相越来越了解,可能就会有改善,这种改善是整体转动的过程,并不是哪一家退了,哪一家才能进来。第二,现今社会,国家之间的对局有很多复杂的因素,很多利益上的纠葛,所以什么时候会改善,什么点上会改善,这是很难说的。如果引起政治上的问题,文化上的冲突,情况可能会更糟。但是总体上,我认为这个世界还是会走向融合,大家越来越多地相互了解,情况可能会好一些。

记者:您刚才提到外汇储备,主要是外管局在管理,外管局底下有个国新控股,也会对外进行投资。

高西庆:关于外管局的问题我回答不了,也不愿意回答。

记者:外界可能会比较中投的投资收益率和国新控股的收益率?

高西庆:我们的投资收益率是公开的,他们的投资收益率我们不知道,所以怎么比较?外界的比较我估计都是瞎猜的,因为你看不到它的数据。

记者:你们会不会受到一些竞争的压力?

高西庆:我们没看到这样的压力。

记者:中投在海外选择资产的时候,你们会优先考虑的标准是什么?

高西庆:第一标准当然是长期来说能赚钱,我们不是看短期的收益,我们有一大堆标准,很多政策性的东西,比如有些东西不能投的,什么样的情况我们不能进去,要经过什么样的程序,这些都有。这个程序很复杂。

危机时的关键决策

一位接近中投公司的人士对记者确认,高西庆不久之后将迎来退休时光,未来很可能参与清华大学和美国杜克大学的合作项目,投身教育事业。在中投度过的七年时光中,他带领一个创业企业,去面对史无前例的金融危机的考验,而外界对他的非议与质疑从未停止,如今由他来回顾金融危机中的中投公司,另有一番味道。

“取得成绩比较多的时候是在金融危机期间。如果我们当时严格执行现有投资规则,那麻烦就大了。”

记者:中投创立至今已经七年,怎么评价中投这七年的成绩,包括你个人在中投的工作?

高西庆:中投有好有坏,我们是一个新的机构,你要让它很快成长起来变得受人尊敬,这是很不容易的。我们做到今天有点成绩,但是也犯了不少错误。我个人也一样,人都是在不断努力的过程中成长,学无止境。

记者:中投这些年做的项目让你最满意的是哪个?

高西庆:有不少满意的投资,也有很多不满意的投资,具体项目就不能说了,说起来很复杂,而且有些东西不便去说。

记者:大家经常会拿中投和淡马锡做比较,你怎么看待这种比较?

高西庆:我觉得淡马锡比我们强,从整体来看,他们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他们的管理机制比我们要更成熟,也比较灵活。而且他们的用人机制是完全市场化的,这一点我们没有办法比较。

记者:我们可能市场化的程度还要向他们学习?

高西庆:不如他们。

记者:2008年金融危机过去已经多年了,你如何评价当年中投在金融危机期间的表现?

高西庆:还好吧,回头来看其实中投过去几年,取得成绩比较多的时候是在金融危机期间。一个重要的事情是,我们在金融危机有了苗头之后迅速停止了投资,如果按照我们的投资规则严格执行的话,那麻烦大了。我们看到情况不妙,没有执行公司的规则——一旦做了资产配置之后,一个礼拜之内把钱投出去——那这样我们当时的损失就大了去了。

另外,当时机会也比较多,因为全世界很多地方流动性一下出了大的问题,我们有钱,所以当时做得还是不错的。(来源:腾讯财经)

******************************************

“理性投资,成熟创业。”欢迎关注GPLP微信公众号,搜索“gplpcn”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最新报道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