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2019年母基金投资策略与方向:投资黑马还是白马?

GPLP原创

2019年母基金投资策略与方向:投资黑马还是白马?

作为投资圈的上游,2019年LP的投资节奏如何?他们将如何进行投资,投资计划如何?

作者:何维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19年2月20日,第三届GPLP投资产业峰会暨2018影响力评选颁奖盛典在北京成功举办。此次产业峰会,由创投专业媒体GPLP犀牛财经举办,得到了蓝光地产、凯联资本以及500多位知名投资人、企业家、创业者、媒体代表的支持参与。

2019年2月20日,第三届GPLP投资产业峰会暨2018影响力评选颁奖盛典在北京成功举办。此次产业峰会,由创投专业媒体GPLP犀牛财经举办,得到了蓝光地产、凯联资本以及500多位知名投资人、企业家、创业者、媒体代表的支持参与。

本届峰会母基金圆桌论坛以“2019年的投资策略”为主题,邀请了大唐元一母基金管理合伙人乐德芳,梧桐树资本管理合伙人高申、招商局创投董事总经理李忠桦、中关村协同创新基金创始合伙人孙次锁、北京昌科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谢思瑾、盛景嘉成产业互联网基金主管合伙人赵今巍共同就2019年的投资方向机策略做了深度探讨及解读。

作为投资圈的上游,2019年LP的投资节奏如何?他们将如何进行投资,投资计划如何?

对于业内GP关心的问题,与会嘉宾进行了仔细交流及探讨。

梧桐树资本管理合伙人高申:黑马GP利好 白马GP也不该被忽视

目前产业并购主要体现在半导体装备和材料,以及一些大健康和智能制造的细分领域上。今年会利用新成立的30亿规模的和已经存续的天津未来产业基金选择合适的GP进行投资。

从我们以往投资基金的表现来看,的确有一些白马不如黑马的GP,站在现在这个时点来看,一定是要增加在黑马方面的,不过看这个行业,还是要看投向,逻辑是一样的,对母基金来讲,一定是根据表现来看的。母基金不是我们的生意,如果把母基金作为一个生意的话,你不投白马GP肯定也是不行的。

这个时代和几年前是不一样的,新时代投资不容易,赚钱不容易,需要好的心态和更努力的态度。

招商局创投董事总经理李忠桦:赋能GP 产业创新为终极目标

过去三年,招商局创投投资了将近30家的GP,这个GP都是跟我们的主业有相关性的。我们大白马是投的了,因为刚刚开始干,你不投的话别人会觉得你是不是投不进去,我们转过头来投了五个老兵新平台,但是我们觉得投的还不够,还要继续投老兵新平台。

母基金的确不是我们的业务,只是我们的工具。前三年我们把基本盘已经打好了,往上就是优化GP的阶段,前三年基本上一年投10个GP左右,而且没有重复的,都是不一样的GP。

我们第一期是50亿人民币,50亿的钱在母基金上面用的七七八八了,下半年新钱会下来,不过我们会一直以产业创新为终极目标,用直投和母基金的形式帮集团在外面做一个开放式创新的平台。

中关村协同创新基金创始合伙人孙次锁:稳中求进 持之以恒投斑马

在2018年到2019年政策环境下,不管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投资的步伐都在放慢,2019年我们会一如既往把我们以前的计划推进各地基金的设立。

2019年的投资进度会放慢,同时我们可能会再推进新的母基金的设立,做新的东西,包括直投,慢节奏的大环境下,我们要抓紧时间练“内功”。

我们投GP首先一定是投科技创新,乱七八糟的不投,我们要投有耐心的GP。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进入了稳增长的阶段,再想实现原来2+1、3+2那样挣快钱很难。新时代已经来了,不能用老方法解决新问题。

我们还是持之以恒的投斑马,即老兵新平台,这个一直不会改变。

昌科金总经理谢思瑾:看好赋能型基金 基金赚钱是总原则

 

昌科技主要的投资领域是大健康、能源科技和智能制造这三个领域。我们已经投了35个基金,这个里面60%投了大健康,从资产配置来说今年会重点关注农业科技、智能制造这几个领域的子基金,赋能型的基金我们非常愿意合作,垂直领域的子基金我们也愿意合作。

关于投资的基金,我认为首先基金本身的策略和各方面是得过得去的;第二它确实是赚钱的,这个是总原则;第三黑马和白马都得投,我们会制定整个母基金的策略,不同类型、不同阶段、不同名词、不同垂直领域的,我们也会按照自己的投资策略制定自己的战略。

盛景嘉成产业互联网基金主管合伙人赵今巍:会投TOP基金 白马黑马还有很多的危机

我们在美国、以色列和中国做投资,会投一些比较TOP的基金,还有一块是直投业务,直投业务主要是在2B,刚才提到的产业互联网领域做相应的投资。

我们母基金的投资方向还是偏向于与已有合作的一线基金为主,考虑到资本寒冬,行业融资都比较难,我们还是全力以赴,围绕现有的这些基金为他们做好服务为主,新的GP除非跟我们自身集团的战略业务有协同的作用,比如围绕母婴,女人、产业互联网等基金我们也会进行投资。

无论是白马还是黑马,早期的白马享受到了机构LP母基金的福利。随着时代的发展,能力边界显的尤为重要。我们看到行业内很多不同的现象,比如有能力投资人自立门户,基金规模远超过该阶段合理回报的行业规模,基金专注的投资领域没有独特观点和投资逻辑及行业资源,这种超过能力边界的白马基金,母基金就可能做不同的调整。黑马基金也是一样,重点也要考虑基金策略和能力边界是否匹配。

大唐元一母基金管理合伙人乐德芳:投资节奏放缓 未来GP会带标签

从去年6月份开始到现在都可以称之为寒冬的节奏,包括我们自己的投资节奏也放缓了。早在几个月前我跟行业大佬沟通,我们认为未来的GP是带标签的,你擅长大健康,你突然投出一个新能源领域就会很奇怪,在原来的大平台出来做新基金的团队会越来越重视自己标签性的行为。

我们大唐元一2019年大概会有15亿人民币的投资规模,在去年11月份的时候发了市场上第一支垂直在大健康领域的,效果还不错,大健康领域会一直深耕下去。其他的领域,像智能制造、节能环保也都是他们考虑的行业。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