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西安银行成西北首家A股银行 第一大股东出人意料是外资

GPLP原创

西安银行成西北首家A股银行 第一大股东出人意料是外资

出乎意料的是,西安银行第一大股东是外资股东,但实际控制人仍然是地方国资

作者:丹青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1月11日晚间,西安银行在经过了IPO过会后两个多月的等待后,终于拿到证监会核发的上市批文。

这意味着,经过排队候审近两年时间,西安银行成功拿到了A股入场券,成为陕西省及西北地区第一家A股上市银行,同时成为继江苏紫金农商行后,2019年第二家A股挂牌上市的银行。

那么这家头顶“西北第一家A股上市银行”光环的西安银行,其真实质地如何?被市场质疑的大股东究竟是外资还是国资?发展过程中面临何种问题?

实际控制人引争论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西安银行的前身为西安城市合作银行,西安银行由西安市原41家城市信用合作社和西安市城市信用合作社联合社的股东、西安市财政局等9家企业于1997年共同发起设立。1998年,更名为“西安市商业银行”。

2010年,再次更名为“西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西安银行”。西安银行在IPO过程中,最受市场关注的就是第一大股东是否属于实际控制人,同时这也是发审会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

招股书显示,西安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为外资企业——加拿大丰业银行,持股19.99%;第二大股东为民营企业——大唐西市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5.75%;第四大股东为中国烟草总公司陕西省公司,持股15%。上述三大股东合计持股已经超过50%。

据了解西安银行本来大股东为中国信达,中国信达的实际控制人为财政部,但在2015年一次股权变更中丧失了第一大股东的地位,之后加拿大丰业银行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但在发审会上,西安银行最终选择认定西安市人民政府为实际控制人。理由是:本行股东西投控股、西安经开城投、西安城投(集团)、西安曲江文化、长安国际信托、西安金控、西安浐灞管委会及西安投融资担保基于行政关系、股权关系或协议安排成为西安市人民政府的一致行动人。截至2017年12月31日,该8家股东合计持有本行股份12.11亿股占总股本的30.28%。

超八成业务在西安,抗风险能力减弱

“西北地区银行第一股”的桂冠,已被H股上市的甘肃银行摘取,但自2018年以来,A股银行IPO整体提速,西北地区的各家银行在争夺A股上市依旧激烈。

此次西安银行IPO率先获批,虽然成功领先了仍在A股上市辅导的甘肃银行和IPO排队的兰州银行,但在甘肃银行、兰州银行和西安银行三家西北角逐A股城商行中,西安银行的资产规模并不占据优势。

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甘肃银行总资产已突破三千亿元达到3084亿元,兰州银行排名第二为2863亿元,西安银行以2347亿元总资产规模位居第三。

在营收利润方面,西安银行则是落后于甘肃银行。2018年前三季度西安银行实现营业收入43亿元,净利润18亿元。而甘肃银行净利润高达30.98亿元。在营收指标上倒是和兰州银行类似,2018年前三个月营收50.4亿元,净利润18.89亿元。

西安银行作为城市商业银行,在西安地区,自然“树大根深”。

西安银行的业务范围以西安地区为核心,主要辐射陕西省内,下辖包括总行营业部、8家分行,10家区域支行和12家直属支行等在内的共174个营业网点,控股2家村镇银行,参股1家汽车金融公司即比亚迪汽车金融公司20%股权。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西安银行的机构数量主要分布陕西省下属9个地级市,西安地区共有145家,占该行机构总数比例为83%,西安银行投放于西安地区的贷款和垫款为947.87亿元,占该行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为84.47%;西安银行在西安地区的分支机构吸收存款为1336.74亿元,占该行存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4.42%。

但是业务集中化也给西安银行带来了麻烦,西安银行曾表示,如果西安市的经济发展出现重大不利变化,则可能导致该行的客户经营和信用状况发生恶化,进而对该行的资产质量、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受制于地区行业,不良贷款存在扩大风险

另外GPLP犀牛财经提醒注意的是,受陕西省地方经济产业布局和资源禀赋的影响,西安银行投放于煤炭行业的贷款具备一定规模,而煤炭行业被工信部列为过剩产能行业。

截至2017年末,西安银行贷款业务涉及到的产能过剩行业主要为煤炭行业,西安银行产能过剩行业贷款余额44.53亿元,占该行同期贷款和垫款总额的3.98%。并在榆林地区出现了部分不良贷款,该行榆林地区不良贷款余额3.32亿元,占全部不良贷款余额的23.93%。

根据西安银行最新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7年,西安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18%、1.27%和1.24%,不良贷款率水平低于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

西安银行表示,2016年之所以不良贷款率显著上升,拨备覆盖率有所下降的表现,主要受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和煤炭钢铁业的产业结构调整,区域经济和小微企业风险暴露。

我们注意到不良贷款五级分类中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贷款迁徙率在2016年出现了大幅攀升,分别为40.18%、93.23%、21.98%,同比上浮31.86%、39.25%、19.98%。次级类贷款迁徙率和可疑类迁徙率在2017年大幅下降,分别下降91.68%和21.27%。

据业内人士表示,从资产质量上看,受宏观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以及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等因素影响,西安银行的不良贷款规模还存在着继续扩大的风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关于 GPLP原创的文章

To Top