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五年三换帅,财险业“大哥”人保财险患上焦虑症

    0

GPLP原创

五年三换帅,财险业“大哥”人保财险患上焦虑症

新任总裁谢一群已经58岁,距离退休时间也不多了,两年时间能否带领人保财险杀出一条路呢?

作者:丹青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月22日,人保集团在内部发文传达集团副总裁谢一群出任旗下子公司人保财险党委书记、总裁,而人保财险原总裁转任集团业务总监。时隔三天,人保财险在港交所也发布人事调整的相关公告。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这已经是人保财险5年内的第三次换帅。

2016年,接替王银成担任人保财险总裁两年的郭生臣退休,林智勇成为继任者。但是这位继任者在这个位子上也只呆了两年。

从王银成到郭生臣,到林智勇,如今变为谢一群,人保财险为何频频换帅?

谢一群接任人保财险总裁

2月25日,中国人保发生重要人事变动,该公司公告称,人保集团党委委员、副总裁、董事会秘书谢一群接替林智勇,任人保财险党委书记职务。同时,人保财险公告,林智勇辞去人保财险副董事长、总裁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谢一群于1980年4月进入中国人民保险公司。2001年至2015年期间,在太平集团及旗下多家子公司任职。2015年3月,任中国人保集团副总裁,2017年10月任执行董事。在此期间兼任中国人民保险(香港)有限公司董事长、人保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人保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人保财险同日在港交所公告,林智勇辞去公司副董事长、总裁职务,2月25日生效,辞职因其他工作安排。林智勇担任人保财险公司执行董事、战略规划委员会和风险管理与投资决策委员会的委员职务维持不变。

林智勇是从福建省业务一线成长起来的从业近40年的人保老将,1963年出生。17岁加入人保后,从晋江支公司、泉州和福州市分公司一直干到福建省公司,实现了从基层支公司小兵到财险业老大老总的职场连环跳。

人保财险公告中称对林智勇有“其他工作安排”。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林智勇调任人保集团。2月22日,人保集团已内部发布通知,林智勇任集团公司业务总监,任职时间自2019年2月起算。

林智勇调任人保集团业务总监后,在集团高管中列在赵军之后,赵军为人保集团首席信息技术执行官兼信息技术部总经理。

人保财险换帅或是“三定”开始的序幕

继来自中国人寿的缪建民空降人保集团,接替吴焰出任人保集团董事长后,缪建民率先在集团层面进行“三定”,并为集团未来发展划定“3411”战略蓝图。

所谓“三定”即定部门职责、定内设机构、定人员编制,此次人保财险的重要人事变动或许就是子公司人事三定开始的序幕。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缪建民出任人保集团董事长后,人保集团及各子公司经银保监会核准的人事变动达30余人次。其中包括人保健康、人保养老、人保资管、人保集团等多家单位。

经银保监会核准,缪建民任职人保集团旗下多家子公司的董事长,张海波任职人保养老总经理,龙晖、王隽、胡伟益任职副总经理;温家振任职人保健康总精算师;李祝任人保集团副总经理,高永文、邵善波任人保集团独立董事等。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人保健康现任董事长、总裁宋福兴将于2019年退休。届时人保集团或将再次迎来人事变动。

对于人保健康总裁一职,市场传出,人保寿险总裁傅安平调至人保健康任总裁。然后可能从中国人寿调任一名副总裁来人保寿险,以期提升人保寿险的个险业务、以及新业务价值和内含价值,从而推动集团整体价值的提升。

频频换帅,暗含焦虑

人保财险作为人保集团系统内最具价值的子公司,在人保集团内的重要性远高于其他子公司。

在人保集团内部,以去年上半年数据来看,人保财险不仅资产体量占了一半多,还贡献了近九成的利润,以及七成多的保费。

人保财险不仅是国内最大财险公司,也是亚洲最大财险公司,国内市场份额长期稳定在33%以上。

正是这种重要性,所以人保财险的一举一动都牵着在人保集团的心。然而林智勇上任之初,正值二次商车费改,经营车险的市场主体不断增多。不光是中小公司苦苦靠打价格战,从“老三家”虎口夺食,“老三家”们自己的市场焦虑也并不少。

人保财险在迎接二次商车费改以及内部转型压力下,最终市场份额三年间下跌约0.5个百分点,而其竞争对手平安产险的市场份额由19.2%升至21.05%。

2017年人保财险12.50%的保费增速,比13.76%的行业平均保费增速还低。在与同行竞争中,人保财险不断被老对手平安穷追猛赶,而在上海和深圳两大保险重镇,则被平安超越。有14家中心城市分公司的市场份额,失去了在当地的第一位置。

2018年史上最严的车险罚单中,人保财险在四川的车险业务被叫停。

2019年,监管部门又发了一拨罚单,其中人保财险的浙江、安徽、河南的七家中支机构被叫停车险业务,而且这一次还是无限期叫停。

在监管日益趋严、财险市场竞争也发激烈的现状下,人保财险虽然稳居老大的位置,但市场份额下降、保费下滑带来的影响也更甚,内心的焦虑也要比中小公司更多。

与此同时,金融科技潮的崛起,连第三方平台也来和传统保险公司抢客户抢平台分流量。一位业内观察人士感叹:在言必谈保险科技的保险界,普遍存在焦虑情绪。人们担心落后,担心出局,又不知如何应用保险科技。

在老对手平安早以“金融科技公司”自居,太保也在大打科技牌后,人保也沉不住气了,缪建民执掌中国人保后,推出的“3411”数字化战略,正是打出的一张科技牌。

主导该战略的,就是在集团分管科技的谢一群,而谢一群正是如今林智勇的接任者。然而谢一群已经58岁,距离退休时间也不多了,两年时间能否化焦虑为动力,带领人保财险杀出一条路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