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华融信托时运不济 为什么2018年净利缩水超9成?

GPLP原创

华融信托时运不济 为什么2018年净利缩水超9成?

频繁踩雷兼高管频繁变动,2018年公司业绩惨不忍睹

作者:丹青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近期,随着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在银行间市场披露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2018年信托行业整体营收状况开始逐渐清晰起来,根据净利润指标来看,多数信托公司的净利润处于下滑,下滑幅度最大的为华融信托,同比下滑达93.2%。

这个一向风格激进的信托公司受累于母公司中国华融的人事震荡,在2018年似乎无心发展,业绩出现了断崖式下跌。

华融信托在新的一年能走出泥潭吗?

高管频繁变动,4年更换4法人

公开资料显示,华融信托是在重组新疆国际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基础上设立的,新疆国际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87年1月。2002年5月,公司增资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2002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予以重新登记。2008年2月,经批准,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重组新疆国际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华融信托于2019年1月9日发生法定代表人变更,由周道许变更为庞洪梅。这已经是从2015年至今,华融信托第4次变更法人了,分别是隋运生、袁护平、周道许、庞洪梅。

公开资料显示,庞洪梅于2010年10月至2018年11月曾任职于平安信托,担任副总经理职位。2018年11月14日,银保监会核准庞洪梅华融信托董事、副董事长、总经理的任职资格。

事实上,如果不论受累母公司,华融信托本身近年来一直处于动荡之中。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华融信托高管职位变动一直较为频繁。2014年12月30日,袁护平接替周伙荣任华融信托董事长;2016年1月18日周道许被核准任董事长;2018年5月,华融信托原总经理沈易明成为拟任董事长,然而仅仅3个月就被免职。

多项信托计划踩雷

2018年,金融监管趋严,融资渠道收紧,债务违约密集爆发,华融信托非但未能幸免,反而因为前期扩张速度过快,导致多个项目“踩雷”。

在2018年的“中弘退”债务危机中,涉及银行、券商、信托等在内的机构多达35家。长期使用信托计划向中弘股份提供贷款的信托公司都被“坑哭”。

根据中弘退的债务逾期公告显示,共计有包括华融信托、厦门信托、交银国际信托、西藏信托、国民信托、中建投信托、山东省国际信托等12家信托公司被卷入其中,涉及的债务余额合计68.41亿元。

此外,华融信托还被牵涉进了“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暴雷案中,2018年11月,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公司新增债务到期未偿金额已达21.88亿元,资金急剧紧张,已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从披露的信息来看,东方金钰未清偿债务占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67.76%,银行及信托等多家机构再次成为受害人,华融信托不幸再次“中枪”,金额为1.5亿元。

人事动荡兼频频踩雷,华融信托业绩也出现了大幅下滑。据银行间市场披露的数据显示,华融信托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收4.61亿元,同比下滑48.7%;其中信托收入5.33亿,下滑29.9%;净利润1.57亿,较去年同期的5.54亿元降幅达71.7%。

而据最新银行间市场披露的数据显示,华融信托2018年全年净利润6080.89万元,较去年同期的8.92亿元降幅达93.2%,可见华融信托在2018年下半年的日子里更加不好过。

进入2019年后,华融信托又该走向何方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