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吉祥人寿去年评级下调D级 增资获批难掩7年亏损伤

GPLP原创

吉祥人寿去年评级下调D级 增资获批难掩7年亏损伤

增资获批吉祥人寿偿付能力达标,但是在7年连续亏损下,公司各种问题频出

作者:丹青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日前,吉祥人寿公布了2018年四季度偿二代报告,经增资方案获批后,一举改变了偿付能力充足率自2017四季度以来没有达标的现状。并且在第四季度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3208.44万元,结束了此前连续11个季度均为亏损的状态,但是依然没有改变自2012年开业以来,连续7个年度亏损的事实。

吉祥人寿或许正在经历七年之觞,增资获批是一个好的开始,但接下来的要应对的问题依然有很多。

连亏七年 净资产只剩8.44亿

公开资料显示,吉祥人寿成立于2012年9月21日,为湖南首家保险法人机构和股份制国有控股企业。受湖南省委、省政府委托,吉祥人寿由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负责直接管理。公司注册地位于湖南省长沙市,今年的增资获批前注册资本为23亿元。

吉祥人寿在成立的前六年时间里,亏损幅度呈现扩大趋势,直到去年四季度扭亏为盈,亏损扩大趋势才出现缓和。

经GPLP犀牛财经调查,吉祥人寿其2012年至2018年度的净亏损分别为0.72亿元、1.32亿元、1.77亿元、1.36亿元、3.63亿元、4.55亿元、0.8亿元。成立近七年来累计净亏损额高达14.15亿元,前后烧掉了注册资本超过60%的资金。

保险业素有“七平八盈”的说法,说的是作为投资回报期较长的金融业态,按照保险业发展的规律,一家新成立的保险公司,要经历漫长的亏损期,到成立7年才能做到盈亏平衡,第8年才能实现盈利。

但是,已经熬过6年漫长的亏损期,进入第7个年头的吉祥人寿,亏损仍在继续。

增资获批解燃眉之急 保费下滑更要命

1月9日,吉祥人寿将注册资本从23亿元增加至34.63亿元,增资额度约为11.6亿元。与2018年2月13日、2018年4月27日曾披露的增资方案相比,增资金额少了约6.9亿元。

自2017年以来,吉祥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就一直处于低位,2017年一季度至2018年三季度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22.94%、131.08%、129.19%、80.39%、78.87%、82.73%、85.43%。

根据监管要求,险企的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50%和100%,且最近一期风险评级在B类及以上,否则即为不达标公司,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60%或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20%等偿付能力风险较大的保险公司,还将成为银保监会的重点核查对象。

于是就出现了吉祥人寿风险综合评级从A类一个季度内连降两级,2018年一季度的评级结果被下调至C类。最近的2018年12月保险公司评级中,吉祥人寿已被评为D级。

增资方案的获批,补充资本金的效果立竿见影。根据吉祥人寿公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偿二代报告显示,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达到182.64%,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达到174.04%。

除偿付能力终达标外,吉祥人寿也实现了难得的单季度盈利,2018年第四季度净利润达到3208.44万元。但该公司2018年全年净利润仍亏损7988.86万元。

另外值得关注是,保险业务收入呈周期性下滑,为1.9亿元,较上一季度下滑超60%。表现在原保费上更是如此,2018年原保费收入为27.9亿元,同比2017年,大幅下滑48%。观察近几年数据原保费收入及同比增速更是如此,保费增速逐年下滑,2018年直接下滑为负数。

高管频繁变动,内控管理问题遭点名

2016年7月,吉祥人寿首任董事长胡军调任湖南省金融办,原总裁周涛成为临时负责人。2016年10月,周涛获批成为吉祥人寿董事长。2018年4月,吉祥人寿发布公告称,周涛因工作原因提出辞职。2018年7月,黄志刚成为吉祥人寿的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1993年9月至2018年4月,黄志刚曾先后担任湖南省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计划财务部经理;湖南财信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总裁助理、副总裁;湖南财信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

2019年1月9日,吉祥人寿增资方案落地,股东座次发生轻微变化,湖南财信投资持股33%,仍为吉祥人寿第一大股东;上海潞安投资持股18.34%,上升为第二大股东;长沙先导投资则持股14.9%,降为第三大股东。

增资之前,吉祥人寿股权结构显示,湖南财信投资、长沙先导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及上海潞安投资有限公司是前3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33.33%、17.39%、16.52%。而从2012年10月起,来自大股东湖南财信投资的黄志刚开始担任吉祥人寿董事。

另外在增资获批第二天,吉祥人寿被点名两次。

1月10日,银保监会结合近期监管备案中发现的典型问题,通报了产品方面的六大问题。《通报》显示,个别公司存在自查整改不到位的情况,如招商仁和、弘康人寿、吉祥人寿、中意人寿等未按时报送自查整改报告,或整改进度安排不当。

同时,《通报》称,部分公司在产品停售环节缺乏必要的产品停售全流程管控,如吉祥人寿一年前即已停止销售的某产品,被媒体报道仍有相关产品宣传介绍,显示为可购买状态,公司对产品销售宣传行为的管控存在明显疏漏。

由此看来,吉祥人寿的七年之觞要想平安度过,还需在产品开发管理方面下功夫,同时苦修内功,提升自身风险识别能力、狠抓保费收入,强化合规经营意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