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富德生命人寿自我救赎:2018年终于扭亏为盈

    0

GPLP原创

富德生命人寿自我救赎:2018年终于扭亏为盈

公司尽管盈利,但是2018年四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18%,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96%,偿付情况依然紧张

作者:丹青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保险行业卧虎藏龙,在众多公司中,富德生命人寿是一个有故事的公司。

成立17年的富德生命人寿几起几落,饱经风霜。富德生命人寿在经历了几年的巨亏后,终于在去年扭亏为盈。

GPLP犀牛财经统计显示,随着富德生命人寿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出炉,2018年的基本盈利情况跃然纸上,在前三个季度亏损2.38亿元的情况下,全年实现盈利的1.42亿元,更加凸显来之不易。

出身豪门却引“二李之争”,猛人张峻入主曾闯进寿险前三

2002年初,生命人寿成立。创始股东可谓个个声名显赫,国资、民资、港资皆有。8家股东分为四方力量,即徐明麾下的大连实德、首钢总公司、广东省国资委旗下的广晟资产经营、郑裕彤家族控制的武汉两家企业,这四家都是单一并列第一大股东。

但是开业不久,时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因理念不同,引发了业内知名的“二李之争”。彼时正值中国寿险业快速发展的第一阶段,也是“国十条”加持保险业下的第一个黄金时代。

2006至2007年间,生命人寿的股权结构开始进入频繁变动期,一波又一波的股权更迭,股东、管理层也在频繁变动。两家创始股东退出,接盘者为三家来自深圳的企业,被外界称为“猛人”的张峻正是在此时开始介入生命人寿。

2008至2009年间,更是上演了“高管集体请辞”事件,潮汕商人张峻也在此时拿下生命人寿控制权,出任董事长,一手主导南下迁“都”深圳。并且请来跟随原新华保险创始人孙兵出走的一批新华强兵方才改变困局,并在神秘巨额资本的推动下焕发更猛烈的第二春。

2010至2011年间,新华强兵入主第一年,生命人寿实现了保费收入153亿元,同比大增119%。第二年同样实现了大丰收,保费同比增53%,实现保费收入233亿元;此后一发不可收拾。

2014年保监会批准“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2015年,富德生命人寿年度保费规模达到1651.94亿元,仅次于中国人寿和平安人寿,跃居第三位。市场份额从0.86%攀至6.8%,总资产达到4000亿元。

涉案陷舆论漩涡,营收双降退保猛增

转折发生在2016年,春节刚过,富德生命人寿便跌入舆论的漩涡,实控人张峻因牵涉案件协助调查而“失联”。原保监会成立工作组,进驻公司,进行现场调查和监管。之后,更有国家审计署,中国证监会等监管机构相继对富德生命人寿展开调查。公司的剧变、舆论的热议,似乎直接将富德生命人寿抛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而此前的2015年,富德生命人寿呈爆发式增长,当年保险业务收入实现规模保费1651.94亿元,同比倍增。其中原保险保费收入789.98亿元;万能险保费收入859.27亿元,占比52.02%,大力发展当时最火爆的理财保险产品。当年,公司全年营收1110亿元,全年净利润为95.37亿元,同比增长274%。

就在富德生命人寿陷入旋涡的2016年,公司经营业绩直转而下,加之资本市场的剧烈振幅,净利润大幅下降,全年亏损50.61亿元。

2017年由于监管严令禁止“短期、高息”等短期理财险政策,富德生命人寿也一度深受影响,加上投资不佳,净利润亏损6.7亿元。当年,富徳生命人寿实现原保险保费1174亿元,同比缩减了31%,下滑明显。但是相较2016年全年大幅亏损,数据已有好转。

在2016年-2017年,由于短期的万能险产品纷纷到期等因素,公司退保金支出大幅度增加。具体来看,从2015年至2017年,伴随保险业务增长的同时,富德生命人寿退保金支出从74.76亿元上涨至786.67亿元,翻了10倍。

业务转型谋求自我救赎,扭亏为盈偿付依然紧张

身为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的典型代表,富德生命人寿曾大量销售中短存续期业务,但为了进行自我救赎,在个险渠道上不断提高长期保障型产品的投放推广力度,目前看来成果还算显著。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2016年末,个险保障型(健康险、寿险)产品原保费占比超过七成,2017年仅个险高价值产品就为公司贡献了近50 亿元的实际资本,新业务价值率提升到35.8%。

最大的规模保费来源还在银保渠道,转型关键点也在银保渠道。以前银保渠道95%都是储蓄替代性产品,保障型产品很少,但到2016年,其银保渠道新单期交规模保费就达到了207亿元,同比增长500%以上,银保渠道总期交保费首次位居行业首位,成为银保市场首家期交突破200亿元的保险公司。

近年来,富德生命人寿银保业务的重心放在了“生命360”项目上,全面转向长期型业务。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所谓“生命360”是一个保险产品组合包,大多为长期保障型产品,囊括教育、养老、疾病、医疗、意外、资产传承等多种风险的管理需求。

根据GPLP犀牛财经调查显示,2017年末,富德生命人寿银保渠道趸交同比收缩54.8%,理财型规模期交同比收缩61.5%;续期实收保费同比翻番。

整体来看,经过2015-2017年的发力转型,富德生命人寿三步走战略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2017年,其总保费中续期保费占比由2016年的10.5%提升至33.9%,业务增长向“续期拉动”模式迈进。

近日,富德生命人寿发布2018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GPLP犀牛财经梳理发现,该公司2018年第一季度亏损16.55亿元,第二季度亏损2.11亿,第三季度盈利16.28亿,四季度实现盈利3.8亿元,实现全年盈利1.42亿元。

不过2018年四季度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18%,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96%,虽同比2017年略微上升,但偿付情况依然紧张。

在如今从严监管、头部效应显著的寿险行业中,想要逆势而上,难度与十年前已不可比较。对于富德生命人寿来说,当下偿付充足率问题需尽快解决,业务转型,自我救赎虽然初具成效,但未来的走向何方,依然要自己来实践。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